关闭

第一百七十四章复仇的艺术

  一刀之下,何师祖肉身被碎尸万段。彻底毁灭,爆开的血肉中一股深沉的阴气弥漫开来,似乎想汇聚成形,然而被刀光一绞,却又溃散成几十团阴气。

  “何师祖果然已修成阴神出窍之境,肉身毁灭,阴神还可以选择肉身夺舍,可惜这一刀之下,鬼神难逃,他始终摆脱不了形神俱灭的下场……”齐藤一看在眼里,心里感叹,那是看到一位修道路上远远走在自己前面的前辈陨落的一丝惋惜之感。

  虽然他们中了姜明的暗算,但是由于在“旭阳阵”范围内,“碧冥尸火”阴毒之气大受遏制,加上阿卡朵转眼间击破金塔,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只是他们四人皮肤灼伤,而方电原本就受伤不轻,这时状况就惨了点,却也不至于危及生命。

  而高翔由于被姜明暗算了一记僵尸掌,如今也只能盘坐运气全力驱出阴寒尸毒。暂时无法再战。然而作为报应的是,姜明在狂怒的阿卡朵血镰之下眨眼功夫内就左支右绌,将近不支了,虽然他也拥有b级的内功修为,但阿卡朵一身澎湃的血能,却完全可以称得上*级!

  “毁吾……形神……同归……于……尽!”此时被刀光绞得满头飞散的阴气之中,一股混乱却又清晰地表达出无比怨恨狂怒的意念透发而出,紧接着那些已经散成一缕缕的阴气纷纷向不远处已被斩断头颅正从空中落向地面的僵尸王残躯涌去。

  若是王宗超这一刀有之前“旌旗十万斩阎罗”的一半威势,那就犹如天罗地网,绝对不容何师祖有一魂一魄逃出,可惜王宗超在重创的情况下强行发出两大绝杀,如今也将近强弩之末,刀势有了漏洞,终究还是让何师祖的一丝残魂逃了出去。

  “他想夺舍僵尸王……不可能,尸气最污秽元神,别说他目前已经仅剩几缕风雨飘摇的残魂,莫非……”齐藤一心中刚刚闪电般闪过一个念头,就见到僵尸王身上原本控制不住而滚滚扩散开去剧毒尸气又纷纷汇聚回它身上,紧接着它的身躯迅速枯萎,发出犹如钢铁被硬生生压缩的刺耳冷硬的咯吱声,就像他的体内有某个吞噬一切尸气、血肉的存在!

  紧接着就是黑光一闪!

  僵尸王的断颈就像炮口一般,一道黑光一闪而出,紧接着,僵尸王的躯体就像大炮发出远超自己负荷能力的炮弹一般,彻底散架解体!

  黑光迅捷如电,无声无息,但所到之处的空间却留下了一道漆黑无比的乌痕。似乎连空间都被侵蚀吞噬泯灭,化为混沌。

  王宗超在身负重创的情况下强行摧谷功力,透支生命将僵尸王斩首并令何师祖形神俱灭,此时也是到了接近油枯灯尽的边缘了,只能勉力摧动“万军”神刀,斩向那激射而来的黑光。

  连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以神刀与黑光撞击点为中心,周围的天宫的纹金白玉石地板就像是堆灰烬一样无声无息的崩溃了,彻底地崩溃成完全看不出原本质材的粉末。

  仍然是无声无息的,刀锋与黑光对穿而过,不知是刀将黑光一分为二,还是黑光将刀腐蚀穿透了,总之黑光仍然不受阻挡地轰击到王宗超胸前。

  死!

  被黑光射中的一瞬间,王宗超没有任何疼痛、震动的感觉,除了黑暗,除了死寂之外,再也感觉不到,看不到,听不到任何事物……

  这是最直截,最纯粹的死亡感觉!

  这道黑光瞬间穿透了已是强弩之末的“武神铁血战铠”,渗透进去。充满了他身体上每一个最细微的部分,连灵魂和心志也完全填满。喜,怒,哀,乐,所有的感情无声无息地就在这气息的裹挟之下湮灭,永远的消失了……

  “终于杀了那老家伙了……你怎么了?……”阿卡朵刚刚以死之血镰将姜明分尸八块,就见到王宗超与僵尸王、何师祖以比她更快的胜负决出胜负生死,而被黑光袭上身体之后,王宗超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而当她飞到王宗超身边时,声音立即嘎然而止,此时王宗超身上的“武神铁血战铠”已经完全消失了,露出完美犹如生命精华凝聚而成一样肌肉现在已经成了泥煤一样地毫无生机的漆黑,这种黑色还在他胸膛上不停地往他身上蔓延。虽然还站着,但他仅剩的力量也就只有站着罢了。

  “任务……完成了……”王宗超以微弱得近乎不为人所闻的声音说道,他现在的感觉就如同在一个无边无际完全是由“死”构成的漆黑大海中被淹没一般,虽然他凭着先天真气勉强维持着一线生机,却随时可能没顶,生命力之微弱,已如风中残烛,随时可能熄灭……

  “《千年僵尸王》任务完成,消灭僵尸王,奖励b级剧情一个,点数4500点……”主神久违的冷漠语句,终于在王宗超耳中响起。

  与此同时,周围巍峨辉煌的凌霄宝殿景象逐步消失,化为一座只有十丈方圆三来丈高的厅殿形象,只是周围墙壁画满了天宫胜景以及许多威武的天兵天将罢了。地上几十具僵尸横尸遍地,而在某一处墙壁,还站满了一排身绑纸符,脸贴符咒的僵尸,足足有八十具,而另一侧墙壁,却有一个大门显露出来。

  “不妙,赶快驱邪镇煞!”齐藤一三步并一步飞快地泡上前来,将一叠符纸朝王宗超胸膛处的漆黑伤痕贴去。

  “啊!”但他立即色变,因为镇压尸气的符纸还没接触到王宗超皮肤,就被从王宗超全身毛孔渗出朝外弥漫的黑气侵蚀变黑,就如扔入火中一般迅速枯萎,而他的手,在接触到黑气的瞬间也是中了剧毒般一阵麻木不仁!

  “滚!就凭你也配成为他的伙伴?”见齐藤一一时束手无策,阿卡朵冷哼一声,不顾王宗超身上浩如烟海地黑色气息,一手夹起了王宗超向大门飞去,她与王宗超接触的雪肤也同样被侵蚀发黑,但转眼间又重新又长出新的嫩肉。

  然后她一道血光射出,直接轰破了大门,飞了出去。

  “快跟上!”齐藤一连忙也向往跑,但是他的心却一直在往下沉,他很清楚何师祖拼尽最后一丝残魂。强行毁去僵尸王铜甲尸之身,将所有尸气都集中于尸丹之中发出的一击有多么歹毒,僵尸王身上所有灭绝生机的千年尸气即使是上千人的生命力也可以生生泯灭,何况集中于一人身上?

  此时要救王宗超,除非马上回到主神空间让主神修复,或者找到如血丹那个等级的灵丹妙药,否则非死不可,没有半点侥幸余地。而且由于目前正是死亡尸气泯灭生机,就连用冬眠仓休眠等待救治也不行,休眠状态下生命力更弱,死得只有更快!

  一出了大门。齐藤一只感觉眼前景物一阵变幻,已经到了“极乐灵屋”之外,而灵屋之上明灭的符箓、变幻的景物、扭曲的空间等等异像已经完全消失了,外观上变成普普通通的一个纸扎灵屋,并且缩小成巴掌大小。

  ……………………………………………………

  “柔月,你说那个男子,当真已练成中品请神,还有先天境界?”姜家大宅之外,仍然是一身彩衣,身材娇小玲珑,似乎处于纯真女孩与艳媚少女之间的月瓶儿问道,她正与依然轻纱蒙面的柔月站在一棵大树的茂叶深处,隐匿着身形。

  自始至终,她们与王宗超等都是暗中合作,绝不显山露水,就是为了防止王宗超等人失败之后,遭到何师祖的报复,对于他们而言,一眉、何师祖几乎等同于活着的仙人、神话,确实是难以抗衡的存在,搞不好就是全派尽灭的下场。

  “是的,萨迦虽然用了‘百棺’法宝,又与两名双修佛母联手,却仍然挡不住他的一记破空手刀!”柔月轻声回答道,她没有月瓶儿传音入秘的功力,所以只能压低了声线。

  听了柔月的话,月瓶儿良久不语,她在默默消化心中的震撼,要知道萨迦无论武功、术法、法宝都不在她之下,何况还有两名心意相通的双修佛母一起联手,却仍然如土鸡瓦犬般转眼间落败身死,可见王宗超的实力也已经不是她所能够抗衡的了。

  “成就中品请神者,可以‘武神’为名,而先天大高手,也皆以‘武圣’为号!此人不久前还比我稍逊一筹,但短短时日内,就以成了武中神圣。简直不可思议……”沉吟了片刻,月瓶儿才以略带干涩的嗓音说道,“……你果然目光独到,只是这男人未免太强了,只怕‘阴阳和合决’也难以完全控制住他……先不管这些,一会准备让我们隐藏的人全力出手,此人既然已如此强大,加上宗真等人协助,说不定真有可能与何师祖拼个两败俱伤,到时候就是我们渔翁得利的时机!”

  不久之后,两人就看到姜家大宅之中佛光冲霄而起,灿烂辉煌,隐隐中呈现出金刚法相,漫天梵唱,气势恢宏肃穆。

  “好大的声势,竟然有佛光冲霄,看来阁皂派这次当真不妙了,富贵险中求,准备出手吧!”

  月瓶儿当机立断,传令下去后,立即有二十多名高手在密林中窜出,只扑向姜家大宅,他们身手矫健利落,身法如电,似乎都是不弱于风禅、山诸这等级数的高手,每人身边都紧跟着一名艳丽女子,如胶似漆的亲密模样。

  他们都是吸日吞月派网罗的武林高手,身边各有一名双修伴侣,那些媚骨天生的女子加上双修功法给他们带来的愉悦快感已经如吸毒般死死控制住他们,所以他们对吸日吞月派都是死心塌地,任凭驱使。

  此时上百马贼还在姜家大宅之外围着,但是由于他们功力浅薄也不敢冒然进入其中阵法,此时见这些高手进了大宅之中,也无力制止。

  那些高手先快速地搜索了大宅一周,剩余的一些庄中高手、活尸大半伤残,都挡不住他们只是任由屠戮罢了。他们顺利地搜出了许多财物甚至还有某些武功、炼尸秘籍,最后才将“极乐灵屋”所在团团围住。

  “传说中何师祖祭炼此宝多年,拥有逆天之能,若是能为我等所用……”月瓶儿也带着柔月走了进来,看着空中悬浮的灵屋,目光闪烁,心中转着念头,但突然灵屋通体的符箓一暗,从空中落了下来,接着阿卡朵如旋风般夹着王宗超从中跃了出来。

  “你们有谁能救他?”阿卡朵身上缭绕蒸腾的血炎以及王宗超身上渗透出来的灭绝生机的灰暗黑气都令见者心惊,只见少女双眸凶狞的血光弥漫着,环顾着众人,令每一个与她视线接触的人都有一种强烈的灼痛感。

  “大胆,你是何人,敢对宗主……”有个不识相的高手持着己方人多势众,刚刚逞强喊出了半句,就见到眼前血光一闪,身上一凉,感觉胸口空荡荡的。

  他低头一看,透过自己穿了一个洞的胸口,竟然看到了自己背后的景物,他口中发出呵呵的怪声,似乎在拼命吸气,但已经缺了大半个的肺无论如何也吸不了一口气了,他用手拼命想捂住胸上伤口,但那伤口之大却无法以手掌覆盖,最后他双手都插入了空洞的胸腔中,以一个古怪无比的姿势,倒地死去。

  “他死了,这里所有人都要死!”阿卡朵的语气越发冰冷,手上血芒炽盛,吞吐噬人,齐藤一刚刚从极乐灵屋中跃了出来,看到这幕时也不由得退后了几步。

  随后,高翔也从极乐灵屋中跃出,风禅背负着重创的方电稍慢了一步出来,见了这幕,也被震慑得一时不敢稍动。

  不是他们胆小,只是之前阿卡朵短短时间内将一个不弱于高翔的高手——姜明分尸数十块实在太具备震撼感,加上她疯狂病态的邪魅气势,他们不怀疑这位少女有能力,有胆量去实现她的威胁。

  “以他的现状,我也救不了他……”既惊心与王宗超身上渗透的死寂灰气,更心惊于阿卡朵的澎湃邪能与残酷手段,月瓶儿也是稍为迟疑了一下才开口,见阿卡朵目光一寒想再次射出血光时,又连忙道:“……但若是你肯的话,却有一个办法或许能救他……”

  ……………………………………………………

  在四壁绘满天庭彩画,却由于清空了僵尸、尸体而显得空荡荡的“天界”大殿之中,阿卡朵掌中托着一个七彩斑斓的水珠,看着它在空中滴溜溜的转着,周围弥漫着一股色彩鲜艳得近乎妖异的靡靡之气。

  这是这是吸日吞月派的**之术,七彩**珠,一种难得的药宝,却需纳入女性体内的至阴之气才能发挥作用,否则只是普通养生药物罢了。

  不同于普通狼虎之药,这七彩**珠的原理,源于每个人身上都有着能吸引异性的独特之气,只是有些人强烈,有些人淡薄而已,如果天资异秉的练功者将自己身上的阴气或者阳气提炼而出,以真元淬炼成形,那它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猛烈的*药。

  说白了,就是荷尔蒙之间的互相吸引。

  人动情的时候,体内荷尔蒙会加速分泌,而浓烈的荷尔蒙对异性的**能力远远超越世间任何*药,而七彩**珠本身的淬炼便取自于人性本身男人与女人之间互相吸引的天性特点,可以说是最纯粹,最本质的**之物。

  此珠不仅能够**,还可以元阴勾动元阳,促进阴阳二气交汇,兼备采补之效。

  而阿卡朵身上拥有的阴气,却又不是普通女子能比拟,此时她正按照刚刚得到的简易法决,将自己体内的阴气灌入其中。

  然后她将七彩**珠放入自己红艳的丹唇中,低下头,嘴对嘴将它渡入已经昏迷不醒的王宗超嘴内。此时他的皮肤肌体已经和黑曜石一样黑得毫无生机,黑气不断地从他身上渗出。

  ………………………………………………

  “天地万物,盛衰有节。花有盛衰,木有枯荣。有常无常,双树枯荣,南北西东,非假非空”

  无边的死亡气息,已经令王宗超的思维一片混沌,现在他仅有的几丝理智都放在“涅槃枯禅”的玄妙法门之上,勉强维持着自己的一缕生机。

  枯荣者,盛衰生死也。“涅槃枯禅”修炼到极处,甚至可以扭转万物生死阴阳,挥手之间,无论自我还是他人生死皆可操纵,一念枯荣,十分厉害。然而王宗超的“涅槃枯禅”不过刚刚入门罢了,远远达不到这个修为,能够维持住自己体内的生死平衡,循环不绝就不错了。

  然而他血战何师祖、僵尸王时本已透支生命,元气大伤,所以相比如此庞大的死亡气息,他的生命之火却实在过于微弱了……

  也就在他的生命之火行将熄灭之时,突然感到体内生命元气一阵沸腾,一股**之火熊熊燃起,纵然在无穷的死亡气息压抑下仍然畸形壮大起来。

  死亡,并不能完全消灭人的**,甚至有证据表明,越是处于危险处境,人的**往往反而会更加强烈,正如军队自古以来都伴随着奸阴掳掠,只因自己越是命不久矣,生物的本能就越会促使一个人不顾一切去留下自己的血脉,让自己的生命能够以另一种形式延续下去。

  …………………………………………………

  “你竟然是茅山弟子,能够驱动这‘极乐灵屋’?”月瓶儿微微皱眉,看着眼前的齐藤一,刚刚正是此人做法令阿卡朵带着王宗超又回到“极乐灵屋”之中。

  “正是,此物出自茅山,也理应由我派处置,门主不远万里前来相助,我自当禀告师尊,日后再来相谢!”齐藤一理直气壮说道,但背后却暗暗捏了把汗,如今王宗超生死难定,实在令他难以完全镇定下来。

  何师祖形神俱灭,他的“极乐灵屋”也就失去了控制,繁复无比的无数阵法都运转不起来,如今的“极乐灵屋”失去了种种诡异功能,变成一件可以装人装物的极品空间装备罢了。

  而且要使用这件空间装备,还需要大概了解其中阵法运转,并拥有玄门正宗内功才行,否则将它毁去可以,却万万无法强行进入其中。齐藤一好歹拥有《上清符箓》,加上破解过其中小部分阵法,所以勉强还是可以使用它的部分功能。所以他才让阿卡朵带着王宗超回到里面,那里算是一个暂时可以确保安全的所在。

  而他也放出了自己是茅山弟子的烟雾弹,除了当务之急必须确保王宗超安全之外,也是因为“极乐灵屋”在主神空间也称得上*级的空间装备,其中阵法、傀儡、符宝构造之妙,对于齐藤一来说简直是一个活生生的宝贵教材,即使他没有真正拜师于茅山派,仅仅悉心研究此物,道术修为就会大幅度提升,若是有朝一日达到何师祖境界,将“极乐灵屋”完全修复,让它恢复全盛时的功能甚至进一步提升也是大有可能,对团队的意义之重大,简直不在王宗超之下。

  月瓶儿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除了茅山派确实令她忌惮之外,灵屋之上隐隐透发出来,翻滚如同黑龙腾天黑气以及仅仅缠绕着黑气无数细小的血红光线都令她感到心惊胆战。

  “还是先缓一缓,若是那一男一女承受不住那股尸王死气而双双毙命,或者都虚弱不堪,再下手不迟!不然,就当做个人情,接纳两位绝强高人,反正这趟的收获也颇为丰厚了……”她表面不露声色,心中暗暗谋划着。

  ………………………………………………

  “你要干什么?”随着体内欲火滔天而起,王宗超的生命之火透支般的畸形旺盛起来,终于让他恢复了几分清醒,就立即感觉少女柔软无骨的身子紧紧压着自己,如同一团妖冶的火焰,她胸前丰满而娇嫩的蓓蕾在他的赤luo的胸膛上砥砺着,摩擦着,让他体内的欲火如同涨潮一样,一波接着一波,汹涌而起。

  七彩**珠实在是太过于霸道,不夸张说简直可以让将行就木的老朽化为疯狂的猛兽,此时他只感觉到体内欲火滔天而起,更何况身上的少女宛如一条紧紧缠绕着自己的美女蛇,带着中世纪贵族的特有的高贵神秘之美的面孔中透露出一股无比撩人的妖艳与疯狂。

  不仅仅是**,他还能感觉到少女身上传来一股旺盛的生命气息,令饱受死亡尸气折磨的自己感到无比的舒畅,就像一个行将冻死的人抱住一个温暖的火炉,怎舍得推开?

  所以他眼睁睁的看着阿卡朵脸上带着幽怨的神情,眼中却藏着病态的疯狂,闪动湿润光泽的娇媚丹唇一点一点的靠近他,一股令他血脉贲张的靡靡之气扑面而来。

  少女如同缠绕着一棵参天古树的细藤,身子紧紧的挤在他的怀中,她牙齿轻轻的在他的耳垂上一咬,娇吟细喘着:“我要救你,你也要帮帮我……”

  轰的一声,堤坝决堤,洪水滔天!

  阿卡朵咯咯一笑:“来,用力撕碎我吧!”

  …………………………

  七彩**珠的药力极强,王宗超又初尝禁果,这样强力**的药力让他根本无法把持,阿卡朵像一个勾引着他步入深渊的妖精,充满诱惑力的身躯让他眼前一片通红,从一个冷酷的战士化身成为了一个狂暴冲动的野兽。

  他嘶吼着,如同大川飞流,激昂沸腾,他一下又一下疯狂的撞击着阿卡朵粉嫩的花蕊,就像海洋中的怒浪,一下接着一下拍在崖岸上,每一次怒浪似乎都会将这脆弱的崖岸拍碎击毁,可是每一次汹涌而来的怒击重重的撞在上面,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又化作无数浪花退去。

  阿卡朵“贵族”的特有之美如梦般绚丽的面容中,透露出一股**噬骨的之气,她体态在西方人中偏于娇小,然而瘦不露骨,浑圆有致,线条起伏玲珑,充满柔软弹性,隐含着结实健美。一对乳峰饱满柔软,粉红蓓蕾娇羞的绽放,可是它们却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浪涛而激烈的跳动着。

  王宗超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灭绝生机的死气,一点一点的从身体之中往外涌出,而少女用她的身体紧紧的缠绕着他,体内澎湃的生命气息从紧密结合处向他涌来,带来犹如地狱中苦苦挣扎的人突然登仙般的无上快感,令他堕落疯狂。

  “你想干什么?”王宗超凝聚着最后一丝没有被**吞噬的理智,咬着牙齿,喘着气问道。

  他觉得自己就像在怒涛之中,身不由己,理智和**浓重被硬生生的割裂成了两个人,他想从这里抽身而去,可是他的身体中却像藏了一团火,浑身燃烧得像要爆炸开来,身子刚刚要从少女的身上抽离开来,可是当她臀部微抬,顺着他的动作一迎合,他便又不自觉地挺了进去。

  这不仅仅是**,还有着强烈的求生欲,他能感觉到,与少女结合得越紧密,他体内的死气消泄得越快,而对方体内传来的生命能量就越强大,让他的生命之火越来越强,越燃越炽烈。两种强烈的**驱使之下,更令他疯狂得难以自制。

  换了另外一个寻常的女人,必定会被王宗超这种近乎野兽一般的进攻给揉成碎片,可是阿卡朵不会。

  这位血族少女拥有着远超常人的强悍**,她那看似柔弱的身躯能够承受各种各样的伤害与创痛,强大的再生力量让她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续战力与韧性。她就在这种近乎虐待的鞭鞑中,一波又一波的承受着王宗超的冲击。由于剧烈的摩擦与冲撞,两人结合处烫得可以让水沸腾,一股鲜血蒸发后的腥膻气息弥漫开来,气味虽嫌刺鼻,却又如同味道酸辣的马奶酒,洋溢着一股诱人的靡靡之气。

  她浑身血脉奔涌,身体泛着粉红色的潮红,显然也已经进入了**之潮的巅峰,她在努力迎合着王宗超的同时,双手在他脖子上一用力,将自己的上半身拉了起来,红唇凑在王宗超的耳旁呻吟着:“我想干什么?你说我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少女疯狂地大笑着,腰肢越发的用力扭动,如同一条缠绕着大树的蛇,“你居然问我,我想干什么?”

  她像发了疯一样朝着王宗超重重的吻去,如灵蛇一样的舌头无孔不入的钻到王宗超的口中,与他死命纠缠。

  两个人像仇人一样怒视着,却唇齿相依,口舌交缠。

  唇分,一丝透明的唾沫从两人的嘴唇边拉开,变稀,却始终不曾断绝,如同他们从一见面开始便暗自纠缠在一起的命运。

  她体内传来一阵又一阵几乎能将她融化的快感像海浪一样吞噬了她……

  就像在仇恨的构成的,本该是死寂一片的沙漠荒野中,两个人疯狂纠结的**快感催生出一朵妖异的小花,在巨大的磐石下,扭曲挣扎着探出头来,暗香浮动。这种感觉让少女挣扎在痛苦仇恨与极乐快感的地狱边缘,辗转反侧。

  一次又一次的撞击越来越猛烈,少女如同这漂浮在海面上的浮萍,任凭怒浪滔天,上下起伏,目光却一直痴痴的看着面前男人。

  终于,王宗超的动作越来越快,他一声狂吼,浑身的力量再也控制不住,如泄洪一样狂涌而出,下身一股热流直冲进少女的体内!

  少女只觉得一股滚烫的热流直冲进她的身体,与此同时一股沛然难当的恐怖死亡能量也直灌入到她的身体之中。她的身子弯成了一张拉满弦的弓,似乎下一秒就要蹦断一般。

  终于,少女从令她几乎昏迷的**中跌落了下来,紧紧的搂住他,用近乎痴迷离醉的声音低声喃喃说着:

  “我知道,我赢不了你,从本该变成食尸鬼的你又活生生出现在我面前起,从你在绝境中将我父亲打下悬崖起,我就知道:或许,我永远也赢不了你……

  我父亲遗留给我的力量,本来是我战胜你的唯一希望,但是你却以赤luo裸的现实在我心里打下烙印——即使是这样,我仍然无论如何都赢不了你……

  但是会有人会赢你的,一个你和我的孩子……”

  这句话委实骇人听闻,王宗超身体为之一震,但突然间却无法动弹,紧缠着他的少女同时也以秘术暗中控制着他的体内的血液,令他全身上下都为之僵结,想软也软不了,他目前虽然生机缓缓复原,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精神乃至真气都被消耗得为之一空,也抗衡不了她的控制。

  “……我知道,如果有必要,你可以毫不犹豫地杀了我,但如果是你孩子的话,你还能在下手时没有半点迟疑吗?”少女匍匐在男人的怀中,激情过后的**仍然在间歇性的轻微抽搐着,如同大海狂澜后的微波阵阵,她贪婪的嗅着男人浓烈的气息,轻声呢喃着。

  “为什么,你想报仇的话,现在杀了我易如反掌,甚至不理会我任凭我死去都行,又何必……”王宗超实在无法理解对方的内心,只觉得思维一片混乱。

  “不,这样实在太无趣了……”少女嘴角勾勒出一条弧线,笑容带着说不出的疯狂,“我活了四百年,却一直都在城堡里度过,父亲从来不允许我随便到城堡外去,许多时候,我都只能选择睡眠,几年、几十年、上百年地睡……父亲去东方世界后回来不得不休眠的日子,是我玩得最开心的时候。

  所以,我要和你好好地玩一玩,我不想杀你,但是我要亲眼看着你被人打败,看着你的骄傲与尊严,在我面前,彻底破碎……”她咯咯地笑着,狂热而病态。

  然后她凑到王宗超耳边,以一种温柔的语调,款款提醒道:“记住啊,你的孩子还在这个世界,如果你和你的同伴真的回主神空间后就不再顾管这个世界,说不定他以后会被我教成一个屠戮成千上万人类的恶魔哦!”

  “你……”王宗超终于无法保持表面上的平静了,与此同时,他也听到主神处传来的扣分提示,以及提醒杀死知情者的奖励与惩罚!

  “奇怪吗?科学怪人其实没有死,我已经从他那里了解到你们的来历!”她充满快意地笑着,又再次温柔地提醒道:“我花了四百多年的时间,从一个婴儿成长成你们人类十六、七岁女子的模样。或许,二十年后,你就可以看到我们的孩子出生。到时候,可千万不要忘了来找我们哦!

  或许你很困惑,但我已经告诉过你了,这一切都仅仅是艺术,我们血族特有的,复仇的艺术!”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饥饿2006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