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1092章剑阁

  “这茶真是不错啊!”黄逍闻了闻茶香,笑道。

  “‘珍宝阁’的东西向来不凡,这次也是托公子的福了,否则可喝不到啊!”刘煜笑道。

  如果不是黄逍,他过来‘珍宝阁’是得不到这样的接待。

  坐了一会儿之后,三人都是抬眼看向了门口。

  “贵客临门,陈某有失远迎,还请黄公子恕罪,恕罪啊!”人未至而声先至。

  说完,陈标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口,迅速走进了房中。

  看到黄逍三人起身,他又是急忙说道:“都坐吧,不必客气。”

  说完,陈标便坐到了黄逍身旁的一张椅子上。

  “陈掌柜,上门打扰,还请勿怪。这两位~~”黄逍微微一笑道。

  “不用介绍,陈某都认得,‘左手刀’祝央和‘谪仙镖局’少镖头刘煜,陈某熟悉的很啊!”陈标笑道。

  刘煜微微躬身一礼,而祝央没有出声。

  对此,陈标只是笑了笑,并不在意。

  陈标盯着黄逍看了好一会儿才叹道:“当时在绣春楼外只是匆匆一瞥,没想到黄公子如此厉害,陈某佩服。”

  黄逍自然明白陈标说的是什么,他作为‘珍宝阁’的掌柜,沁阳城中发生的事恐怕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昨日‘谪仙镖局’中发生的一切,他恐怕都是知道了,那么他也能够知道自己从中扮演的角色。

  “在下和‘谪仙镖局’有些渊源,自然见不得有人打它的主意。”黄逍说道。

  “那是自然,‘疾剑门’自己贪心,找死又能怪得了谁呢?只是陈某没想到黄公子竟然和那位李前辈有关系,当真是了不得啊。”陈标说道。

  “哦?了不得吗?你是指李前辈?”黄逍心中一动,问道。

  听到黄逍的话,陈标呵呵一笑说道:“看来黄公子也是不知道吧,可能是李前辈太低调,不曾将他当年的事迹告诉你吧。”

  “愿闻其详!”黄逍说道。

  听陈标的意思,他显然是知道不少有关李白的事情。这点对于黄逍来说,很是好奇。

  毕竟他来武界,真正有些李白的线索还是刘家,除了这点关系之外。李白在武界到底做了什么,他完全不清楚。而刘家显然差不多,也是一头雾水,对李白的事知道的不多。

  当然,黄逍本来也不大着急。既然李白来这里了,总会在这里留下痕迹,到时候再慢慢寻找便是了。

  可是现在,陈标显然知道不少,那么,黄逍自然想要问问清楚。

  “难道说,黄公子你出来的时候,你门中长辈没有和你提起要注意的门派吗?比如剑阁?”陈标问道。

  黄逍摇了摇头,他本来就没有什么门派,如果再编恐怕会出现漏洞。那倒不如直接承认自己不知道。

  陈标脸上微微一愣,然后笑道:“看来黄公子门中长辈还是很放心你啊。”

  黄逍的话,倒是让陈标想岔了。

  一个是他觉得黄逍的实力很强,第二个便是黄逍出来没有得到师门的告诫,那么说明他门中应该有所防备才是,明着没有,那只能是暗中了。

  不过,这些他倒也不想想太多,毕竟一个有来头的人,背后总是不简单。

  “剑阁。我倒是知道,那可是天下用剑之人的圣地。”祝央说道。

  “我爷爷当年就曾和一个来自‘剑阁’的高手比武,这才重伤,最后身死。这些年。我们刘家也曾探寻过‘剑阁’,可是并未得到多少的消息,只是知道这是一个强大无比的门派。”刘煜脸色一暗道。

  “其实那一次刘老爷子和‘剑阁’的高手动手,可不能算是比武了。”陈标说道。

  黄逍三人脸色都是一动,紧紧盯着陈标。

  陈标倒也没有卖关子,继续说道:“那就是来杀刘老爷子的。”

  “怎么会?我爷爷和那高手无冤无仇!”刘煜脸色一变道。

  “是。刘老爷子和他们无冤无仇,但是那位李前辈却是和‘剑阁’有些瓜葛。”陈标说道。

  “能否详细说下呢?”黄逍问道。

  “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既然黄公子有兴趣,那么我倒是可以说说我知道的。”陈标点了点头道,“刚才祝央祝公子也说了,‘剑阁’是天下用剑之人的圣地,凡是‘剑阁’出来的都是剑道奇才,实力惊绝天下。反正是很多年前了,我也是听说的,这江湖中一个用剑的高手横空出世,大家原本以为他是‘剑阁’中人。可是没想到,后来‘剑阁’的人曾找他麻烦,最后全都不敌。这就导致‘剑阁’阁主雷霆大怒,亲自出手。那么这个人,你们也知道了吧,就是那位李前辈了。”

  “剑阁阁主?这是什么实力?”黄逍惊讶地点了点头道。

  ‘剑阁’是天下用剑之人的圣地,而身为剑阁阁主,这实力,黄逍想想都是觉得有些心颤。

  “什么实力?那就不是我能够想象的了。不过,就算是剑阁阁主,当年和那位李前辈一战,似乎也是略逊一筹。此事少有人看到,就算看到,也是高手中的高手,寥寥数人。之后,这位李前辈便从江湖中消失了,隐姓埋名。”陈标说道。

  “既然那个剑阁阁主都不敌,为何还要隐姓埋名?无需怕‘剑阁’吧?”刘煜不解道。

  “自然没有那么简单,虽然那位李前辈可能击败了剑阁阁主,但是那也是当时在任的阁主,‘剑阁’真正的高手,真正的镇阁高手,可是人称‘剑神’的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家伙了。”陈标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都是露出了敬畏之色。

  “剑神?叫什么?”刘煜愣了愣道。

  “他的姓名又岂是我所能够知道的呢?我也只是知道称号‘剑神’罢了。不过你可别将这个称号和江湖中的什么‘剑神’相提并论。在天下用剑之人的心目中,他或许才是真正的‘神’吧。”陈标叹道。

  陈标的话,黄逍心中倒也明白了,江湖中很多人会起一个称号,一个用剑的自认为很厉害,那就可以自封‘剑神’,用刀的,自然可以自封‘刀神’。可是这样的称号就是他们自己取的,基本上没什么人认同。

  而这‘剑阁’的‘剑神’。恐怕是江湖中的高手都是承认了,那才可怕。

  “你的意思是,李前辈是因为‘剑神’的缘故,而选择了隐退?”黄逍眉头一皱道。

  黄逍知道李白的天资很高。实力也很强,但是这里毕竟是武界,谁知道这里的高手到底到了何种境界。

  至少现在看来,这个‘剑神’的实力应该在李白之上了。

  “应该是这样吧,虽然李前辈的实力不错。但是想要一个人和‘剑阁’作对,那是愚蠢的,也是不自量力的。当年‘剑阁’也曾招揽这位李前辈,可惜他拒绝了。所以,他选择了隐姓埋名,算是还‘剑阁’的息事宁人。而‘剑阁’也不想再加事情弄大,双方也就这样达成了默契和协议。”陈标说道,“不过,刘老爷子得到机缘,李前辈指点了他剑法。可是这剑法也是带来了麻烦。那就是‘剑阁’的仇视。”

  “他们找不到李前辈,是要拿练这剑法的人出气吗?”祝央问道。

  “可以说是出气吧。”陈标说道,“毕竟当年李前辈让‘剑阁’丢了很大的脸面。当然,‘剑阁’也有他的自尊,倒也不会以强欺弱,以大欺小。当年派出的高手实力和刘老爷子其实是相仿的,年纪甚至还比刘老爷子更小点。”

  “爷爷在学这剑法之前,肯定是知道这些的,不过他还是选择了修炼,那么这条路都是我爷爷自己决定的。怪不了李前辈。只是那‘剑阁’,唉~~”刘煜心中很是无奈,他当然知道这一切都得找‘剑阁’算账,可是凭自己又能如何呢?

  黄逍沉默了。陈标的意思也很明白了。

  自己之前在‘谪仙镖局’中施展的剑法肯定会被‘剑阁’的人知道,只是时间快慢罢了。

  像刘近义的实力和资质恐怕没有被‘剑阁’放在眼中,所以‘剑阁’在对付刘斗旗之后,也就懒得再动他们了,对‘剑阁’来说,刘近义这样的人完全就像蝼蚁一般不用在意吧。

  而自己不同。黄逍这点还是有自信的。就凭自己现在的实力应该足够引起‘剑阁’的注意了吧?

  “陈掌柜,这么说,‘剑阁’也会派人来找我了啊?”黄逍微微一笑道。

  “哈哈,就是这个意思。我本来以为黄公子知道这点,不过就算不知道,现在也得做好打算才是。当然,你也可以放心,‘剑阁’派出的恐怕也是和黄公子年纪相仿的高手,他们还不会以大欺小的。”陈标笑道。

  “这可如何是好?”刘煜脸上露出了惶恐之色。

  想当年自己爷爷就是因为‘剑阁’的高手重伤而死,那么黄逍要是被盯上,那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啊。怎么说黄逍都是和自己刘家有着不浅的关系,他也不求黄逍能够帮着刘家振兴镖局,可事有这么一个年轻高手作为朋友,自然是一座大靠山。

  如果说,引来了‘剑阁’的高手,那么黄逍恐怕也有性命之危,这是刘煜不想看到的。

  “‘剑阁’的高手?”祝央冷哼一声道,“公子又岂是常人?”

  “公子?”陈标有些意外的看了祝央一眼。

  “我现在是公子的仆从。”祝央瞥了陈标一眼,淡淡地说道。

  ‘噗~~’的一声,陈标口中刚喝的茶水猛地喷了出来。

  “失礼失礼!”陈标急忙歉意道。

  陈标没想到祝央口中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可是知道祝央的性子,那也是一个十分孤傲固执的人,而且又是‘虎榜’的高手。这样的实力,想要让他屈居人下,恐怕不易。

  更何况还是屈从于和自己年纪相仿之人,这样对于一个高手来说,那就是一种耻辱,一般来说,他们宁愿被击败,也不会成为对方的仆从。

  “娇娇姑娘?”陈标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问道。

  听到这话,祝央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冷声道:“怎么?陈掌柜还想打阿娇的主意?”

  “哈哈~~”陈标打了个哈哈道,“祝公子可别生气,一怒为红颜,怪我看走了眼,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我陈某也就不踏这趟浑水了。很好,我陈某佩服啊,能屈能伸,大丈夫也!”

  祝央冷哼了一声,没有再出声。

  “总之,黄公子,你还需小心才是。”陈标转头对黄逍说道。

  “多谢陈掌柜告知。”黄逍说道,“我还有个疑问,不知道陈掌柜能否替我解惑?”

  “请讲。”陈标道。

  “当今皇州皇庭可是‘天剑宗’入主,‘天剑宗’也是用剑的门派吧,现如今他是武林至尊,那么比起‘剑阁’如何?”黄逍好奇地问道。

  陈标摇了摇头道:“这不能比,历史上成为武林至尊的门派有很多,可是‘剑阁’只有一个。‘天剑宗’的实力确实不错,却不是真正厉害的门派,比如‘剑阁’他们就无需争夺这个至尊宝座,也不屑这点虚名。只是这‘天剑宗’,呵呵,心有点大啊!”

  黄逍点了点头,这点他心中其实也能猜到,看来‘天剑宗’也只是明面上的武林至尊罢了。

  真正能够掌控江湖的恐怕还是隐在暗中,这才是真正的可怕。

  不过,陈标最后一句话,黄逍倒也能够领会其中的含义。恐怕这个‘天剑宗’也是有些不甘心吧,不过这些他还不想去理会,再说这些也不是他该考虑的事。

  “人的**是无穷的,当你登上那个位置,自然会想更多。”黄逍说道。

  陈标点头道:“确实,你看我就是这样的,我在沁阳城已经许多年了,也想做出点大事,才好再往上爬一爬,只是太难了。”

  “那我也只能恭祝陈掌柜步步高升了啊。”黄逍大笑一声道。

  ‘珍宝阁’的势力非同小可,陈标现在的身份就是不简单,可是同样的,他想要往上走的话,那也是很困难的。

  黄逍心中微微一动,这陈标和自己说了这么多,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总不会就这么无的放矢吧?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白马出淤泥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