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0836章愈挫愈勇

  ps:看《仙路慢慢》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呵呵,丫头都没有办法,阿远我怎么可能有办法?”梁远摇头苦笑道。

  “不过,丫头,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梁远忽然若有所思道。

  “嗯?怎么说?”丫头小眉毛一挑,看着梁远,知道梁远似乎是有了什么思路。

  “丫头,你想啊。咱们当初在青阳村修习古武的时候,前前后后学习过的可不只是北冥玄功和凌天剑气吧?当时可是还有一个凌虚微步的。要不是这个凌虚微步,阿远我可就被那个驭风玄鹰给挂了,这个凌虚微步可是救过阿远我的命的救命恩人哪!”

  “当时咱们学了三种古武,现在是两种在这通道中都派上了大用场,那么现在,这个凌虚微步是不是也可以派上用场,帮咱们度过这个难关呢?”磨蹭着下巴上的胡茬子,梁远皱着眉头思索道。

  梁远原本还有些犹豫有些捉摸不定的想法,却是得到了丫头的高度认可。嘴角微翘,丫头微笑道:“嗯,阿远你这么一说,丫头我倒是觉得这个凌虚微步反倒很可能就是咱们度过眼下难关的关键之所在。”

  “我知道阿远你在担心什么。凌虚微步再强,也只是一种闪避的步法。可是现在那些傀儡密不透风,如同人墙一般,根本就无处可闪。所以。凌虚微步就算是再精妙,可是没有施展的空间也是无用。”

  “但是。阿远,你可别忘了。北冥玄功和和凌天剑气原本还是世俗界的武功呢。可在那个通道中依然不是发生变异了么?依然不是还成为了咱们闯关的倚仗?那么,难道凌虚微步就不会变异了?谁又知道凌虚微步会变异成什么样子了呢?”

  “这一点上,没亲自试过,是谁也说不准的。没准到了通道中,在全新的北冥玄功的驾驭下,凌虚微步就变成了另一个帮助咱们通关的手段呢?”

  丫头反倒是很看好凌虚微步。

  “嗯,丫头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很有道理。走吧,咱们这就去试一次。”梁远也是点头说道。

  两人都是说做就做的性子。既然想到了,也就不再犹豫,两人再次携手进入了通道。

  一进入通道,两人一身的功力眨眼间便被转换成了北冥玄功的内力。北冥玄功的内力运转开来,驱动着凌虚微步,梁远和丫头各自迈出了属于凌虚微步的第一步。

  按理说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步而已,又能有什么玄妙?然而,就是这么简单之极的一步,却偏偏是划出了一个玄奥的轨迹!而后……忽然间。梁远和丫头的身影,沿着这个玄奥的轨迹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在梁远和丫头消失不见的位置上,紧接着就是一百条呼啸而来的狼牙棒击打在了虚空之中。

  而在这些金甲傀儡的包围圈之外,梁远和丫头却是忽然凭空现出身来。两人对望一眼,都是掩饰不住眼中的惊愕。

  “丫头,这凌虚微步竟然一下子衍变成这么强了?竟然直接穿越了空间!这还真是凌空渡虚啊!”梁远震惊道。

  “谁说不是呢!谁能想到原本的世俗界的武功。竟然衍变到了这种程度,竟然能在一步之间穿越空间。还以为这通道中不能动用真元力和神识因而无法瞬移。就无法实现穿越空间了呢,哪知道却是通过另一种方式实现了。”丫头也是忍不住地点头赞叹。

  两人说话间。又是玄奥而又简单之极的一步迈了出去,身后留下的又是一百道呼啸追击而来的狼牙棒。梁远和丫头的身形再次消失,又再次出现了在一众傀儡攻击位置的背后。

  “有了这凌虚微步横渡空间的能力,这些傀儡的包围便再也没有了意义,咱们完全可以无视其包围,随意穿越空间出现在想出现的位置,任意发动攻击了,呵呵。刚刚还是咱们被这些家伙追着打,眨眼就要变成咱们追着他们打了,这个攻防转换还真是快啊。”梁远也是略有感慨地说道。

  “一个世俗界的武功,在这个通道中竟然衍变成了连神人手段都做不到的可以轻易穿越空间,这世界还真是神奇,长见识了啊!”感受着每一步之间的玄奥,丫头也是不无感慨。

  两人一边沟通交流间,脚下的凌虚微步如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每一步都轻易穿过一段空间。凌虚微步一步一步施展开来,两人的身形在空间中往来穿梭,时隐时现,玄妙之极。

  有了这全新的凌虚微步,不管这些傀儡包围得再如何严密,都已经再没有了意义,梁远和丫头都能举步间轻易穿过。

  有了这全新的凌虚微步,梁远和丫头便不再受这些傀儡包围的限制,可以随时出现在任意想要出现的攻击位置。两人双手中的紫剑是火力全开,凌天剑气激射而出,如割韭菜一般迅速收割着这些傀儡。

  此时的梁远和丫头,身上的紫袍、金色腰带和紫剑早已经换过上百次了。而且,为了提升攻击效率,两人手中的紫剑也早已经恢复到了双手各持一把的情况。这回再有了凌虚微步的助力,梁远和丫头可谓之大杀四方了。

  靠着这全新的凌虚微步,本来越到后边越应该吃力的战斗,反倒是比刚进入第一万零一条通道之时反过来还要轻松。

  梁远和丫头,也算是过了把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瘾,两人说话间,便已经将这一百个傀儡绞杀殆尽,变成了满地的材料。

  接下来守关的紫袍持剑傀儡,就更不在话下了。几下子便被梁远和丫头联手切割成了一地的紫色材料,一身的紫袍、金色腰带和紫剑也被兴致高涨的两人给扒了下来。

  要说是此时的紫袍傀儡。身高又已经涨到了几十丈高下。这傀儡身上的紫袍、金色腰带和紫剑自然也是一件件大得吓人。正常来说,此时的这三件装备。根本就不是梁远和丫头这样的小身板能穿得起来和拿得住的。

  因为凌天剑气一直都还犀利,都能足够斩杀这些傀儡,所以梁远和丫头也就没有刻意变大身体,只是靠着凌天剑气的长距离攻击就足够了。也正是因为两人还是维持着正常人的身型,所以这些几十丈肥瘦的紫袍和金色腰带,还有几十丈长短的紫剑,按道理说,又哪里是两人此时的身型大小能穿能拿的。

  不过,比较神奇的是。这紫袍、金腰带和紫剑的三件套,别看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器灵,也没有什么能改变本体大小的化形仙阵神阵之流,但只要是梁远和丫头身体接触到这三件套,这三样东西竟然都能自动变化大小来适应梁远和丫头的体型,达到两人能够正常穿拿的程度。不得不说,这异界的炼器手段,也很是神奇。

  有了全新的凌虚微步,梁远和丫头的通关之旅再一次重新变得流畅了起来。一路是过关斩将。横扫千军如卷席,仿佛可以就这么一路一直通关下去一般。

  然而,事情不可能这么容易。这坑爹的通道,仿佛就看不得梁远和丫头舒坦一般。总是会给梁远和丫头弄出新的难题来为难和折腾两人。

  梁远和丫头是没舒坦多久,很快就遇见新的难题了。

  更准确地说,这也不能算是新的难题。而是之前梁远就预见到过的一个老生常谈的难题。那就是,这些傀儡自身材质强度的增幅速度超过了其材质对凌天剑气的增幅速度。如梁远所言。如此一来,早晚会有那么一个时刻。两人透过手中的紫剑发出的凌天剑气,哪怕是最新的紫剑,再也奈何不得这些傀儡。

  随着两人通关的通道越来越多,两人已经是越来越面临着这一个难题的困扰。两人发出的凌天剑气,相对于这些傀儡暴涨的防御来说,越来越不够犀利,越来越难破防,两人打得也是越来越吃力。

  而到了第一万九千八百条通道中又出现一百个七八十丈高的傀儡的时候,这种困扰终于到了梁远和丫头能承受的极限。这时候,两人的攻击再一次到了不破防的程度。

  一旦不破防,任凭凌虚微步再如何神妙,可不破防也是什么用都没有。任凭梁远和丫头手里拿的都是最新得到的紫剑,任凭两人剑气纵横,可打在这些傀儡身上却是一点用都没有。这些傀儡依然是抡着手中的大棒子,对着梁远和丫头劈头盖脸雨点一般一通猛砸。

  虽然有了凌虚微步,这些傀儡想要砸到梁远和丫头根本不可能,但梁远和丫头想要伤到这些傀儡也是完全不可能。双方再一次陷入了僵持。

  还是套路,一时间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梁远和丫头只能是再次传送回轮回空间中的银河号上,两人再次开始了闷头苦苦思索想主意。

  “能增加攻击力的办法,咱们都想过了啊,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增加凌天剑气的增幅了。阿远,咱们怎么办哪,怎么过这一关啊!”丫头两只小手支在桌子上,托着下巴,愁眉苦脸的叹气道。

  “丫头啊,你都想不出来办法,你觉得阿远我有戏嘛!”梁远也是耷拉着脑袋,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那可不一定,之前不就是阿远你想出来的凌虚微步嘛,不就一下子让咱们又多过了三千条通道,多得了材料无数嘛!”

  “谁都知道,凡是涉及到抢好东西的时候,那可是梁远前辈最强大的时候了。所以,这次的任务就交给阿远你了。不想出解决的办法,后果嘛,哼哼……你懂的。”

  丫头就这么霸气地把这个任务强行摊派给了梁远。而且,末了还带威胁的,梁远都快哭了。

  “丫头,不带这样的吧?这不是强人所难嘛!”梁远还在做着最后的最无力的辩解,力求守住自己最后的一点点权益。

  “不许犟嘴。赶紧去想办法!丫头我先去睡一觉,等丫头我睡醒了你必须想出办法!不然。哼哼……不用丫头我说什么了吧?还是那句话,你懂的!”丫头就这么霸气地扔下一段话。而后霸气地回去睡了,留下了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垂头丧气的梁远。

  当然,这只不过是两人间的打情骂俏罢了。事实上是梁远搂着丫头美美睡了一觉,也做了爱做的事情。还是那句话,放松了之后才能有灵感。

  “阿远啊,丫头可是让你吃喽。那么,丫头要的办法呢?”

  温存之后,又休息了一夜,清晨醒来。看着舷窗外明媚的阳光,丫头像个小花猫一般,舒服地蜷在梁远的怀里,眯着大眼睛,小手在梁远的胸口上画着小圈圈,又开始磨人了。

  “现在还没有什么灵感。要是再有的吃,也许就有灵感了也说不定,是吧,丫头。嘿嘿。”梁远的大手已经开始在被窝里不老实了起来。

  于是,银河号舒适无比的船长专属卧室的大床上,又发生了一幕少儿不宜的场景。

  “丫头,我觉得吧。咱们在这些通道中,前前后后想出来的各种解决办法中,可以说都是来自于古武。来自于阿远前一世在银河联邦的诸般奇遇。”

  “那么,现在。遇见了新的问题,咱们的思路。还应该从阿远当初在银河联邦这边所得的各种手段着手。”

  恩爱过后,怀里搂着丫头,帮丫头理了理额前刚才**之时凌乱的发丝,梁远思索着道。

  “嗯,这倒是个思路。就说嘛,咱家阿远一定能想出办法来的,嘻嘻……”丫头的小脸儿上还带着刚刚恩爱之时的潮红,一听说梁远有了灵感,丫头开心地一下子爬到梁远身上,在梁远的脸上亲了一口。

  “丫头,别乱动,再动阿远我可忍不住又要吃啦,还怎么想办法,呵呵。”丫头这么一动,耳鬓厮磨肌肤相亲间,梁远的底火又被勾了起来,忍不住苦笑道。

  “想得美,不想出办法来,没得吃啦!”丫头的小手屈指在梁远已经再一次抬头的小丁丁上弹了一下以示惩罚。

  结果可想而知,这哪里是惩罚了,简直是火上浇油。梁远好不容易强忍着的底火是再也控制不住,低吼一声,翻身将丫头压在身下,又是一番疾风暴雨……

  “丫头啊,这回可别乱动了。让阿远我好好想想当初在银河联邦那边,都得到了些什么有可能在这个时候可堪一用的东西。”恩爱过后,梁远轻轻安抚着丫头轻轻叮嘱道。

  “嗯。”

  丫头还沉浸在刚刚恩爱的余韵之中,两眼微眯,两颊潮红,呼吸粗重,胸前的饱满随着粗重的呼吸轻轻起伏,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拥着丫头,用轻轻的爱抚让丫头依然滚烫的身体慢慢平息下来,梁远也一边陷入了思索之中。

  “自己前前后后在银河联邦这边都收获到了些什么呢?尤其是与古武相关的。”梁远在心里暗自琢磨道。

  梁远眼前,前一世的场景如同镜头回放一般,一幕一幕在眼前滑过。梁远也是紧盯着眼前的每一幕,试图找到稍纵即逝的灵感。

  从出生,到八岁开始修练古武,再到九岁的时候,前一世的父母在一次星际飞船失事的事故中双双离世……

  “等到自己修练到太古神人的境界,能炼化小镜的时候,一定要回溯时空,将前一世的父母复活过来。”想到前一世父母对自己的疼爱,看着飞纵而逝的每一个画面,梁远的心里也是充满了思念。

  两世,都是自己的父母,都对自己疼爱无以复加。可是自己还没来得及对这一世的父母尽孝,他们便辞世而去。这种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伤痛,越是在经历了人生之后越是沉重,常常是让人午夜梦回,辗转难眠。

  丫头和梁远打小的夫妻,心意相通,第一时间感觉到了梁远情绪的起伏。

  “阿远,是不是回想前世的时候想到了前世的爸妈?他们也是丫头的爸妈,是他们把阿远留给了丫头。只要咱们好好修练,将来自有咱们一家人重新团圆的时候。”小手轻轻滑过梁远的脸,一个温软的身子紧紧贴了上来,丫头轻轻地安抚着梁远。

  “嗯,有丫头陪着真好!”紧了紧怀里的丫头,梁远心中的伤痛却是好多了。

  经过了这么久的岁月,对于前一世父母的思念,虽然愈来愈深沉,但却是如陈酒一般,已经是醇而不烈。再加之修为到了梁远和丫头这个境界,对心境的控制已经到了圆融的程度,所以,很快梁远便收拾好心情,再次投入到了对上一世记忆的回放之中,再次开始了找寻灵感的事宜中去。

  八岁修练古武;九岁父母双亡;十四岁开始星际探险;二十岁成为探险船长,成就了联邦史上最年轻的探险船长;两百二十岁成为第一个跨入古武十八重的联邦武圣……

  诸般往事,一幕一幕重新回上心头,梁远极力捕捉着记忆中的每一个瞬间,不放过每一个可能的灵感。

  只是,直到回忆到自己已经成了联邦武圣,达到了前一世人生的最巅峰,可梁远依然还是没有捕捉到丝毫的灵感。

  虽然是一无所获,但梁远是个愈挫愈勇的性子,自然不可能轻言放弃,而是继续开始回放前一世的记忆,再次开始找寻起了灵感。(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老梁头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