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李安听着都为这些粗心的商人捏了一把汗,买卖自己知道就行了,干啥还要告诉别人,这不是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么,这些商人的脑袋里面装了什么,是天生的傻帽,还是他们是太过于信任同行了,又或者说,他们嘴里说出来的只是谎言,并不是真实的消息,为的就是误导同行,就算让山贼知道了也没事儿,甚至可以把商人引到错误的道路上,从而让自己可以避免遭到打劫。

  按照李安对商人群体的理解,这些家伙不可能是傻子,一个个都贼精贼精的,没有什么群体比商人贼精的,至于无条件的信任同行,在商人群体中是不太可能的,不互相坑害就不错了,还指望他们能精诚合作,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如此,唯一的可能就是故意为之了,他们是故意散播消息,想把马贼引到错误的地方设伏,同时也能误导同行,让同行觉得,既然有人走这条路,那自己也跟着走这条,这样安全性大一些,如此,说出道路的商人,不仅可以把马贼引到错误的道路上,而且,还能诱导自己的竞争对手也去那条路上,到时候同行被打劫了,对自己来说,那岂不是天大的好事儿,可谓是一举多得,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儿。

  在后世也有很多这样的人,比如某个地方盖了很多的楼房,好多人都眼馋想要购买,但又担心大家一起争抢着买,好的户型会被人抢光了,又或者由于争抢的缘故,导致价格会突然增高,还有的人幻想价格能够再跌一些,在这种思想的左右下,好多人就会在人群中制造暴跌的舆论,告诉所有人,这个房子不好,价格严重偏高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暴跌的,大家都不要买啊!很多人都会如此制造舆论,但却也都会私底下偷偷的买一套,若有人真的相信了,那就可能真的买不到好的了,甚至多年后发现,原本自己能够买得起的房子,已经变得高攀不起了。

  看着这些商人在互相释放烟雾弹,李安感叹的吁了口气,奸商就是奸商,实在是太奸诈了,都想着让自己有利而去伤害同行,这些家伙太没有底线了。

  不得不说,荷花的琵琶弹奏水平是真的不赖,经她弹奏出的曲子,能让人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原本疲乏不堪的人,只要是听了荷花的曲子,就能够得到很好的舒缓。

  李安这么多年了,也听过不少人弹奏琵琶,颜如玉就很会弹奏,但能弹的如此之好的真的没有几个人,颜如玉弹奏琵琶的感觉很好听,但荷花有另外一种略显狂野的弹奏技巧,虽然未必比颜如玉弹奏的好,但李安听着很新鲜,所以会觉得荷花弹奏的更好,更符合自己的新意。

  听音辨人,说的是听过一个人的声音之后,就能够永久的记住,日后只要再次听到这个声音就会马上勾起回忆,当然,这声音不仅仅包括说话的声音,甚至也包括弹奏乐器的声音,因为不同的人弹奏乐器的感觉是不同的,喜好乐器的人,一听就能够听得出来,尤其是弹奏的佼佼者,与之想类似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这种特殊的风格很容易让人记住。

  荷花的琵琶弹的这么好,听得李安都想把她带回京城养着了,不过,也就是一时的念头罢了,自己的夫人已经够多了,实在不需要再多一些了,年纪也一天天大了,该悠着点的时候,还是悠着点好,美人很多,看看就好。

  几首曲子很快就弹奏完了,荷花非常客气的站起身来,向李安和众人一一行礼,感谢众人的捧场。

  “荷花小娘子,坐下来喝几杯吧!”

  李安非常客气的邀请道。

  “多谢客官,荷花不胜酒力。”

  荷花开口拒绝。

  “额,好吧!那吃点菜总行吧!这些都是店里的招牌菜,多少吃一点。”

  李安再次开口要求道。

  荷花这次倒是不推辞了,不过,并没有坐下,而是站着夹了一点菜放入嘴中,算是给李安面子了。

  很快又有人招呼荷花去弹奏了,而荷花鞠躬之后,便过去了,也就在二楼的包房里,距离李安的位置也就十几步,不论弹奏什么曲目,都能听得见,算是可以再听一遍了。

  虽然在整个过程中,荷花小娘子一点破绽都没有,很像是普通的卖艺小姑娘,可李安就是感觉这个姑娘有问题,甚至,有一些商人看上去也挺可疑的,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李安总要做点什么才是。

  之前已经让麾下最得力的人,去侦查荷花小娘子的住处了,并对其行踪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只不过刚刚才查清住处,具体的情况还来不及侦查,所以,也没查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另外,两位小娘子住的地方情况有些复杂,周围人流量比较大,为了不暴露自己,也不能靠的太近,可如此一来,就很难发现有什么人与两位小娘子有接触,也就是不太好侦查。

  这个问题,也困扰着李安,对于一个后世人,李安最先想到的自然是微型监控设备了,搞个窃听设备啥的就挺好的,只不过在大唐这个时代,还没有这样的设备,发明的难度也太高了一些,所以,这个时代所有的调查都只能采取人工的办法,可以说是非常的不方便,这也造成了取证的困难。

  不过,只要仔细的观察,总会找到蛛丝马迹的,除非这个人真的没有问题,而李安的优势,就是拥有先进的窥探设备,可以在很远的距离发现较小的目标,也就是望远镜啦!

  吃饱喝足与商人们熟悉了一下之后,李安就离开了,这一次出门没有再遇到老郭,但大街上巡逻的护卫明显较多,看来是老郭刻意安排的,为的就是确保夏州城街道的治安,保护李安的安全。

  “两位卖艺小娘的住处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李安对身后的一名护卫说道。

  此时,荷花与桂花正在酒楼里卖场,她们两个每天就是在不同的大酒楼茶楼这些地方卖艺,只要是较大有档次的场所,她们总是会轮流的过去卖艺,因为这些地方的有钱人较多,去这些地方可以挣到更多的钱,所以,这也是说得通的,不能因为这个去怀疑一个人。

  “李侍郎,她们昨日入住的地方就在前面不远处,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方,周围人多眼杂,属下不敢停留太久,只是在旁边吃了几碗面片汤,之后看到她们没出来就离开了。”

  护卫开口汇报。

  李安称赞道:“你做的很好,就是要小心一些才是,千万不能让她们有所察觉,若是让她们有所警惕就麻烦了。”

  护卫一脸的狐疑,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属下觉得这两个小娘也没啥可疑的,就是两个卖艺的小娘子罢了,为何侍郎会觉得她们有问题呢?”

  李安不悦道:“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就行了,不要问这么多。’

  “是,属下明白。”

  护卫不敢再问,老老实实的在前方带路。

  不过,护卫是什么都不问了,可李寒露的好奇心又起来了,她也与荷花接触了好几次,也同样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与护卫有同样的疑惑。

  “上次还觉得有些可疑,可这次见了,又觉得没那么可疑了,就是一个卖艺的小娘子啊!到底哪里不正常了,就因为她曲子弹的好吗?”

  李寒露开口问道。

  李安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可疑的地方太多了,至少有十几处之多,虽然这些都不足以说明她们就是马贼的眼线,可这么多的可疑聚在一起,那就不得不让我引起重视了。”

  对于这一对让人着迷的小姐妹,李安总是充满了怀疑,觉得她们很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

  “有十几处可疑的,不妨说说看,我洗耳恭听。”

  李寒露开口问道。

  李安压低声音,开口说道:“首先,她们不是土生土长的夏州人,是从延州过来的,到底是不是延州人,也没有人能证明,所有能证明她们身份的人都不在了,这就是第一个可疑的地方。”

  “这也能算是一个值得怀疑的地方?不是土生土长的夏州人就可疑了,京城有那么多的卖艺女子,有好多都是京城之外的,真正的京城女人几乎没有,这个有什么可疑的呢?”

  李寒露不以为然的说道。

  李安笑了笑,开口道:“不是本地人倒是其次,可疑的是她的技艺如此高潮,若是去京城发展的话,完全可以有十倍以上的收入,为何要待在夏州这个不太起眼的地方呢?都是离乡背井,为何不去更富裕的地方谋生呢?还有,她的父亲说是被马贼所害,如此,他更应该远离这个危险的地方,她待在这里也不能报仇,不是徒增伤心么。”

  李寒露反对道:“这个是她们自己的选择,也不能算是可疑吧!夏州距离延州比较近,口音也颇为相似,她们或许还不清楚京城的繁华和好处。”

  “怎么可能,她们每日要接触这么多的商人,怎么会不了解京城的行情,说出来你信吗?”

  李安也知道这个怀疑理由显得有些牵强了,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理由罢了,后面还有更多的有问题之处,综合起来之后,就显得很可疑了。

  “这个暂且不论,那第二个可疑之处是什么?”

  李寒露继续问道。

  李安开口说道:“这第二个可疑之处吗?就是她们两个地位虽然很低,就是一对卖艺的小娘子,而且长得还很俊俏,让人看了很容易动心,如此一来,按照一般的情境推演,应该会有不少富人会打她们的主意才对,娶回去做妾也不错,可这也有好长时间了,荷花和桂花依旧穿梭在夏州城的各个场所,而且,似乎也没人敢骚扰她们,我特意让护卫暗地里打听了一下,你猜怎么样?

  说到这里,李安停顿了一下,算是故意卖个关子,以引起李寒露的注意。

  “怎么样啊!快说啊!”

  李寒露显然不愿意去猜,心情显得略微有些着急。

  李安停顿了片刻,开口说道:“结果跟我猜测的一样,这些年也确实有人想要欺辱她们小姐妹,可奇怪的是,所有曾经欺辱她们姐妹的泼皮,最终都莫名其妙的死于非命了,身上都找不到伤口,死的不明不白的,是不是很吓人啊!”

  “如此,看来是有人在暗中保护她们啊!这个确实有些可疑了,可既如此,商人们见了她怎么不害怕呢?”

  李寒露开口说道。

  李安开口说道:“若不是我派人打听,夫人能知道这事儿?要知道不是所有商人都知道这个事情的,不过,在这里经营了很多年的老商人和本地人,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不过,没有人怀疑这一对姐妹,她们只是觉得这两个女人命里犯克,专门克自己身边的人,先是克死了自己的父亲,然后,又克死了试图强娶她们的泼皮无赖,可只要不与之走的太近,也就不会被克了,听个小曲有什么吓人的,当地原本有好多想娶她们做小妾的人,听说她们命里犯克,也都敬而远之了,再也没有人敢打她们姐妹的主意了,泼皮也收敛多了,而外地新来的商人,因为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敢随意放肆,做什么事情都很小心,自然不敢有什么越轨的举动了。”

  “哦,我明白了,这叫路边苦李,外地新来的商人,看到夏州城有这么俊俏的卖艺小娘子,就会觉得既然这两位小娘子如此俊俏,为何本地的人不打她们的主意呢?这里面肯定另有隐情,所以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李寒露开口说道。

  “没错,夫人说的太对了,这就是路边苦李,商人们比一般人要精明很多,他们做任何事情都是会很小心的,没有一定把握的事情,她们是不会去做的。”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朕御山河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