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二十五章金镶玉玺

  “青龙斩?这名字听起来很威风!”李风云道,“有什么来历?”

  “当然有来历,”老道答道,“相传此刀法是三国名将关羽关云长所创之刀法,取其所用兵刃青龙偃月刀中的两字,故名为‘青龙斩’,出身军中刀法,刚猛霸道,凶狠无比。原本是马上的刀法,后来流落到了民间,经过这数百年来无数高手的锤炼,变为马下的刀法,讲究三个字:快、准、狠,招招攻敌要害,只攻不守。

  原本这套《青龙斩》有三十六招,只可惜,老道当年机缘凑巧,只得到了前七招的残本,其他的记载后二十九招的残本流落何处,还在不在,老道不知道,也不曾特意去找过。老道自己也没怎么认真研习过这七招,毕竟与老道的路数并不太相合。

  现在,老道便将这七招传给你,古时先辈的一番心血,也不算就此荒废了,你要好生保存。若要传人,不许传于奸邪之辈,切记切记!”

  李风云点头答应,醉道人从随身的包裹中取出一本残册交给了他。

  那残册纸张已经发黄,显然年代已经颇为久远,只有九、十张纸,上面画着人像,写满了蝇头小楷,封面上写着三个大字:青龙斩,字字力透纸背,单看这三字,就感觉到一股禀烈的杀气透纸而出,宛若千军万马正在阵中厮杀,血肉横飞,血流成河。

  翻开那册子,除了首页的介绍、总纲,果真只有七招,分别是:“风卷残云”,“横扫千军”,“大漠孤烟”,“孤注一掷”,“横刀立马”,“平地惊雷”,“惊涛骇浪”。

  醉道人又将李风云叫到大殿之外的一处僻静之处,细细的指点他每一招每一式,并将他这些年来的所悟所得也一一说于李风云听,不知不觉中,天色暗了下来,一轮明月挂上了枝头,饶是李风云资质颇好,悟性也高,这半天工夫,也只粗粗地掌握了其中的第一式“风卷残云”,而且还是徒具形势,至于各种变化,却生硬得很。

  见解释完第一式,醉道人扔下李风云不管,独自回庙中喝酒,李风云随便吃些干粮,又在月下苦练了两个时辰,才回到大殿之中,除了莫轻言、公孙无忧,醉道人与杜如月都已经合衣睡了。

  莫轻言为他烤了些腌肉,三人边吃着烤肉,边说着话,李风云问起那金镶玉玺。

  莫轻言道:“说起金镶玉玺,还真不是一件普通的玉玺,这还要从春秋之时说起。

  在春秋之时,有个叫卞和的楚国人看见一只凤凰落在了楚山之上,凤凰不落无宝之地,于是卞和急忙上山寻找,终于找到了一块玉玮,也就是那凤凰落脚的那块石头。所谓玮,其实就是刚开釆出来的石头。

  他认为这是块绝世的美玉,于是将他进献给楚厉王,谁知当时的玉工不识得这块玉,反而诬陷他欺骗君王,卞和因此被砍去了左腿。

  楚厉王死后,武王继位,卞和不死心,又抱着这块石头再次想要献给楚武王,哪料道这一次,玉工也只看了一眼,仍旧认为那是块普通的石头,因此,卞和的右腿也被砍去了。

  又过了许多年,楚武王也死了,楚文王继位,卞和抱着这块石头在街头大哭,正巧被楚文王看到,楚文王很奇怪,便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卞和将他以往的经历讲述了一遍,楚文王很感动,也很同情卞和的遭遇,便命玉工当场切开那石头。

  果然,切开玉璞后,一块绝世的美玉显露出来了,于是楚文王命人将这块美制成了一块玉璧,为了表彰卞和,就将此玉璧命名为和氏璧。”

  李风云笑道:“什么凤凰,分明就是瞎话,居然编出这样一个由头,叫我我也不信。”

  莫轻言轻叹道:“凤凰云云,也许是别人附会之说,卞和若能编出这般的来历,也不至于被砍去双足。”又嗟叹道:“卞和幸亏是遇上了楚文王,和氏璧才能流传于天下。可是天下又有多少美玉,因为遇不上卞和,遇不上楚文王,被当做是顽石,被扔在河边。”

  公孙无忧笑道:“若是美玉,又管别人赏识不赏识?过得逍遥自在才是正道。莫兄,你便是被捆绑得太过厉害。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小兄弟,你说是也不是?”

  李风云道:“老子说那卞和太傻,有块美玉,干嘛非得献给君王,自己切开,吃香喝辣,岂不快哉?这和氏璧与那块破玉玺又有什么关系?”

  莫轻言道:“金镶玉玺便是出自于和氏璧,始皇帝一统天下之后,也得到了和氏璧,他命人将和氏璧的一部分雕刻成一颗玉玺,上刻八个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并将这颗玉玺做为传国玉玺,正统的象征。”

  公孙无忧插嘴道:“这是流传的说法,其实不是这样。”

  李风云奇道:“那是怎样?说来听听。”

  公孙无忧摇摇头,不肯多说,只道:“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莫轻言也不在意,继续道:“管他是怎样,反正后来大家都承认了这玉玺便是正统的象征。”

  “这般贵重的东西又怎会缺了一角,又怎么被人用用黄金镶嵌过?”李风云有些好奇。

  “那便是西汉末年的事,”莫轻言解释道,“王莽谋朝篡位,逼迫孝元皇太后交出玉玺,太后性子烈,便拿这玉玺砸那王莽,谁知没砸中,反而将玉玺的一角砸坏,王莽得到玉玺后,命能工巧匠用黄金修补好了那被砸坏的一角,于是才有了我们现在的这枚金镶玉玺。”

  转头见李风云似乎不知王莽的事,又将王莽的故事细细地说了一遍,李风云笑道:“那王莽也算是个英雄,只是手段太猥琐了些。倒是那孝元皇太后教人有些佩服。”又见公孙无忧正在把玩那枚金镶玉玺,笑道:“公子哥,你要这破玉玺做什么?难道你也想做皇帝?”

  公孙无忧摇头道:“你不明白,你不懂,对了,金镶玉玺的事,你莫外传,我不想惹出那么多麻烦。”

  李风云点头答应,又问道:“后来呢,这金镶玉玺又如何会落到清平镇?”

  莫轻言摇摇头,道:“我只知道,后来这金镶玉玺被大唐得到,几经流转,又落到了前朝的手中,石敬瑭攻入洛阳后,前朝末帝李从珂带着它在玄武楼自焚身亡,这金镶玉玺也从此失去了踪迹。无忧公子,你又如何寻到了清平镇?”

  公孙无忧答道:“不错,的确有这种说法,说金镶玉玺已经毁于那场大火,不过,我仔细查过,李从珂并没有得到金镶玉玺。

  李从珂从李从厚手中夺来皇位之时,李从厚已经命几名心腹手下带着这金镶玉玺离开了洛阳。我还查到,这金镶玉玺是由一位叫赵方的护卫护送,辗转逃到了太恒山,在清平镇附近便失去了踪迹。

  所以我揣测,金镶玉玺很可能还在清平镇,所以我才会去那里寻找玉玺的下落。”

  李风云“嘿嘿”笑了两声,道:“金镶玉玺的确在清平镇,你没找到,老子却找到了。”于是也将如何找到金镶玉玺一事说了一遍,只是省去了发现秘洞那一节。又掏出赵方那块金牌,抛了抛,问道:“这块金牌也落到了老子手中,公子哥,你说这个值多少钱?就算比那破玉玺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它可重多了。”

  公孙无忧笑而不答。

  “中午时,听耶律明那厮提过什么‘轩辕台’,那‘轩辕台’究竟是什么,势力很大么?”李风云忽然问道。

  公孙无忧愣了愣,笑道:“天下的帮派、各种势力何其多,谁又知道‘轩辕台’是什么?清平镇才多大,除了杏花楼、聚气坊、平安客栈,其他大大小小的势力便还有十多股,何况是中原?醉道人或许知道,你去问他吧!”

  李风云心道:“老子哪敢去招惹他?这老家伙下手可黑得很!”

  公孙无忧又回头瞄了一眼背后熟睡中的醉道人,压低声音道:“小兄弟,以后你对醉道人可要尊重些,其实他心眼小得很,我也吃过他的亏。”

  刚说到这里,忽听背后有人沉声道:“三只小老鼠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这时还不睡觉,却在背后说人坏话,看来,有只小老鼠的苦还受得不够!”

  公孙无忧身子一震,掏出折扇猛扇了两下,道:“这天气,好热啊!”

  李风云暗道:“中秋已过,冷得很,哪里热了?”又心虚地看了一眼醉道人,三人不敢多说话,草草将剩下的烤肉塞到嘴里吃完,合衣睡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神龙摆尾巴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