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六八二章回头

  匈奴单于以往的经验跟不上现实的变化。

  掉队?在大汉掉队的人,可能是逃兵。

  在草原上,也有逃兵,但是出现逃兵的情况下,不会是一个俩个,必须是一群人。

  这时候,大部队要不知道,那也真的是瞎了眼。

  除非出现大批人马的走失,是不会有人去寻找的掉队人员。

  掉队,对他们来说很可能就是生命的危机。

  在草原上永远有各种奔波不定的马贼,人,必须群体活动,否则可能没有办法在草原生存下去。

  只有一个人,太过危险。

  即使是匈奴单于也不愿一个人在草原上活动。

  但这次掉队的人数,实在超过学过匈奴单于的预估。

  这次受伤的人也超过他的想象。

  “人呢?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就消失了?”

  “掉队了吧,他们掉队之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都是哪些部族的?”匈奴单于皱着眉头问。草原奔驰的骏马,头一次挺了下来,在草原上悠闲的踱步。

  在严寒的冬天,真的站立不动,是太过危险的事情。

  “几乎每个部族都有人员消失。”

  回答他的不是别的部族的人,而是他的族弟,向来在军队里,收集消息。

  至于单于的孩子,单于本人向来不会让孩子待在他的身边。

  成年的孩子,对草原的王者来说,是一种威胁。

  所以草原上,单于的孩子不会跟在单于的身边,而是待在某个安全的角落。

  “我们现在往回走,把它们都找出来。”匈奴单于经过细思,毅然决然的下令道。

  果然往回走,他们就见到皇帝刘恒的人马。

  他们追击很就,却一直追不到的人,竟然出现在他们的背后。

  匈奴单于感觉到一种羞辱。

  可惜这时候,匈奴单于的军队虽然还是很强,但是人数已经远远比不上皇帝刘恒的部队。

  如果在没有负累的情况之下,皇帝刘恒大概可以,有信心扫荡,这些匈奴人,可惜,他终究贪心了。

  如果他抓到的人,被匈奴单于抓回去,匈奴单于马上就会恢复超越他的实力。

  对皇帝来说,这会是一直灾难。

  皇帝刘恒,想要真正让大草原获得统一。

  现在,他还是舍不得把匈奴的所有人马都砍杀完毕。

  战争不会没有伤亡,虽然皇帝是以多数人,攻击落在队伍后面的少数人,还是不可避免的造成双方的伤亡。

  即使大汉军队带有钱汝君特制的医药在身上,但是他们也不愿意把这些保命的伤药用在敌人身上。

  所以皇帝刘恒把那些不健康,甚至受伤的匈奴人就地处决。

  而拥有完整肉体的匈奴人都被绑缚起来。并且命令人分出一些食物给他们吃。

  这些食物只有大汉军人的十分之一,大部分是大汉阵亡将士的。

  这消耗了大汉皇帝刘恒的许多人手,因为这些抓起来的匈奴人都没有洗脑,没有变成自己人。

  这时候,他无比想念能够跟天神沟通的钱汝君。钱汝君能帮他把最困扰的事情解决掉。让“人口”变成“人手”,从吃东西的人物,变成能帮他们寻找食物的有用人才。

  钱汝君带的辎重营,即使有了牛马羊,走路的速度还是不快。

  所以他们距离皇帝刘恒跑的这个大圆圈并不会太远。

  没有超过一天距行军的距离。

  只是钱汝君每天花半个时辰的搜寻行为找不到两只部队的行踪。

  钱汝君终究担心,将士们没有饭吃。

  所以她扩大了搜寻范围。

  以往她只有半个时辰会在天空上活动,她特地早起,在天色昏暗的时候就到了天空去寻找。

  总算花了三个时辰,她终于发现皇帝刘恒和匈奴单于的人马。

  总算钱汝君有点地理概念,知道大致的方位,突然,她发现附近的环境很熟悉,这里不就是她们原本扎营的地方吗?

  也就是说其实皇帝根本没有离开。

  钱汝君也大致上明白皇帝刘恒到底做了什么事。

  尤其他看到皇帝刘恒,抓到的这些人而牵制到的人力,也看到匈奴单于正向皇帝刘恒攻击。

  她没有办法把一个人把匈奴的人都打打退。

  但是她能够在短时间帮这些匈奴人洗脑,送进空间,这些守卫着匈奴人的,大汉军士就可以回去帮皇帝,与那些匈奴人打仗了。

  但是钱汝君的出现,就太突然了。

  钱汝君发觉,来到草原上,她的很多秘密都逐一的显露,为什么会显露呢?

  因为她比皇帝更看重人命,所以好人果然会倒楣。

  秘密跟摆在眼前的几万条人命哪个比较重要?

  钱汝君终究选择了人命。

  她觉得,秘密一旦泄露,或许,大汉就没有她容身之处了。

  皇帝的怀疑,是很恐怖的一种东西,能让很多人都没有命,甚至牵连到别人。

  她可不想被关起来,被当成神像膜拜。

  她很清楚,一旦她成了神像,皇帝刘恒就不会再给她更多的自由。

  她会被关在某个地方,动弹不得。

  就像皇帝本身,他接受万民的膜拜,但是,皇帝也几乎没有出过他的未央宫。

  要不是这次战争,皇帝还在里面办公,不得出外呢,因为他每次出去其实就是一个大麻烦,为了,显示他的威风,很多东西,都在礼法上规定着。

  他必须照做不可,游戏是他规定的。他也必须随着游戏的规则行进。

  否则大汉的人,不会遵守他皇帝和朝廷的规定。

  虽然钱汝君已经抱着秘密曝露的想法来做这件事情,但是吓到一般人,不是她想做的事情,所以钱汝君只是,在天空显露出出影像,而跳了一场舞之后,利用跳舞的机会,把匈奴人一一点到,收进空间,并且洗脑。

  然后钱汝君就不见了,只是在空中留下话语。

  “得到天神告知,这里有许多人需要天生改造,所以过来取件,等我回来的时候会把这些人送回来,你们就不需要在这里监视了,去帮父皇吧!”

  钱汝君装神弄鬼的在天上说道。

  得到消息的皇帝,心里有些挣扎,觉得钱汝君越来越神秘了,竟然会出现在空中,不像是人而更像是神仙。

  她竟然能够在这么遥远的地方,传达天神的旨意。

  这让皇帝有点惊悚。

  但却更相信神仙跟钱汝君之间的关系,果然并不简单。

  他甚至觉得神仙或许会说钱汝君为弟子,而钱汝君将在大汉消失。

  如果想把钱汝君留下来,不知道会不会惹得上苍生气!

  他想到钱汝君如今的年纪也差不多,该安排她出嫁了。

  钱汝君之前曾经,带回一个潚国国王,但是之后就没有两人往来的消息。

  结婚这种事情本来应该是父母之命媒灼之言,皇帝刘恒本身就有权利帮钱汝君找一个对象,不用问钱汝君,但钱汝君的身份,让皇帝觉得,如果不问钱汝君,引发钱汝君的怒火,会影响上苍对他,以及大汉的关照。

  “还是先等班师回朝,现在在大草原上,以合作为优先,免得钱汝君有意见,破坏了良好的战机。”

  皇帝决定道。

  当这些俘虏消失,更多的人手加入,皇帝大军的行列,皇帝更有信心,把匈奴单于打败。

  至于这时候的战争,损失一些人手,在皇帝看起来都是正常的,皇帝之所以是皇帝,就是他能够在某些部分的时候忽视人的性命,在皇帝的眼中看来,或许只有关中的人,才是他的老百姓。

  但是如果这些人披上战袍,皇帝对于这些人的看法就变成他们要为国,奋勇争先,为国牺牲。

  在这个时代的战争是血淋淋的,在战场,生命就像是收割的稻草,随时会被收割掉!

  “报,匈奴单于开始撤退,我们要追击吗?”

  “追,竟然钱汝君已经发现我们了,虽然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追赶到我们,但是绝对不用担心之后吃饭的问题了,我们可不会饿死在草原上,我们有最好的辎重营领袖。”

  皇帝充满豪气的说道。

  钱汝君的辎重营,开始出发了!

  这次钱汝君没有把匈奴大军先弄到皇帝麾下,她觉得保护辎重营的平民百姓才是更重要的。

  至于军队那里,皇帝刘恒才是真正该负责的人。

  “抓到了,抓到了,抓到了匈奴单于,我们胜利了。”

  胜利的呼喊声,在某一刻突然传遍了军营,那时候钱汝君刚好带领着辎重营与皇帝会合了。

  刚好,大汉军队需要一场盛宴来庆祝他的胜利,如果没有钱汝君在,那么这场盛宴就会逊色许多,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

  匈奴单于的大军,带的食物,在大汉军队眼中,太过寒颤。

  “你们来得刚刚好,看来你们带了很多牛羊来庆祝这场胜利。”

  皇帝第一时间接见了钱汝君。

  把其他人都弄走之后,皇帝问钱汝君道:“能让匈奴单于也变成我们的子民吗?”

  “可要保持他的意识清醒?”

  “如果他不记得他是匈奴单于,他与一般人有何不同?天神可能格外开恩?”

  ,钱汝君的确可以办得到,但是她知道,如果她办到了会带来多大的恐慌,所以她最后拒绝了皇帝,说道:

  “这是不可能的。”

  钱汝君知道,过多的神奇会让人家从崇拜变成恐惧!

  除非,这个人的力量太弱,才会一直维持恐惧,如果这个人,有超越凡人的力量的话,他会把恐惧化成反抗跟威胁。

  在人间,皇帝,就是拥有最大超人力量的人,他能够做到许多一般人不能够做到的事情,甚至对抗神仙。

  至少在他们意识中,他们能够做到的,对抗神仙,但是钱汝君知道,对抗神仙,其实是不可能办到的。

  皇帝可以把她消灭,却是绰绰有余。

  钱汝君从自己身上,大概可以猜想得到神仙具有多大的能力。

  “太可惜了!如果匈奴单于能够变成我们控制的人,我们就可以把其他人的力量全部收归,我们所有。”

  “儿臣这次带来了三万匈奴大军,是儿臣沿路收集的,父皇这里也有一万匈奴大军,再发给他们足量的妇女和幼童,他们就可以成为新的强大的部族。

  匈奴单于虽然不能够让他意识清醒,但是他的部族,我们还是可以,让他们,接受天神训育,取得他们的神智,合起来应该有四五万人了,以他们四五万人的,力量,要在草原上做任何事情,要失败,都是很困难的。”

  “以我的想法,其实草原跟我们大汉民族不应该隔离起来,而是应该互通有无。我们可以从北方获得,牛羊等肉食,不要让我们南方的人,一天到头都吃不了肉,甚至北方的羊毛对我们来说也是很好的毛料,也能够替他们赚来很多钱,虽然我们也养羊,也有很多羊毛,但是数量还是不够的。”

  “羊毛能够做什么当了垃圾而已呀?”

  “父皇还不知道金麦城已经开始生产羊毛了吗?”钱汝君奇怪的问道。

  “你这该不会是替金麦城的商人找货源吧!的确,草原的羊毛如果能够卖到南方去,草原部族的富足可以期待,但是他们富足了,难道就不会难南征?”

  “父皇儿臣认为这块地方竟然花了这么多时间,辛辛苦苦的打下来了,再放弃就没有道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个地方,如果放空,没有几年,就会有,一个草原部族兴起,然后,照再次对我们找麻烦,这个地方不要看没人,这附近的人如果发现这里空了下来,马上就会迁移过来,比起别的地方,这里的环境已经是比较好的了,何况他们随时可以到大汉来打草谷,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好地方。”

  “可是这里没有长城,如果要守卫起来,就太过辛苦,会造成很大的牺牲。”

  “这里哪需要我们大汉的将士来守卫!在大汉将是北方的这批匈奴人,如果他们跟着我们能够过上好日子,再也不用逐水草而居,那么他们就是我们最强力的手,为者,何况这五万多个人是不可能叛变的,这五万多个人,可以用来控制草原其他部族的生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金佶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