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六十三章分娩

  地下深处,封闭空间。请大家看最全!

  祭坛最内层地基内,两侧堆积如山的着高耸着无数巨卵,将空间拥挤得只剩下一条狭窄的缝隙。

  地基的入口处,弥漫着浓厚的灰黑气雾,将内部深邃的空间重重掩盖,什么都看不到。偶尔传来一声诡异的吼叫声,叠放起伏地在空气里回响。

  无数枚被血肉覆盖蜂巢状的巨卵缝隙间,散落着柔软的蜡状卵壳碎片,黄褐交杂的分泌物,以及大量奇形怪状的魔物尸骸。其中很一大部分魔物的身体比例严重失调,或者缺少某种重要器管,甚至有部分脑袋只有空壳,内部自诞生起就没有脑髓组织。

  缝隙处地上大大小小散落着各种形状的魔物首级,它们还都是雏形阶段,全部被怪力从外部扭断头颅,一双双可怖的双眼无声睁开,流露出胎死腹中的恶毒怨念。

  数不清的内脏和肠子,饱蘸着异色血浆,如同装饰品一样悬挂在卵壳之间,血液和分泌物在地面上淤积成浑浊的溪流,液体表面漂浮着一片片腐烂的内脏。

  祭坛最底层的空间被黏腻混浊地恶臭包裹,足以撕裂常人耳膜的怪异尖叫偶尔响起,二者相结合,形成一片地狱般寂静诡秘的黑暗空间。

  沟通地基与祭坛上层的矿井状隧道内,一个矮胖的身影缓缓从雾气中浮出,白色面具下的双眼扫过一枚枚蜂巢状巨卵,双眼顿时闪烁起了异色的光芒。

  它是虫蛆之王督瑞尔的仆从和心腹,奉命赠送一枚魔神之卵,向这个窃取了邪神之力的人类示好,并协助他进一步破坏人类世界。

  当然了,身为魔神的仆从,它自然也不是什么单纯的友谊使者,部分兼具了间谍的作用。

  对方也深深清楚这一点,但是暂时还有用得着它的地方,所以虽然对这只魔物相当不友善。却也没有立刻赶走。

  而它最要紧的任务之一,就是监视这个窃取神力的男人,并尽可能破解他驾驭神力的秘密。

  通过长期的观察,魔神的仆从发现。这个男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消失一夜,这一夜他会消耗巨大的力量,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

  它觉得这一夜的时间里,很可能蕴藏着对方的核心秘密,因此找准机会。将自己消散成气泡,跟踪封闭空间的主人来到了这里。

  “这些魔物胎卵散发着异界邪神的气息,真是惹人厌恶。”

  魔神的仆从一边想着,一边悄无声息的穿行在魔卵之间,顺着空间中偶尔响起的吼声,飞速接近了声源的位置。

  远处传来不知名的魔物的嘶吼,仿佛来自地狱的召唤,让它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越往深处,阻力越大,一排排蜂巢状魔卵被雾气席卷得摇晃不止。卵壳上一层粘附的血肉外膜如同树皮般寸寸脱落。

  “居然收集了这么大一批魔卵,难道那家伙把黑山羊之母的分身囚禁在这里,替他产卵孵化大军么?真是个异常邪恶的人类啊。”

  魔神的仆从挤向空间深处,此刻它已经被已经被翻涌不息的浓雾吞没了,身影偶尔地从雾气里露出部分,然后又迅被海浪般的灰黑雾气淹没。

  空间深处巨大的吼声越来越近,让它听出了一丝端倪,这分明就是某种魔物分娩时的吼叫声,难道那家伙真把黑山羊母神的分身囚禁在这里?

  魔神的仆从思考地同时,正在雾气中艰难前行。突然感应到一阵不可思议的力量流动。灰暗的空间里,一条仿佛血管一样的东西,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突然就缠到了它的腰上。

  作为奸诈情绪的化身。魔神的仆从没有实体,本该无法被任何物理攻击锁定,却瞬间被这根巨大的猩红色血管绞紧。

  它疯狂的挣扎了两下,始终无法摆脱束缚,血色的管状物迅速收紧拉直,用一股巨大的力量把魔神的仆从拖进雾海。瞬间消失。

  ……

  “啊啊啊啊!”

  隐含巨大痛苦的吼声回荡在空间当中,如同拉长的橡胶线一样绵延不断,接着,伴随一阵阵的重物落地声,橡胶线同时断裂,只剩下了风云翻滚般粗重的**声。

  魔神的仆从被一根猩红管状物扯进空间核心,重重砸向地面,落在一大滩粘稠湿滑的腥臭液体上。没有实体的它自然不会晕眩,迅速仰起头,便看到了一幕匪夷所思的场景。

  浓雾的核心部位,无数根巨大的蚯蚓状鲜红触手彼此交错缠绕在一起,密密麻麻地翻滚着,互相虬结成蜂巢状的圆柱体,高耸在雾气深处。

  高达上百英尺,成千上万这种恐怖的红色血管像是根茎一样扎入大地,就像是无数条从地心深处钻出的寄生虫,黏稠而血腥地蠕动着。

  下方全部是三四层房屋高的魔卵,一个个紧挨着堆叠成山丘的坡度,但是和中心位置的蜂巢状圆柱体相比,这些魔卵就就像是生长在参天巨木旁的渺小蘑菇。

  而封闭空间的主人,那个名字叫卡尔夫的男人,此刻上半身就嵌入在圆柱体的中部,身体和猩红触手不分彼此的交融在一起,闭着眼睛**着。

  他裸|露在外的胸膛随着**上下起伏,蜂巢状圆柱体柔软粘稠的外部也跟着同步起伏,伴随着下方液体淅沥沥滴落的声音,形成一种奇特的律动。

  “这就是你想看到的一切。”

  卡尔夫睁开眼睛,眼眸中钻出几根细如丝线的寄生虫,扭头望向雾气下方的魔物,面无表情的说着。

  “嘻嘻嘻,真是令人吃惊……没想到……”

  魔神的仆从摩挲着双鳍,讪笑着望向天空,迅速分析着眼前的形式,同时眼观六路的寻找退路。

  “没想到我和黑山羊之母是以这种方式共存吧?”

  卡尔夫的瞳孔层层绽开,露出一双细如针尖的血红瞳孔,伸出眼眶盯着来自地狱的魔物。粗野的大笑道:

  “那群愚蠢的邪教徒……妄想死后与他们的神融为一体,却被我这个狂妄的渎神者活着就做到了,你不觉得很有意思么?”

  “嘻嘻嘻,确实很有趣。”

  魔神的仆从附和着发出一连串奸笑,挪开视线。不敢正视对方那毛骨悚然的身体——就算是地狱的审美观念,也无法接受黑山羊之母的外形。

  “他们依然在寻求母神的回应……每时每刻都能感应到……我虽然很想让这群蠢货立刻向那群罗赛维亚人宣战,却无力做到……我能暂时控制它,却被这恐怖的繁殖**吞噬……啊啊啊啊!”

  说道最后。卡尔夫猛地昂起头,十根手指将胸膛抓挠的血肉模糊,全身皮肤下的血管如同蚯蚓般蠕动起来。

  同时,蜂巢状的圆柱形组织猛然一阵鼓胀,一道清晰的凹凸起伏。从中部不断向下延伸。最后,根茎部位裂开无数道血淋淋的豁口,成百上千的魔卵哗啦啦倾泻而出。

  粘稠堆叠的巨卵像是山地滑坡一样压覆而来,腥臭的热气掀开大片灰雾。逼得魔神仆从挥动双鳍,向上爬升了好大一段距离,才避开了那些湿漉漉的粘稠卵壳。

  “……呼……呼……”

  空间内吼声再度平息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粗重地**声。

  “嘻嘻嘻,不亏是孕育万千子孙的黑山羊之母,一次竟然能诞出这么多魔卵,你很快就能组织出一支席卷凯尔特的军队了吧?”

  魔神的仆从奸笑着望向上空。谄媚的问道。

  “毫无意义……或许是我的问题,它们很大一部分都是死胎,就算能成功孵化,力量也远不及正版……”

  卡尔夫的**渐渐平复,身体也恢复如初,看了一眼下方堆积如山的死胎,眼中闪过一丝母性的哀伤。

  “那还真是遗憾,不过,我想你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

  魔神的仆从扇动双鳍,飞近了其中一枚巨卵。隔着遍布褶皱的柔软外壳,看了一眼内部毫无生气的魔物。

  “没错……”

  卡尔夫认同的微微颌首,双眼绽放出邪意的墨绿色光芒,盯紧了下方的魔物:

  “我的身体是人类。因此和黑山羊之母结合后孕育的魔物先天不足,但是如何另一方也是魔物,结局说不定会有转机。”

  “嘻嘻嘻……真是一如既往天才般的想法……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替你找到合适的魔物……比我强壮,比我威风,比我忠诚……”

  魔神的仆从蜷缩着脑袋。说话的同时身体不断后退。

  “哈哈哈!”

  跌宕起伏的狂野大笑中,无数巨大的触手成千上万地纠缠在一起,从巨大身躯内摇曳而出,仿佛巨大山体释放出万千红线。

  然后下一个瞬间,密密麻麻的红色血管突然笔直地朝魔物射过来,顷刻将它缠绕得如同一个坠入红色渔网中的鱼苗,接着飞速收紧,拉向了布满褶皱的蜂巢状圆柱体。

  “听着!听着!”

  魔神的仆从一边竭力挣扎,一边尖叫的嘶吼道:“我虽然很乐意为你效劳,但是我并没有实体,所以根本生不出后代啊!”

  “能和任何性质的生命体繁衍后代,这就是黑山羊之母的基本能力,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哈哈哈哈!”

  卡尔夫风暴般狂野的大笑中,黑山羊之母的腹部逐渐裂开,露出一道淤积着无数猩红触手的粘滑缝隙,将魔神的仆从吞入体内。

  ……

  “这么说,这种特别孱弱的魔物,还是高地王国的特产?”亚雷皱着眉,视线从一张张鉴定书上挪开,最后停留在莉迪雅表情严肃的俏脸上。

  “所以我觉得很可疑。”

  女骑士抿了抿唇瓣,伸出一根白皙的食指,点在其中一张鉴定书上:

  “明明外表一模一样,但是内部结构却有很大差别,力量也远逊与一般的魔物,这简直就是赝品和正版的区别。”

  “袭击西郊商店街的魔物是赝品?”

  亚雷深深看了一眼对方,然后放下了手中的鉴定报告,拧眉道:“如果袭击西郊商店街的魔物是赝品……那么高地王国境内的邪教徒也是赝品?”

  “很有这种可能。”莉迪雅用力点头。

  “确实有这种可能……或者说,还有另外一种势力在假借邪教徒的名义制造恐怖袭击……如果是这种情况,那就有点麻烦了……”

  黑发骑士十指交叉,夹在颌下,眼眸逐渐缩成了锐利的一点。

  “我们得尽管行动!”

  莉迪雅右手用力拍在鉴定报告书上,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指的不是现在这种被动防御,我们应该主动出击!把他们的恶行消灭在萌芽中,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你说的很对,但是主动出击得有清晰的目标,现在敌人在暗处,我们连他们的底细都不清楚,贸然出击必然处处被动。”

  亚雷注视着神色焦急的女骑士,左手虚压,轻声安慰道:

  “现在夏琳回来了,有她在这里,我也能放心的亲自出手,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弄清事情的真相。在这之前,你不要擅自行动,在忍耐中等待时机,这也是一种策略。”

  “可是,很可能他们在谋划一场巨大的阴谋……”

  “我明白!”

  黑发骑士提高嗓音打断了她,耐心的解释道:

  “现在整个帝国都在魔灾的肆虐中,这明显就是一场精心编制的阴谋,你看到帝**方像没头苍蝇一样乱窜吗?听着,我们需要等待,需要线索,需要证据,需要积蓄力量!你忘了那次刺杀么,你的贸然行动使得自己身处险境,这样的教训还不够吗!?”

  “……”

  莉迪雅自知理亏的低下头,性格内敛的她,在亚雷屡经实战的雄辩术前根本没有招架之力,很快就被洗脑、不对,是纠正了错误的想法。

  “回去吧,西郊驻地只有洛洛和歌德的话,实在让我无法安心。”亚雷扣下了对方送来的资料,示意她赶紧回去工作。

  “知道了。”

  女骑士悻悻的点点头,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眼,才转身离开了军帐。

  “……”

  目送着莉迪雅离开后,黑发骑士伸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躺倒在座椅上双眼眨了一下,刹那间,眼中溢出一丝岩浆般暗红的光芒。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嗷星小领主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