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2029章 快意恩仇

  听到黄蓉回来了,宋青书大喜:“快快有请,算了,我出去迎接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索≧≦品≧≦书≧≦網≧”说完便兴高采烈地迎了出去。

  一旁的李青萝撇了撇嘴:“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看到漂亮女人便激动。”

  宋青书来到前厅之时,黄蓉正端坐在桌边喝茶休息,虽然只是随便坐在那里露出一个侧影,依旧美艳动人,只不过眉宇间隐隐约约能看到几分风霜之色。

  李青萝也忍不住升起几丝惊艳之色,她自认鲜艳妩媚,眼前少妇丝毫不在她之下,更关键的是,对方身有一种很独特的气质,明明行为举止看着端庄典雅,可眉梢间却隐隐流露出止不住的风流婀娜,纯洁的仙女与妖艳的魔女,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在她身却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蓉……黄帮主,怎么这么快回来了?是不是途出了什么意外?”宋青书前冲了几步,忽然意识到有外人在场,便急忙停下了脚步,保持了一个合理的距离。

  他的确有些好,武当山离襄阳虽然不算太远,可也不算很近,昨天黄蓉刚出发,今天一早便回来了,满打满算一天的时间都没有,未免也太快了。

  看到眼前男子满脸的关切,黄蓉脸色微红,优雅地放下茶杯借此掩饰心的涟漪,这才答道:“齐王请放心,并没有什么意外。”

  “哦?”这样一来,宋青书越发好了。

  黄蓉解释道:“吕氏兄弟并没有在襄阳城,我在半路碰到了他们。”

  宋青书瞬间恍然,之前贾似道需要他们的军队拖住王子腾的侍卫亲军,这么重要的事吕氏兄弟又岂能不亲临?虽然为了不明面造反,两人并没有露面,麾下的军队也伪装成了金人,但两人肯定藏在军,随时指挥的。

  黄蓉继续说道:“吕氏兄弟见到我有些意外,不过我们毕竟在襄阳合作了这么多年,也算有几分交情。再加他们不知道我的来意,所以倒是见了我,我才有机会将话带到。”

  “结果如何?”宋青书急忙问道,吕氏兄弟执掌京湖战区这么多年,若是真要开打,后面肯定一团乱麻。

  李青萝忍不住说道:“看人家黄帮主这么气定神闲,便知道结果如何了呀。”

  宋青书一怔,继而笑道:“我真是关心则乱了。”

  黄蓉意外地看了李青萝一眼:“夫人果然机敏,我见到吕氏兄弟的时候他们已经知道了贾似道的死讯,本有些进退两难,于是我按照既定策略游说他们,他们得知贾似道被定为护驾而死,非常意外,不过有了这个台阶,他们也顺势下了,已经答应前来勤王,我担心你们这边不知情做出什么刺激他们的举动,所以提前回来告诉你们一声。”

  她说得轻描淡写,但大家都清楚,在官场沉浮几十年的老油条,又岂会这么容易相信?成功说服吕氏兄弟,整个过程她不知费了多少心血。

  “这般昼夜不停赶路,真是辛苦了,我让人收拾一间房,黄帮主好好睡一觉。”宋青书眼神充满怜惜,算算时间黄蓉刚生了孩子应该没多少时间,要风餐露宿地满天下追黄药师,如今又马不停蹄赶路来回传信,若是落下病根糟了。

  黄蓉摇了摇头:“我想先看望一下爹爹。”

  李青萝笑道:“夫人请放心,你走了之后齐王不顾自己身受重伤,仍然运用一阳指替黄岛主疗了伤,想来调养一段时间,黄岛主应该能痊愈了。”

  黄蓉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弄得李青萝心一跳:她怎么用那种眼神看我?难道我说的有什么问题么?

  忽然她脸色一变,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刚刚自己的话,如果是周芷若说很正常,毕竟替情郎表功,不愿意他的付出无人知道是人之常情,可坏坏在自己明明是王夫人,刚刚不假思索替宋青书说话的样子,未免太心急了,恐怕已经被黄蓉看出了什么。

  想到这里,李青萝不禁有些羞恼,这女人怎么像狐狸一样,只言片语能察觉到这么多东西。

  黄蓉起身对宋青书行了一礼:“妾身谢过齐王。”

  宋青书急忙虚扶她起来:“快快请起,救黄岛主是我分内之事,你又何必这么见外。”

  黄蓉俏脸微热,她自然明白对方为什么这样说。

  一旁的李青萝狐疑的眼神在两人身转来转去,这下轮到她怀疑了,总觉得这两人之间有些怪,再加以她对宋青书的了解,她觉得这厮肯定惦记着这个艳名满天下的娇俏少妇。

  只不过郭靖黄蓉夫妇在江湖名声太响,若说黄蓉与宋青书有什么,未免有些骇人听闻,她下意识也没往那方面想。

  这个时候王子腾也闻讯赶来,得知吕氏兄弟已经被说服,不由大喜:“大势定矣!”

  宋青书微微笑道:“世伯,以后合作愉快。”

  “那是当然。”王子腾哈哈一笑,心情大为高兴,“据探子回报,京湖各处的将领早已发觉武当山这边的异状,已经领兵过来勤王,想来下午的时候陆陆续续能赶到了,我们好好商议一下到时候如何应对。”

  “好。”尽管宋青书还有很多话想和黄蓉说,可正事要紧,只能将满腔思绪压在心里,然后派人带黄蓉去找黄药师,他则和王子腾、李青萝等人一起商议一些之后的细节。

  几人商议了一段时间,宋远桥忽然找了过来:“青书,师父他老人家回山了,他请你过去。”

  宋青书一怔,不过既然是张三丰相邀,他倒真不好拒绝,便让王子腾与李青萝继续商讨,自己则跟着父亲一同前往。

  “太师父不是在养伤么,怎么这么快回来了?”路宋青书忍不住询问道,之前他被幽灵山庄的人暗算重伤,要想痊愈的话几个月都不能动手,考虑到武当这边肯定会大宗师混战,担心张三丰出什么意外,所以宋青书提前安排他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养伤。

  宋远桥一脸无语:“武当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老人家又岂能安心养伤?更何况再不回来,整个武当派恐怕都被你给拆了。”

  宋青书讪讪一笑,张三丰居住的后山竹林小院是大宗师互相战斗的战场,别说他的小院,是后山正片竹林,都已经被大战的余波给毁得差不多了。

  见宋远桥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宋青书忍不住说道:“您老有什么话直说吧,和自家儿子说话还有什么顾忌的。”

  宋远桥叹了一口气:“原本说望子成龙是每一个父亲的心愿,可你成长得实在太超乎我的想象了,弄得我都怀疑你还是不是我从小养到大的那个儿子了。”

  宋青书默然,知子莫若父,以前的宋青书在年轻人虽然也算优秀,但毕竟没有超乎大家常识的范围,如今的自己一路开挂,难怪他都不敢认了。

  幸好宋远桥也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并没有真正怀疑什么,接着说道:“你这次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冒险了,你自己冒险我不说什么了,可以你和武当派的关系,这样做是把整个武当派放在火烤啊,将来有个万一,会让整个武当派下下数百口人给你陪葬啊。”

  宋青书答道:“不会出现那个万一的。”

  “你这种盲目的自信才是我最担心的。”宋远桥有些恼了。

  宋青书苦笑不已:“很多事情牵扯太多,我没法明说出来,不过请你放心,我心真的有分寸。”他如今都暗地里操控辽金清几个国家了,早有了丰富的经验,只不过这些却没法向他解释。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张三丰房外,宋远桥便不好再继续教训什么了:“师父只见你一个人,你去吧。”

  宋青书点了点头,走进屋看见张三丰坐在蒲团运功,尽管身受重伤,可气色红润,整个人依旧仙风道骨,从外表根本看不出任何受伤的迹象。

  察觉到他进来,张三丰睁开双眼:“青书,你来了。”

  “拜见太师父。”宋青书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张三丰过来将他扶了起来,柔声说道:“这次实在有些放心不下,便提前回来了,一来是看看武当派弟子有没有什么危险,二来么,也看看有没有能帮忙的地方,我虽然受伤不轻,但还没到卧床不起的地步。”

  他的语气充满了自信,几十年来身为公认的天下第一人,哪怕是受伤了也没人能小觑。只不过宋青书为了求稳,没让他参与这次的行动而已。

  “只是没想到你这么本事,竟然在那么多大宗师混战里笑到了最后。”张三丰语气充满了赞许。

  “侥幸而已。”宋青书倒也不是自谦,这次之所以他能笑到最后,关键在于其他人在明他在暗,否则若是一开始加入战局,那么多同级别的对手,如今不死恐怕也是重伤。

  见他并没有自傲,张三丰点了点头:“这次回来我已经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喊你过来是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太师父请问,青书知无不言。”宋青书答道。

  张三丰静静地望着他,良久过后才问道:“你是不是打算当皇帝?”

  宋青书一怔,良久后方才叹了一口气:“这世谁又不想当皇帝。”

  张三丰轻笑一声:“你倒是老实。”

  宋青书这才说道:“我知道太师父为何有这样的疑问,想来是见我打算把赵构弄成傀儡,担心我是野心膨胀,想一步步谋朝篡位。”

  “难道不是么?”张三丰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我要是想当皇帝,没必要在宋朝当。”宋青书淡淡地说道,不管是清国还是辽金,他又不是没过过皇帝的瘾。

  张三丰点点头,他理解成金蛇营如今坐拥以前半个清国的地盘,再加有明朝公主这个名分,要自立为帝也不是不行。

  宋青书接着说道:“只不过蒙古强盛,最近已经完成了西征,主力班师东归,要不了多久会全面南侵,如不能整合各国资源,到时候原各国只会被各个击破。”

  “整合各国资源,谈何容易。”张三丰眉头紧锁,原各国几十年来互相征伐,早已仇深似海,哪里那么容易联合起来。

  如同战果时期,关东六国明知道不联合谁也不是秦国的对手,可数百年的积怨还是让他们互相猜忌各自谋划,最终被秦各个击破。

  “不容易也要做,”宋青书沉声说道,“这些年朝廷是什么鬼样子,太师父想必再清楚不过了。”

  “这几个皇帝的确不像话。”张三丰重重地哼了一声,他活了一百多年,可谓伴随了整个宋朝的成长,很多事情都是亲眼见证的,“当初徽宗皇帝宠信奸佞,卖官鬻爵,追求奢侈享受不顾民间疾苦。单单一个生辰纲弄得民不聊生,农民起义四起;后来金人南侵,腐朽的军队更是一触即崩,让整个国家遭受了历史从没有的屈辱。现在的官家台后也没好到哪里去,特别是冤杀岳飞一事让天下人寒心,所以他数次想请我讲道,我都避而不见。”

  “太师父当真是性情人!”宋青书想到张三丰早年的事迹,也是嫉恶如仇的火爆脾气,只不过近些年来年纪大了,让人越发觉得慈祥而已。

  “既然统治阶级腐朽不堪,那换一批人来,华民族即将面临前所未有的灾难,我又岂能将整个民族的气运放在赵构这样的人身。”宋青书沉声说道,“这次正好趁贾似道沂王造反的机会,来个改天换日。”

  张三丰皱眉道:“可你这样一来容易弄得国家动荡,实非百姓之福,更哪里有余力来对付即将入侵的蒙古呢?”

  宋青书答道:“所以我留了赵构的性命,让他名义继续当皇帝;甚至还保下了贾似道的名声,将一切都推到了沂王身,一切都是为了让整个国家平稳过渡。”

  张三丰点了点头:“你看得这样明白我也放心了,我其实一直担心你是被野心驱使以至于行差踏错走入了魔道,如今既然知晓你是为了解救天下苍生,我心甚慰。”

  宋青书苦笑道:“太师父言重了,解救天下苍生这名头太大了,青书愧不敢当。”

  “有什么不敢当的,”张三丰眼睛一瞪,“蒙人残暴异常,他们西征的时候,动不动灭国屠城,我可不想有朝一日原百姓也遭受这样的大难,你若是能带领大家抵抗住蒙古,不算拯救苍生又算什么?你放心,到时候谁敢说三道四,太师父亲自门去捶他!”

  宋青书听得目瞪口呆,仿佛依稀看到了对方年轻时是何等的快意恩仇。接下来便是大喜,张三丰在天下人心的名望太高了,有他相助,很多事情便能迎刃而解:“多谢太师父!”

  在这时,宋远桥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师父,青书,大事不好了,吕氏兄弟带着军队将山下团团围住,好像准备攻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六如和尚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