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二百三十五章大战(七)

  中京城楼之上,唐襄龙唐相公昂然而立,注视这前方战场,那风起云涌,天地之变,眼下又出现了两条龙,一黑一青,实在是让人目眩神迷。

  所谓两条龙,那自然便是梁王世子跟武当一剑,这两位刚刚交上手,便是天降神雷,接着那就是瓢泼大雨,而这大雨砸到了战场之上,泼到了梁王世子跟武当一剑的身上,这二人身法气机,杀机运转,都带动了这雨水的运转。

  唐襄龙这等文官,天下知名的大儒,自然不会什么武功,那个魔门的妖后鱼玄机说的没错,眼下这些个儒生都已经不能打了,基本上全都靠的嘴皮子。可就算是这样,也能看的出来那两个人斗的是何等的厉害,是何等的惊天动天。

  黑龙自然就是吴不成,那青龙自然就是李青虚,而两个人一刀一剑,斗的是难分难解不说,关键在于,这两个人斗的方式非常的特别。

  一开始还是刀剑相交,甚至两人的刀剑一碰可以斩开天雷,但是,两人越是打,这距离就是越远,后来别说刀剑相交了,根本就是距离数十丈,就是现在的样子,雨水被刀剑引动,两人出刀递剑,外面都是罩着厚厚的雨水,这雨水相撞,便是二人的恶斗,发出空空的声音来。

  确实是厉害非常,便是唐襄龙也非常的感慨,特别是那个梁王世子吴不成,之前刚刚战了一回,眼下又对上李青虚这等超绝的高手,竟然毫不落下风,这样的人物竟然是吴家的,那么眼下,这赵家的天下可怎么办?

  但唐襄龙毕竟是心中有那等念想,便是这天下不是赵家的了也没什么了不起,此时自然不能说,可是那个梁王世子就是天下的新主吗?

  为什么这么想?

  当然要这样想了,要知道这还只是梁王世子,他老子还没有来,梁王那个雄踞北方的十万大军也没有来,光是梁王世子就这样了,那后来的梁王呢?

  虽然有点儿反了,但是日后若是梁王得了天下,只要眼前的这位梁王世子还能活着,这天下还不是他的?

  有意思的一种想法,唐襄龙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可是现在这天下大局的变化,就好像老帅虽然坐在中宫,但是确有双马卧了进来,自己这边的其他棋子几乎就都动不了,老帅想动也不行,眼看着要被将死了。

  就是这么个局面,当然,唐襄龙也不想就这样的让赵家的江山没了,可问题是,现在要看赵家的人如何来应局,自己能做的,只是其中一个棋子可以做的。

  比如现在,自己就是一个‘象’。

  观看两位绝世高手的比武,还能想到这些,唐襄龙也是算不错了,可是这个时候,却有人来报。

  “报!相爷!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为何如此的慌张?”

  “相爷!大事不妙,中京有乱民闹事了!”

  “乱民?!”

  唐襄龙一听,当时就明白,恐怕有人要出招了……

  这中京乃是大齐天下的首善所在,地方说出去确实好的不得了,可是这里面也是鱼龙混杂,各路的人物在中京地面上讨生活,虽然京兆府尹,还有六扇门的锦衣卫的,也是好多好多,可却也不好管理。

  而如今,中京被围困,这样的消息还能如何盖着?

  老早就是城中百姓人尽皆知了。

  如此消息如何能让百姓心安?

  但不过,唐襄龙也不是白给的,这中京朝廷上的各路能人也不是什么吃干饭的,大家老早就明白应该怎么做。

  外敌当前,可是攘外必先安内,一定要把城中百姓给弄的是服服帖帖,规规整整,大家都要听皇命,都要尊号令,非常时期,以守城为第一要务。

  这事儿本来做的是没错的,必须要这样,但是如此这般自然产生高压,宵禁,封锁,事实上,这样的情形一出现,百姓内心难安。

  必须要说,确实非常的矛盾,本来这么做目的是为了让百姓心安,可是如此这般,却又让大家人心惶惶。

  最有意思的,百姓表面还不会说什么,可是如果有什么消息,比如……

  “听说了吗?这赵家的王爷们,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来勤王的。”

  “这可怎办?”

  “但是却听见有人讲,似乎守城的里面,有人要开城门投降。”

  “不会吧?”

  这些个流言,让人非常的头疼,而官家办事也是厉害,谁敢传这样的东西,那就让他脑袋落地。

  如此这般,中京眼下简直是道路以目的状态。

  大家都不敢说话了,可是……暗中却有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城中粮食还有多少?”

  “你心里没点儿数吗?”

  “看自己家里的就行了呗。”

  “谁说的,那守军的就不看了呀?”

  首先一个粮食的问题,这就是最容易出事儿,以及最容易被人猜测的,其实,中京的粮草还是很多的,毕竟是首善之地,赵乾元也非常的注重农事。可是,这大敌来临,第一条就是要把粮食给集中起来,这样统一调配,先满足守军,这才对吗。

  可是如此做,百姓心中自然产生猜疑,而且如此做,这其中就有很多的官员可以上下其手。

  千万不要认为首善之都就清空朗朗,反而是这里面乌烟瘴气极多,好多的,甚至只是个小吏便看到其中的机会,利用这次赚取了好多民脂民膏。

  如此,便又有更多的传言了,特别的是,大家都不敢公开的讲。

  本来中京被围困的时间也不是很长,眼下并没有出现什么太难的局面,但是这般一折腾之后,百姓可如何是从?

  却在今天,这城外大战简直是昏天黑地,而且好多的异像出现,就别的不说……

  有些在城楼上守城的,他们都跑了!

  吓的呀,看到那等异像,看到这杀阵之中血流成河的样子,这一般人受得了?

  特别是中京这些个守城的禁军,他们本来就是军纪涣散,能打之兵也不是很多,此时这般……还不找机会溜?

  军纪自然有,可是肚子疼了,腰疼了,脚伤了,甚至还有人直接砸断了自己的手……将官又能如何?

  出现了这般的事情,再加上中京百姓看到了城外战场那等异像,至少之前的两道龙卷,现在的两条水龙,他们可怎么个想法?

  “我的老天!这赵家的天下要变了!”

  “是呀!看那龙卷,岂不是天神降罪?!”

  “不好!不妙!赵家失德,就连自己的儿子也不来救老子,自然得上天弃之!”

  “也就是说,宫里的那位也就不是什么天子了呗?”

  好多的传言……眼下都不管不顾了。

  特别的,还有人用心良苦。

  “这位……”

  “公公切莫多讲,成大事就在眼前了。”

  “那我就懂了,这般的话……”

  “公公在内院准备好了,等到了时候,自然有讯号出现。”

  “好!”

  本来,在魏复礼的身边一直都是毕恭毕敬的小安子,此时督导御膳房,这御膳房可是有好多的大灶,皇帝用的嘛,灶既然大,那么这御膳房也小不了,可是现在却没什么人,只有一个衣服上多有油腻的家伙在哪里。

  两个人所讲的也是比较的奇怪,当然了,没有什么实质内容。

  说完了,小安子便往外走,这里也就没什么不同了,很快又开始烧火烹饪,而那个满身油脂的家伙便出去,然后推起了满是肥猪的小车。

  “这猪肉太差,决计不能要!”

  “对不住了公公,对不住。”

  此人虽然被骂的厉害,而且还是没有做成生意,可是脸上依旧有笑容,没办法,给皇宫内院办事,就是这样的。

  但是等这人走远了之后……

  “什么?皇帝要逃?!”

  “对,我听说了,当今圣上本来就准备要离京去修养,可之前一直都没有人提出,现在……”

  “什么他妈的狗皮倒灶!这赵老儿分明是要跑!”

  “对呀!”

  又有流言出来了,而且,这个流言可是非常的厉害,之前的加上眼前的这个,中京的百姓们是个什么感受?

  这中京,赵家不要了,咱们这群百姓却要受北狄蛮子的欺负!

  本来,皇帝这个东西的作用,便是让人觉得跟着你可以不受欺负,跟着你有更好的生活,有更好的饭吃。

  可是现在,完全达不到了!

  “反他娘啊!”

  “对呀!还忍什么?”

  “至少开了城门让我们出去,我们也要跑啊!”

  “赵乾元失德!已经被上天所弃!”

  一时间,这中京里面便就乱了!

  中京因为是后来建的,整个的布局是按照棋盘的格式,这也是常见的建都方法,这个方法有好处,就是可以将百姓给隔离开来,特别是按照街道,以及内城修造的一些个小城墙。

  但不过,这个方法也有个缺点,就是会出现一片一片的样子,一个地方的人就聚集在一起,不至于分散。

  好管理是一个优点,可是这些个在一起,也很容易闹事。

  于是乎,这就开始……

  “你们这些个小老百姓不在家里待着还要干什么?!”

  “回家去!回家去!”

  “你们……”

  本来还是有许多的禁军以及六扇门的人在拦阻百姓,可是后来,一看人家人数太多,真的拦不住,而且有些还都是自己的相亲,这可怎么整?

  特别是,还有的那些个禁军,干脆就被……

  “杀了这帮狗官!”

  “杀呀!”

  “这个……我们其实不是官呀!”

  “啊啊……”

  就有的禁军被激愤的百姓给杀了,别看这些个百姓手上好像只是有些菜刀什么的,但是……竟然就打不过,让人家利利索索的就给杀了,这可怎么整?

  加入吧!

  很没有节操,很是无耻的,许多的禁军干脆就投降了,反正他们连北狄人都能投降,这自己的乡亲,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于是,这帮人,好多的百姓,在这种棋盘的中京腹地,满满的,一片一片集中,一片一片的往这个皇城过来了。

  “那帮乱民过来了!”

  “怎么办?”

  “去告诉襄龙相公!”

  “老早就去了,可是襄龙相公能做什么?”

  很多人都慌了,非常的慌,这个消息瞒不住了。

  也许只是隔了几道城墙,但是赵乾元这个大齐皇帝此时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此时的赵乾元很有意思,他还是在自己的西暖阁里,跟魏复礼面对面。

  只是这样对着,两个人,两个老家伙,面对面,甚至不说一句话。

  但……

  “公公,陛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小安子来了。

  “怎么不好了?你慌什么?”

  “乱民……是京中百姓暴乱,他们杀到皇城这里来了!”

  此话一出,魏复礼脸色一变,反而是非常的着急,且问道:“那皇城的守军呢?还有那些个公公跟宫女儿呢?”

  “回干爹的话,他们都已经是上了城头,各个城门都有把守的。”小安子回话很是谨慎,但这也确实是实情。

  而赵乾元此时却非常的平静,似乎刚刚说的事儿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以大齐皇帝的智谋,绝对不可能不知道,那外面的百姓是来找他的。

  这……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恐怕就是这样的了。

  小安子心里虽然如此,非常的想笑,可是脸上却一片泪水,“干爹!陛下,小的这就出去督战,谁也别想进咱们这皇城!若是有什么闪失,小的就提头来见!”

  这话说的简直是让人感激涕零,这个孩子多好?

  赵乾元终于说话了,“小安子,你不错,你挺好,你去吧,就是督战全军,不能让一个乱民进来!”

  赵乾元此话说完,便又换了一个慵懒的姿势,这个姿势让人感觉,他就是一个皇帝,别人不能这么舒服。

  而小安子一听,抹了一把眼泪,信誓旦旦的说道:“请干爹,请陛下放心!”

  似乎决然,似乎风萧萧兮易水寒,可是,等小安子刚刚转身要走出这不大的西暖阁。

  突然间,一手从他的胸口爆了出来。

  这手的主人,不是旁人,就是他的干爹,魏复礼……

  黑色的单车说

  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感谢。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黑色的单车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