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77.第 77 章

  金话筒奖,对于每个主持人而言,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其奖项的意义,相当于诺贝尔奖于科学家的意义。

  上辈子蒋妤急流勇退,到死也没拿到这个象征着主持人荣耀的金话筒奖,那是她最遗憾的事情。

  这辈子不过几期节目,便轻而易举拿到了金话筒奖的推荐名额,实在是意外之喜。

  蒋妤看着名单上其他的候选人,心里明白自己在新闻行业工作年限不够,和台里那些一二十年位居主持一线的资深主持人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

  星光台论资排辈,资历是很重要的存在,她在星光台工作的时间不过五年,这么短的年限,根本不够看!

  她能得到这个候选名单,想来也是因为她创立了两期王牌节目的原因吧。

  蒋妤看着名单上自己的名字,若是她记得没错,上辈子蒋嫣是在她死前拿到金话筒奖,还是许薄苏亲自颁奖,颁奖台上便直接公布了两人的关系。

  到底,心有芥蒂。

  “台里……怎么把我报上去了?”

  “蒋妤姐,你一个人,创办了《法政时刻》和《真相周刊》,两档王牌节目!你报你报谁呀?”

  蒋妤笑着将名单递还给陶蓁蓁,“行了,这件事我知道了,好好工作吧。”

  陶蓁蓁追着蒋妤的脸色看,“蒋妤姐,你怎么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蒋妤无奈看了她一眼,“只是一个候选名单而已,等我真正拿到金话筒奖的那天,我再高兴也还来得及。”

  陶蓁蓁哦了一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蒋妤推开办公室的门,打开了电脑,今天所有的时事新闻在网页上展示,蒋妤一一翻看,大部分的新闻针对的是林欢初这期节目的内容做出的报道。

  而不少新闻评论遍布对蒋嫣的斥责,指责她身为新闻媒体人,却不为民众报道真相,为所谓的收视率来蒙骗大众。

  时隔一个多月的高架桥车祸事件,还能有这么铺天盖地的报道,对蒋嫣是毫不留情的抨击,这其中,启程集团怕是没少推波助澜。

  不过也怪不得启程集团,因为一期节目,在这半个月的时间内,股票一跌再跌,启程集团遭受到的损失和信誉难以估计。

  当然,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蒋妤的节目信誉也受到了一定冲击,毕竟每期节目播出时,屏幕底下的赞助商大名格外显眼。

  娱乐圈中明星代言的品牌出现问题,明星都会受到相应的波及,更何况那期节目,可是蒋嫣处心积虑的报道,背后的推波助澜自然是必须。

  可蒋妤醉心节目,面对网上风言风语的言论,一概置之不理。

  厚积薄发,直到今日。

  网友纷纷表示,蒋妤可真是沉得住啊!

  看完今日新闻,蒋妤这才将网页关了,陶蓁蓁从外敲门,将今日节目组员工采访得到的资料交到了蒋妤办公桌上。

  “蒋妤姐,这是邢正文律师的采访,刑律师说,这期校园暴力的话题如果需要他上节目协助的话,义不容辞。”

  “这是怀南中学某些学生的采访,大部分是这件事的知情人。”

  “这是淮南中学老师的采访,这名老师也说,如果需要她上节目的话,可以随时和她联系。”

  “还有,这是我们查到的近年来有关校园暴力发生的事件,都在这里。”

  蒋妤一一翻过陶蓁蓁交上来的资料,略翻了翻,随后抬头对她说:“蓁蓁,这期节目,我们不以校园暴力为主题了。”

  陶蓁蓁瞪大了眼睛,很是震惊,疑惑不解,“不做了?”她指着桌上这些资料,“可是咱们节目组为了这个选题,忙活了大半个月呢。”

  蒋妤从容笑道:“虽然不做校园暴力的选题,但是,我们可以以未成年人保护法为选题,做一起节目。”

  “未成年人保护法?”

  “其实,校园暴力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在于未成年人保护法上,法律条例我们无权置喙,但是对于社会现实,我们有权报道。”蒋妤将电脑网页上的新闻指给她看,上面的内容是前段时间发生的一起未成年人伤害事件,十二岁的孩子将一名一两岁岁从七楼扔下,幸亏有大树悬挂,孩子送去了医院急救。

  而那名十二岁的孩子家属以孩子还小为由,拒绝让孩子出面道歉,说好会承担孩子的医药费,却在一星期后连夜搬家,不知去处。

  十二岁的孩子还未成年,所以不用承认任何的法律责任,就连媒体,也不得透露与公布那孩子的任何信息。

  “这……”

  蒋妤说:“性质都一样,只是未成年人保护法涵盖的范围比校园暴力更为广泛,我们可以用校园暴力作为一个重要分支,但不能把校园暴力作为唯一主体。”

  一颗大树在贫瘠的土地上引人注目,但在茂密的森林中,却不会过分显眼。

  这或许是保护张斐,最好的方式。

  “这些内容保留,只是咱们接下来的调查任务要往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方向靠近,不能仅仅只局限于一个校园暴力。”

  陶蓁蓁点头,“我知道了,我这就和他们去说。”

  “不,”蒋妤起身,“召集全组人员开会,会上我亲自说。”

  陶蓁蓁点头,“好的,我现在就去通知。”说完,抱着资料推开了办公室门。

  这期节目已经拖延了大半个月,付出的精力越多,调查越深入,节目组工作人员便迫切的想要看到成果。

  而此刻,台长办公室里,满头大汗的林主任在台长对面,坐立不安。

  他面前电视放着的,正是今天林欢初主持的这期节目,自林主任进台长办公室后,这期短短四十分钟的节目,来来回回,看了三遍了,而这整个过程,蒋台长一句话也没说。

  “以上是《法政时刻》的全部内容,我是主持人林欢初,我们下期再见。”

  结束语从电视里传来,林主任摸了一把头上的汗,转头忐忑不安看着蒋台长。

  “台……台长,看完了。”

  蒋台长从一堆文件中抬头,身居高位,眼神早已让人捉摸不透,只与平时差不多的语气,冷冷说了句,“不知道林主任对这期节目有何感想?”

  林欢初这期节目播出后,林主任便被请进了台长办公室,对于现如今网上的评论一概不知一概不晓,但他也不是愚蠢的人,台长能让他在办公室内将这期节目连看三遍,显然是不满意的。

  至于是对节目本身不满意,还是对节目内容不满意,林主任拿捏不定。

  “这……蒋台长,这期节目,我认真看了三遍,对于林主播的职业素养与专业,我个人还是比较认同的,”林主任看了蒋台长一眼,见蒋台长面上无虞,揣测继续说道:“至于这期节目的内容,我个人觉得,还是有失偏驳。”

  “有失偏驳?”蒋台长淡淡说道:“继续说。”

  “林主播这期的内容,其实半个月前,我已经说过一次,不许播,毕竟她的节目单上的内容,与节目中实际展示的内容不符,更何况,早在不久之前,蒋嫣针对此次事件已经做过一期的节目,一个内容,两期节目,两个主持人报道,这……观众还以为,咱们台里节目组搞分裂呢!”

  蒋台长不咸不淡,“你的意思是说,一个事件,报道两次就是错?”

  “也……也不能一概而论。”

  蒋台长对他没了多少耐心,“林主任,不如拿出手机看看现在网上的评论再和我说吧!”

  林主任疑惑着拿出手机,关于这则节目的报道铺天盖地而来。林主任只翻看了几篇关于这新闻的长篇大论,便骇然失色,白着脸,颤抖着手关了手机。

  “这……”林主任难以置信看着蒋台长,“台长,我……我真的没想到这件事的真相是这样的!”

  蒋台长从办公桌后起身,将一叠资料怒甩到林主任身上,“新闻事实你看不到!警方通报你看不到!启程集团的交涉你也看不到!你唯独就看到了几个家属的眼泪是吗!”

  “不不不,蒋台长,我真的不知道,这段时间忙的事情太多了,这样一个小节目的选题,我实在是没注意。”

  “没注意?没注意你还能扣下这期节目半个月不播?”蒋台长沉沉望着他,“林主任,你这个新闻中心的主任当得可真的好啊!”

  林主任脸色煞白,后背冷汗津津,西装下的衬衫,已然被汗湿。

  “这两年我没管,那是因为我信任你,可是林主任,你也要想想,你的领导,可不止许薄苏一个人。”蒋台长冷冷望着他,鬓角发白,却无损他这么多年台长威严气势,“既然林主任当不好这个新闻中心的主任,那这两年一度的人员变动,林主任还是退位让贤的比较好。”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公子闻筝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