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12章:红衣白骨

  水槽虽然是石头做的,但由于中空,并没有十分重,在汤离离和吴朵朵的帮助下,很快就挪动了位置,露出一个成人巴掌大的下水道孔,周围泥巴下面好似是几层红砖垒砌着。

  “扒开。”汤离离皱皱眉,总觉得有些不对,蹲在下水道孔边上,眯着眼往里瞅,顺便指使陆百治道。

  陆百治用胳膊蹭了蹭额头上滴落的汗水,四周撒么一眼,寻了根类似撬棍的铁条来颠了颠,往下水道孔中一插,就开始往外翻翘。

  因为长期泡水,那些泥巴和红砖并不牢靠,三翘两翘就松动了,最后将摆在一边的石槽当支点,一个用力,闷响过后,砖块和泥块飞溅起来一些,往下掉落一些,竟是露出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小水井。

  三人还没来得急往里看,就听到很响的一声炸裂声,烟尘消散后,陆百治和吴朵朵就看到汤离离仰面倒在了水井边上。

  “离离!”顾不得看突然爆炸的水池,陆百治一把抱住汤离离,将她散乱的发丝拨开,只见汤离离双面紧闭,巴掌大的小脸如纸般苍白,在陆百治于吴朵朵的呼喊下,半晌才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的汤离离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摸自己脖颈间,这时众人才发现她从不离身的玉瓶竟然已经碎裂成了粉末,飘散在衣领间。

  “怎么回事?”陆百治看着汤离离颈间秃秃的红绳,微微凝眉,小声问道。

  “元宝……元宝没了……”汤离离摸了摸颈间,脸色好似又白上了几分,口中喃喃自语着,陆百治知道她说的是她一直饲养着的一个娃娃鬼魂。

  “好凌厉的阴气,元宝是为了保护你才被打散的,按说,就算是厉鬼,也是会欺软怕硬的,这是多大的怨气,竟然直冲着法力最高的你冲过去……”吴朵朵看着元宝和那股怨气相碰撞而炸开的井口嘟囔着,又看了眼受到惊吓的汤离离,“还好有元宝替你挡了一劫,否则你真是非死即伤了……”

  “是元宝牺牲了自己才救了我,也是父亲在保佑我吧。”那真凌冽的阴气逐渐消散,汤离离撑着陆百治的胳膊半跪在井边,半眯着眼睛看向黑漆漆一片的井底,“这是人桩么?怎么这么像是为我而设计的陷阱……”

  刚才的爆炸声音太大,立即引起了周边正在施工的工人注意,因这段时间出事故实在太多,众人都有些精神紧张,还未等陆百治三人探查井下,就赶来了一群精神紧张的施工工人。

  “怎么回事?哪里出事了?”

  “有人掉进去了么?叫救护车了么?”

  众人七嘴八舌中,汤离离立刻拽了拽陆百治的衣袖,眼神瞟了瞟井底。

  经历的事情多了,陆百治立刻明白了汤离离的意思,撸起袖子站起来就拿过一旁一个工人的铁镐,往井里探去,一旁的吴朵朵也立刻像是影后附身一般瘫坐在地上嚷嚷道:“我,我好像看到一个人掉进去了……就掉到这个井里去了……”

  听了这姑娘的话,工人们也顾不得审问这三个人是怎么偷偷溜进来的了,赶紧找棍子的找棍子,拿手电的拿手电,都往井口凑去。

  汤离离半跪在井边,顾不上自己灰头土脸的样子,一双眼睛利剑一般死死盯着井口,直到陆百治那个在井里搅和的铁镐像是钩住了什么往上托着。

  带着水的布料特别的沉,陆百治将挂着布料的铁镐彻底拖上来,当布料被甩在井边的时候,七八道手电光柱都立刻照在了这块布料上,几个胆大的工人用手中的棍子将布料挑开,竟是一件简易的红色连衣裙。

  “啊!”第一个将布料挑开的工人吓的一个哆嗦,立刻将手中的棍子扔掉了,其余几个工人也是接连后退了几步,自古以来红色连衣裙都透着股邪气,有一种传说,穿着红色衣服死去的女子,将会变成厉鬼。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是又怎么了?!”就在众人看着这件红色连衣裙满脸惊惧的时候,一个粗大的嗓门由远及近的赶过来,只见赵福海满头是汗的用两只手挥开人群钻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杵在井边的汤离离,陆百治和吴朵朵。

  “……我妹妹说看到有人掉下去了,我们就……”汤离离擦了擦灰尘遍布的脸颊,指了指那破败不堪的井口,也不知该怎么解释了。

  还好陆百治捞上来了一条红色连衣裙,不管吴朵朵到底看到没有,都足够引起重视,不一会儿,几名拿着专用打捞工具的消防员以及警察就出现在了现场,众人都屏住呼吸看着那长长的竹竿在井水里探寻着,不一会儿竟然真的让他们卷上来了一撮头发。

  “这……这……”看到这一撮头发,赵福海的脸色也变得五彩斑斓起来,脸颊上的横肉也一抖一抖的,有了这撮头发,警察们干的更起劲儿了,不一会儿,就从井中又打捞上来几块森森白骨。

  “死者是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因为泡的时间太长了没法确定身份了,虽然可以做头骨复原或者DNA但是没有人出这笔费用也没有人报过案说类似的失踪事情。”第二天,陆百治对着在警局中窝了一整晚的吴朵朵和汤离离说道。

  “意料之中。”汤离离低下头,下意识的摸了摸空荡荡的颈间,“用来做法牺牲的人,通常都是流浪汉或者是从乡下买来的孩子和女人,这样就算没有了,也不会有人大肆查找。”

  “赵福海一口咬定他什么也不知道,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这边也只能认定是巧合,其实类似的事情每天都有发生,失踪人口每天都有很多,每年也都有大量的无名尸体出现在祖国的江河湖泊或者机井野地里,如果每个都立案侦查,警力肯定是不足的,这种事情,也就只好不了了之了。”陆百治坐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头,连打捞加上作报告等,一宿没睡让他的额头一跳一跳的隐隐作痛。

  “我……在离开的时候,看到赵福海被警察带走的时候,撩起衣服擦了擦脸颊上的汗,我在他的腰侧,看到了一个蜘蛛纹身……我觉得他多少知道点这件事。”吴朵朵原本只是低头听着,突然抬起头来,看向陆百治,将自己脑海中一直回放着的蜘蛛纹身图样说了出来。

  “蜘蛛纹身?!”陆百治和汤离离听到蜘蛛纹身,异口同声的嚷了出来,倒是吓了吴朵朵一跳,“是啊……蜘蛛纹身……很眼熟的纹身……”

  陆百治和汤离离互看一眼,再次看向吴朵朵,“很眼熟?你还在哪里看过么?”

  “好像……好像在寨子里看到过……有些寨子里的男人会把自家女人的本命蛊纹在自己身上,以示爱意,不过,这个赵福海怎么会娶苗女呢?苗女一般不外嫁啊……”吴朵朵挠了挠头发,有些想不明白,“反正我总觉得这个蜘蛛挺邪气的,总觉得赵福海和这件事脱不开关系,我们苗女的预感很准的……”

  “如果真的有蜘蛛纹身,那么,也许你的预感真的很准,他和这件事,也许真的脱不开干系,如果他真是这个组织的成员,那么这个组织应该是有些高手的,怎么会设计出这样一个错漏百出的人桩阵法呢?对他的事业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汤离离一边说着一边拿过桌上的一支笔一张白纸,在上面刷刷的画着什么。

  “如果,他们的目标就不是要让赵福海的事业起死回生,而是为了设计你呢?咱们这些日子追查这个组织,这个组织也并不是良民,难道他们不会报复么?”陆百治听了汤离离的话,眯着眼睛想了想,突然说道,“昨晚如果没有元宝替你挡一下那阴历之气,你现在还能好端端的在这坐着么?”

  陆百治说完这话,汤离离也正好将那张纸向吴朵朵递去,那张纸上,一只毛茸茸的八脚蜘蛛活灵活现的跃然而上,吴朵朵的眼睛霎时亮了一下,“就是它!赵福海腰间的蜘蛛就是这个!这是个组织?”

  “是的,这个组织的人都懂些术士之法,干的都是些阴私勾当,我和陆百治已经追查很久了,不管如何,咱们至少知道了,这个组织也许来自苗疆……”用笔杆敲了敲桌面,汤离离将笔仍在桌上,看向陆百治,“提审赵福海,或者我用我的方法撬开他的嘴,要防着他胡说八道,又要防着他不被那些人当做棋子来灭口。”

  “我这完全没办法,没有证据,顶多扣押他24小时……估计还是得用你的方法。”陆百治耸了耸肩,无辜的看向汤离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麦苗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