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134 半步猜

  +++++++++++++++++++++++++半步猜作品+++++++++++++++++++++++++++++++++

  快到年底了,网络上的一些知名视频网站开始盘点本年度最具影响力的视频,主要根据点击率、争议性、话题的热门程度来算的,也举行了不少网友投票的大型活动。刚开始票数最多的是本年度三位一线明星的绯闻,但【“恋童癖”言战被疯狂“克粉”一刀毙命】的视频刚出锅,就一路热气喧腾的成为主流视频网站的热门TOPNo.1.

  鼠标点击了一下视频,缓冲几秒之后,当天警局门口那混乱的场面就如同场景重现,有热心的网友剪辑了各大官方电视台的视频,最后拼了一个完整版,足足有十六分钟,有很多“不可思议”的近镜头拍摄,能比较清晰的看到言战受伤后脸上的表情。

  言战坐在床前,手中的鼠标又点击了另外一个视频,她啃了一口苹果,这个视频比较短,只有六分钟,标题全是表情符号,缓冲了一下,视频开始播放,恰巧是当时言赋撑着受伤的腿,咬牙抱着她上救护车的情形。

  瞟了几眼视频下面的评论,不少网友都挤眉弄眼的称赞着,真是“姑侄情深”啊,言赋,你就娶了你姑姑吧~~

  叉掉视频,言战又在网上游荡了一会儿,多数评论大概都是克里斯的粉丝在说话,对于言战的谩骂随处可见,认为言战活该被捅了一刀的比比皆是。

  言战啃掉苹果,顾双城推门进来。

  “还不起床?”这已经是言战受伤后的第四天了,顾双城每日伺候着言战的吃喝拉撒,二十四小时陪在她身边。言赋照常上班,言式微照常在社交圈里如鱼得水,成日里参加各式各样的宴会,并在宴会上一律嘲笑着言战只是受了点儿小伤就让那些媒体成了无头苍蝇!弄得上流社会的太太小姐们都摸不清言战到底是真伤还是假伤。言齐和新的二夫人在第二天的时候就来言宅探望过言战了,新的二夫人见到言战似乎煞是紧张,说错了几句笑话,阿玲和周世轩在言宅住了一晚,其余的探视者都是顾双城接待的,言战并未露面。

  “你好烦哦。让我起床干嘛?”

  “花园搬来了很多鲜花,我推你出去看看?”顾双城端着洗脸盆走过来,言战扬起脸,顾双城用热毛巾给她擦了几下,“手洗一洗。”

  言战把手伸进温热的洗脸盆里,搓了两下,顾双城擦干她的手。

  “把电脑关掉。”

  言战关掉电脑,顾双城把轮椅推过来。言战皱皱眉头,“你不是要带我去看园子里的鲜花,是去复查,对吧?”

  “是的。你真聪明。”

  “我不去医院!”言战皱着鼻子说,顾双城哄道:“我特地帮你联系了一位很好的医生,你必须去一家私人诊所进行复查,反正我陪在你身边,不会让医生吃了你的!”顾双城从吴妈那里得知,自从她入狱后,言战就再也没去过医院,顾双城觉得这话很愕然,言战又不是小孩子,专等着她出狱后带她去医院?她记得以前言战还是愿意去医院,顾双城又从阿玲那里才知道,一个叫言战的女人当年就是去了趟医院回家后才发现她捧在手心里的一个叫顾双城的小女孩因杀人罪被警察带走了!自此之后,她就十分抗拒去医院,手术要在家里手术,看病也是在家里望闻问切。于是她又细细问了小贾一番,结果让人瞠目,言战这五年,是真的未踏入医院半步。就连最近一次做身体检查也是让医生来家里做得。

  “不能让他来家里吗!”

  “言战!”顾双城把轮椅推出来,“不听话,打你屁股咯!”

  “哼嗯!”言战瞪着顾双城,顾双城也瞪着言战,瞪着瞪着,顾双城就软声说:“听话啊。嗯?”

  “……”言战鼓了鼓两腮,她张开双臂,顾双城弯下腰来,将她抱起来,小心的放到轮椅上。“要加个垫子吗?”

  “这样挺好。”顾双城推着言战出来,到楼梯口的时候,陈管家走上来,两人把言战抬了下去。

  “老陈,那两盆龙舌兰,是谁送的?我看客厅里,原先没有这两盆。”言战问。

  “是刚送来的吗?”顾双城也问。

  “是云宅的管家送来的,说是云总自己养的。”

  “?”言战轻触了两下那墨绿的叶,“管家来,没说别的?”

  “没说。”

  “好啊,我都坐轮椅了,他就只送俩盆栽给我!可饶不了他!双城,把手机给我。”

  顾双城把手机拿给言战,“这可是他自己养的。”

  言战拨通了云中天的号码,“嘟”了一下便被他接起来,“……好多了吗?”

  “我好得很。今天要去复查。我可算是休了一个小长假呢,谢谢你的龙舌兰。”

  “那就好。”

  “……”言战眨了一下眼睛,“你的语气比我这个被扎了一刀的人,还要没力气?”

  云中天只觉得绷了几天的心弦稍稍放松下来,没听到言战的声音之前,他觉得自己会有很多话和她说,听到之后,反而就忽然无话可说。罗可欣和丽莎一起去言宅探望言战的时候,云中天没有去,他忙于云氏满目疮痍的欧洲市场,也忙于自己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的父亲。

  “你去哪家医院复查?”

  “……”言战问了一下顾双城,回答道:“吴定慧女士的私人诊所。”

  “这么……是么。”云中天思忖片刻,“我父亲也在那儿。”

  “云老爷子怎么了?”

  “你去探望他一下吧。我会告诉保镖的。”

  “……你大概很不好受。真难得啊,能看到云总气息奄奄的样子。”

  那头的云中天低笑一声,“我定个位子,晚上一块吃个饭吧。”

  “嗯。”言战挂了电话,顾双城开口问:“能走了吗?”

  “久等了!”言战心情颇好的刮了一下顾双城的鼻子,顾双城推着轮椅,缓缓的出了大门,走进园子里,沿途的女佣们皆是一脸安心的喊道,三小姐,下午好,言战亦笑着应过去。

  上了车,言战又问:“老家怎么说?”

  “三位叔公有些生气,那补品都快堆成仓库了。其余倒是没什么的,都盼着你早点把那事儿给平了。”顾双城抽出手帕,擦了擦言战鼻尖和额头的细汗。

  “什么事儿?”

  “你说呢?”顾双城捏了一下言战的脸颊,又亲了一下她的唇,对司机说:“开车吧,慢着点儿。”

  “这得看人家克里斯闹没闹够,他要是没闹够,我这回挨刀,下回挨枪子儿,再下回挨大炮!”

  “你怎么这么没心呢!那一刀是戳进狗肚子里了!你还笑的出来!?”顾双城把言战搂在怀里,又不敢像平时那样拧她几下解气,最后只好咬住她的唇,撕扯了片刻,言战倒是笑得更欢了,她推拒着,微喘道:“被人捅一刀多稀罕呀,何况是我言战被人捅一刀,那就更稀罕了!”

  “你!”

  “别咬啊,再咬我的嘴唇就被你吞下去了。”言战慢悠悠的闭上眼睛,靠在顾双城肩膀上,轻轻的说:“到了叫我。”

  “……”顾双城无奈的笑了笑,车行百里便停在了一处雅静闲逸的小石林外,司机见到了诊所的后门,就转过头冲顾双城小声的提醒了一下,顾双城在言战耳边轻轻的唤道:“到了……起来。”

  言战眯缝着眼睛,继续装睡,顾双城舔了两下她的眉头,“到了、起来。”

  “我睡着了。”言战说。

  “真睡着了?”

  “嗯。”言战话刚落音,顾双城就将她从轮椅上抱起来,言战轻叫一声,“真轻啊。”顾双城在言战耳边叹道。

  “……”顾双城把言战从车上抱下来,言战睁开眼睛,入眼的全是青葱低矮的常青树,个个被修剪的精神灵气,像是一个个刚从宴会上回来的绅士。小石林的高处伫立着几只黑色的鸟儿,它们一动不动的盯着被顾双城抱在怀里的言战。顾双城每踏一步,抱得就更紧了一些,顾双城问:“这样抱着,疼吗?”

  “有点疼,别抱这么紧。”言战打了个哈欠,那些黑色的鸟儿依旧注视着这个脸色苍白的女人。

  在这恍若春日的阳光里,言战把半张脸都埋进顾双城脖子上松松垮垮系着的围巾中,那鼓起来的、一圈又一圈的围巾,既温暖又染透了顾双城身上的气味,熏熏然的,言战当真舒服的打起瞌睡来。

  六个保镖分别站在两人身前、身侧和身后,这小石林看着不大,可真要穿过去直入诊所内,还是费些脚力的。顾双城低头一瞧,言战的侧脸拱入绒绒的围巾里,小鼻子、小嘴巴都瞧不见了,眼见着是真睡上了,她轻唤一声,言战果真没理会她。

  言战是半眯着眼睛,模模糊糊地,她能瞅见小石林里的那些树影花枝,还有那些站定不动的黑色鸟儿,介于睡着和醒来之间,一些从肚子上的伤口窜上来的痛感缓缓的流入言战开始变得温吞的脑子里,她半睁开眼睛,似是睁开右眼瞧了一眼……

  言战?快醒醒,言战?

  言战听见言忱在唤她,甚至能清晰的感到言忱温暖而粗糙的指头在她脸上轻揉,她睁开了眼睛,言忱就近在眼前,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单薄瘦小的孩子,而言忱仍是大人的样子,言忱抱着她,喋喋不休的说着。

  大哥,你又来找我玩吗?可是我不能陪你玩,我受伤了,现在要去复查。

  如果你是我在怀里,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伤。没人能保护得了你,唯有我。

  我不再是个孩子了,大哥。

  不,你是个孩子,你一直被顾双城所蒙骗,她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言战,跟我走,好么?

  大哥……

  言战想要推开言忱,却发现自己的的确确变成了一个小胳膊小腿的孩子,她咬了一口言忱的手背,从他怀里跳下来,落在冰冷的地面上,言战低下头,又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她和言忱站在望不到尽头的冰原里。

  冷风猎猎的吹拂着言忱墨黑色的短发,他轻抚似的拍了一下言战的头顶,说,看着我,言战。

  言战不确定的看向此时双眼含泪的言忱,又堪堪的后退两步。

  看着我,言战。

  言战知道这一定是个梦,言忱从未像这梦里这般被脆弱腐蚀到难以分辨的面目。真实的言忱,真实的言忱……言战恍然发现言忱的脸就贴在她的脸上,她能确确实实的闻到言忱身上的雪茄味和白兰地味道。言战半是惶恐半是留恋的拥住言忱,怀着一份侥幸的希冀,她真有些希望言忱还在人世。

  我很想念你,言战。非常想念你。

  除了我妈妈之外,你是我最重要的家人。你并不仅仅是我的家人,你还是我的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伙伴。我总惹你发火,让你担心、为难和无奈,然而你却不遗余力只为让我成为更优秀的商人。

  言战每说一句,那黑钻般的眼泪就一颗一颗的从言忱的眼眶里滚落,言战也不自禁的哽咽起来,断断续续的说,无论你是生是死,我都将忠于我的允诺,你的事业就是我的事业。我发誓。……所以,求你,求你,别再折磨我,我要和双城在一起。

  她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

  不,不是!她不是!

  她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

  不,不是!大哥,她不是!她爱我,就像我爱她那样!

  那么,为什么你不敢睁开眼睛看看她?

  我敢!

  那就睁开眼睛啊?看看她,看看你的顾双城,究竟是什么样子?现在!

  言战立即转过身去,朝冰原那一头跑过去,喊着,够了!我要离开这儿!

  没跑多久,言战就浑身无力的坐倒在地上,言忱从冷雾中缓缓走过来,他轻而易举的将言战抱起来,言战泄气的捶打着四周冰冻的空气,吼道,我要离开这儿!

  跟我走。

  大哥,我不会跟你走。你已经死了。

  那就……和我……一起……

  还没等言忱说完,言战就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霍然地从梦境中挣脱而出!

  突兀而又沉重的咳嗽声吓坏了正抱着言战下台阶的顾双城,言战痛苦的呜咽一声,顾双城连忙凑到她眼前,喊道:“言战?言战?看着我,看着我。”

  “我不能和你一起死,不能,不能……咳咳!咳咳!”含糊不清的一些字从言战口中蹦出来,她睁开濡湿的眼眸,顾双城焦急的脸庞映入心房,刚才似乎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又恢复了跳动,言战猛然清醒,她张张嘴巴,四处看了看——

  “我们现在到一楼去复查。这是VIP区,没有其他病人。”

  “我睡了多久?”言战问。

  “十四分钟。”

  “……”言战抓了一下顾双城的胳膊,“放我下来。”

  “你的双腿在发抖。”顾双城想用自己的额头贴一下言战的额头,言战却立即侧过头去,肯定道:“放我下来。”

  “你……又梦到了言忱?”

  言战诧异的看向顾双城,“……”

  “他想拖你下地狱,是吗?我问过言赋,他说从警局出来的时候,你确实非常心不在焉,才会让那个女粉丝有机可乘。”

  “……别再说了。”

  “他在梦里都说了什么?”

  “顾双城!”

  “你让他从梦里出来和我争?只敢在梦里和我争?”

  “你在胡说什么?!”

  “是。我确实在胡说。你在我怀里,而他却能轻而易举的钻进你的梦里,让你像个可怜巴巴的白老鼠一样发出怪诞的咳嗽声!该死的,我刚才差点被你吓得……”顾双城看向言战被眼泪晕染的眼眶,她顿了顿,“我尊重死者。”

  “放我下来。”

  “不。”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我不!”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不!不!”

  恰似梦境中抱着言战不停向冰原另一头走去的言忱,言战张大嘴巴,就这么怔怔的望着不肯放自己下来的顾双城,她停顿了几秒,在争执不下间,她竟然从顾双城脸上看到了几分肖似言忱的影子,她再次吼道:“放我下来!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

  “…………”

  “别碰我!”言战的一只手捂住了左眼,另外一只手用力猛推着顾双城,“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不,不,不,不,不!!!!”

  “别碰我!”言战像是在梦里咬言忱的手背一般,咬了一口顾双城的手背,她双脚软趴趴的踏在地上,靠着诊所里淡白色的墙壁,认真的比划着手势,说:“别碰我。别碰我。”

  “……”

  顾双城不再说话,言战微微颤抖的身体就这么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她微微向后缩去,就是不肯靠近顾双城半分。

  她从脚到头的望了顾双城一眼,视线又在她戴着黑色手套的双手上停了一下就顺势低下头去。

  “我有点不舒服……”言战恳切的望着地面,又加了一句,“是真的不舒服。”

  “……”顾双城知道言战复原的不错,但是睡眠极其不好,半夜里总是出冷汗。

  言战静默的靠在墙边,双手捂在唇间,偶尔哈一口热气,倒真像个刚从冰原里走出来的人。

  顾双城也感觉到一丝凉意从走廊的窗户里钻进来,她脱下手套,用双手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脸,不时望一眼言战。她不想无端的违逆言战,让她这副病颤颤的身体再因为愤怒而摇摇欲坠,顾双城望着言战,言战则望着冰冷的地面。

  这走廊上虽说没有其他病人,但是有护士在走动,有护士一眼就认出了言战。她们在议论言战是不是恋|童|癖时,顾双城看到言战的手指不自觉的动了一下。

  那苍白的手指如同折翼的雏鸽,纤纤一动。

  当第五个护士经过时,言战抬起头来,冲那个护士笑了一下。

  “真的是言战……”那位护士微微怔住,唏嘘的低声说。

  “……”言战随即看向顾双城,“我们去复查,现在就去复查。”

  顾双城没有抱言战,言战也没让顾双城抱她,接下来做检查的时候,言战都是自己缓慢的走来走去,顾双城面无表情的站在言战身边,她无从得知言战刚才究竟梦到了什么,而言战显然不想对她多说半个字。

  “言小姐,恢复的很好……”医生笑眯眯的说着,言战点了点头,心不在焉的听着医生说话。顾双城听医生说得差不多了,就推着轮椅走进室内。言战大约是检查过程中的确走得有些累了,就半是顺从的坐到轮椅上。

  “我自己来。”两人出了诊室,言战抬头看向顾双城。

  “什么?”

  “我自己来,反正这轮椅是遥控的。把遥控器给我。”

  “……”顾双城立即把双手伸进轮椅后面的袋子里,学着孩子找玩具的不耐烦劲儿,捣腾了半天,才把遥控器扔到言战手里,“给你。”

  “谢谢。”言战拿着遥控器,顾双城摊开双手,建议道:“言小姐,我先回家?”

  “……”言战低着头,摆弄着遥控器,她犹豫了一下,“你先回家吧。”

  顾双城眉头瞬间凝住,她没想到言战真会这么说!!她张了张嘴,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来回走了三下,猝然开口道:“我根本抵不过言忱给你的一个噩梦吗?!!!”

  “这不是你的原因,也不是我大哥的原因,我只是……”

  “他说了什么?”

  “没什么。”

  “你的眼睛可不这么说。”

  “去吧,回家去!我晚上会回去吃饭的。”

  “……”顾双城摇了摇头,她转过身,大踏步的离开病房。

  言战盯着她的背影,张了张嘴,可就是叫不出她的名字来,有什么噎在她的嗓子眼上,让她万分的……万分的……言战一只手抚住额头,对保镖说:“我们去云老爷子的病房。”

  保镖们点头,一行人上了电梯,到了三楼,一位年轻漂亮的护士已经等在电梯口,她笑着说:“言小姐,云老先生的病房在这边301室。”

  ——“叫护士把我父亲病房里的花儿都搬出来吧,一溜排的花,看得人眼花缭乱。”云中天正在去吴定慧女士私人诊所的路上,车窗外的天色已经渐入黄昏,他估计言战已经复查完了,便打了个电话给护士长,“是的,言战言小姐会去探视我父亲。她过来了吗?哦,还没有?”云中天看了一眼手表,再复杂的复查也应该做完了,“那就麻烦您打内线提前让护士告诉她一声,我父亲的病房在四楼407室。我忘了和她说了,这会子她的手机也打不通,可不能让她敲错门。好的,好,再见。”

  云中天把车停在路边,正好赶上下班高峰期,条条马路都是寸步难行。他立刻拨通了保镖的电话,吩咐道:“言战若是来了,别让她呆太久,省得她难过。探视完了,你们和言家的保镖一起,把她小心的护到【香溢馆】,就说,我在那儿等她吃晚饭,一定得赏我这个脸。这边太堵了,我去不了医院了。”

  吩咐完之后,他又再次拨打言战的手机,可那头依旧无人接听,望着愈黑愈沉的暮色,他的心没来由的揪了两下。

  作者有话要说:圣诞快乐。

  李小海,你昨天叫我加更我看到了,但我身体不舒服,尽管我真的很想干。

  有一位叫痒的读者,也许还有一些其他读者,觉得我哪些台词或描述有些翻译体的话,嗯,我想说,我本人在难过伤心或者和亲密的人说话,或者用心向我在意的人表达一些事情和感情的时候,我自己本人说话就是那样的。这一点,我自己也注意到了。可能我回过神来,会觉得那样挺娘,挺……反正我自己不太喜欢自己那样,有点别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时那刻,我就会那样表达,包括和在意的人吵架。

  可能因为我个人的习性,导致文章里有些句子会成这样,不知道那样算不算翻译体,痒、单色,你能指出来有哪些台词和段落是那样的吗?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半步猜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