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571章 我不参加

  第571章我不参加

  程若清深呼吸,又接着道:“你妈在上海结婚,你爸在北京,选了同一天,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刻意,你爸希望你去参加他的婚礼,你妈也希望你去参加她的婚礼!我无法做主,来征求你的意见!”

  说出这话的时候,程若清也知道会给程灵波带来多深的伤害,但,有些事,总要去面对。

  程灵波完全恍惚了,似乎脑海里一片空白,她的视线望着裴启阳的手,似乎在刚才,她看到他的手握成了拳,却在她恍惚的一瞬间,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那一刻,程灵波的思绪整个飘回身体,仿若刚才,已经升天。

  房间里很安静,灯光柔和温馨,程灵波却感到全身手脚冰凉,仿若身处北极,很冷,只有被握着的这只手,带来些许温暖和安慰。

  程若清的视线望向两人交握的手,眸子里划过一抹说不出的深意。

  裴启阳没有回避,就这样紧紧握住了程灵波的手,此刻他的面容清冷了许多,灯光下的面容朦胧华美,只是眼中闪过一抹凌厉,张了张嘴,想说,却还是闭上了!

  “启阳,你有什么想说的?”程若清看他似乎想说话,于是问了。

  裴启阳看了一眼程若清,这才转过脸来看灵波,看到她此时微垂的眉眼,手冰凉的不成样子,他手再大再温暖,似乎也温暖不了这冰冷的小手。裴启阳又面向程若清:“姑姑,前天晚上灵波高烧了,在医院打了一夜点滴,一夜说梦话!”

  他说这话别有深意,望着程若清的眼睛,直奔眼底深处。

  程若清何尝不懂,眼眸一紧,心疼地把视线转向灵波。“灵波........”

  裴启阳的意思很明了,灵波的承受能力没有到了固若金汤的地步,她不是金刚不坏之身。

  裴启阳不知道程灵波的父母到底做过什么,让她宁愿说自己是孤儿也不愿承认自己的父母健在。

  世间,谁,愿意诅咒自己的父母早逝?

  若不是伤到骨髓,怎么会说出这样绝情的话,况且她再冷漠,也不是真的不念旧情的人!

  她的父母到底做了什么,让她这样悲凉?这样绝望?让她年纪小小就养成了那样冷漠而独立的性子,傲然物外,却又自卑可怜。是什么样的伤,让她一个小小的女孩那么小就会当众孤独?

  如今想来,暴食症,轻微自闭症,叛逆,特立独行,那不过是家庭环境飓变导致的孩子跟着心里也发生了变化!而程灵波的父母尤为突出,根本没有顾及到程灵波的感受导致一系列问题的出现。

  八岁跟随程若清,至少在裴启阳在同城的两年里,不曾见到程灵波的父母去过桐城,如今他们结婚,想要灵波去参加婚礼,裴启阳只觉得这是个笑话!

  而这是家务事,裴启阳无法去说什么,他只能说出那个理由,希望程若清不要逼灵波,一切都看灵波如何去定夺了。

  可是程灵波却开口问道:“姑姑,你想我参加谁的婚礼呢?”

  爸爸结婚,妈妈结婚!他们还真是冤孽,就连离婚再婚,各自换了伴侣都是同一天结婚,这个时间,也只有程力行和商如婉这样一对离异夫妻干得出吧!

  程若清没想到程灵波会问这样一个问题:“灵波,姑姑知道这很难为你!”

  “姑姑,之前我早就说过,从此和他们老死不相往来,他们生死,都不是我程灵波该管的事。您,为何要这样逼我呢?”语调很轻,不是质问,只是平白的直诉,语调那样的清凉冷寂:“我,去和不去,能改变什么吗?

  程若清也知道这的确很为难灵波,但这关系到程家的脸面,她有心爱这个孩子,维护她不受一点一点的影响,却还是很难做到。

  整整两天,他跟父亲,哥哥抗争,最后的结果都是要灵波参加婚礼!因为孩子在,程力行的这个婚,才算是结的幸福,连唯一的女儿都在支持他再婚,程家想要营造一种氛围,那就是继女跟继母和谐的家庭氛围,只是这可能吗?当然,这都是程家的如意算盘,只要程灵波参加程力行的婚礼,程家就在无形中就赢了商家也赢了商如婉。

  程若清当时是拒绝的,她对父亲和大哥程力行说:“我会告诉灵波,我告诉她这件事,不是为了你们,而是避免你们更深的伤害他们!既然当初说好灵波由我抚养,我是监护人,灵波就等同于我的女儿,你们这些年对她的关心几乎为零。想要灵波为你们长面子了想起她来了,凭什么孩子就得随传随到?我知道我今天不去说,你们也会去说,那样还是受到的伤害更深!所以我说,但我还是那句话,不要去打扰她,她现在十八岁了,完全有能力决定自己的人生了!要不要跟你们来往是她的事,希望你们有点人性,真心为孩子想想!”

  程家老爷子听到这些话一声爆吼:“一个丫头片子有什么想法?又没少她吃的没少她喝的,身为程家的人,就得保程家人的脸面!不能让商家看扁了!”

  “你们跟商家斗,为什么要扯上灵波?父亲,哥哥,灵波不是你孙女吗?”程若清质问着。“你知道我为了在灵波心里为你们挽回形象有多努力吗?可是孩子大了,有分清事实真相的能力了,你们真的太让人失望了!这次事情过后,我不会再回北京,灵波哪里你们若是再去打扰,我会让她去法国留学!”

  “你反了你--”

  “父亲,你现在也有孙子了,就不要再逼灵波了!反正你也看不起女人,又何必呢?”程若清笑得十分凄凉。“我走了!您多保重”

  程力行整个过程没说什么话,只是很沉默。

  “你,去把那丫头叫回来,以为考上美院就翅膀硬了,结婚那天,我要看她叫新媳妇妈妈!新媳妇可是来自大门大户,又是咱家的功臣,没结婚就给程家生了孙子,肚子真是争气!”程老爷子丢给程力行这个难题的时候,程若清刚走到门口。

  她清晰的听到了程力行对着父亲说了一个字:“是!”

  “姑姑告诉你这件事,至于去与不去,你自己来决定!”她看着灵波这张小脸,想起她三岁的时候,那时候的小家伙,有着一双格外的大的眼睛,胖嘟嘟的,见谁都笑,毫无烦恼,无惧无畏。可是,最后,这孩子,竟然不会笑了!

  “我不参加!”程灵波站了起来。“姑姑,对不起,我谁的婚礼都不参加!不是我结婚,没必要出场,当然我就算我结婚,也不想他们参加我的婚礼!过去和未来,我程灵波跟他们没有丝毫的关系,他们也只是生了我而已,这跟母鸡下个蛋踩碎了没什么区别,所以,我就是他们碎了的蛋,以后别让他们来找我!”

  至始至终,裴启阳一直握着程灵波的手,不肯放开,他此时很固执,很心疼灵波,父母结婚,都要她去参加,还真是可笑!

  “好!”程若清只能点头,看着灵波拼命隐忍的样子,突然眼底就湿润了。“姑姑会把这话带到的!”

  程若清,很想再看到灵波像以前一样笑得明媚,毫无烦恼。

  “灵波,你在门口等一下,我有几句话跟启阳说!”程若清对程灵波道。

  裴启阳还握着灵波的手,有点不想放开,他怕他一松口,她就跑了!

  “姑姑,你等一下!”裴启阳拉着灵波的手,走出房间,然后走到走廊,扳过她的身子,对上她的眸子。

  程灵波望进他一双深邃而充满心疼的眸子里,那里,有着浓浓的心疼。

  “等我,一分钟,不许走,然后我们一起回家!”他说道。

  没有回答,她选择了靠在走廊的墙壁上,似乎在寻求支撑,这样的灵波,让裴启阳更是心疼,他迅速地低头,亲了下她冰凉的唇。“乖,不要胡思乱想,还有我!知道吗?”

  直到那一刻,程灵波才知道,自己被伤的太重,却因为裴启阳的一句话,而枯死的心扉多了抹温暖的力量。

  她对亲情失去了信任,唯一的亲人只有姑姑了!连程乐都不再是当初的程乐了,程家只有姑姑一个人是她的亲人了!

  当然,她还有裴启阳,尽管她不知道会拥有多久,但她从来也不奢望太久,因为这世间,真的没有永恒。

  程灵波点了点头,裴启阳才进了房间,“姑姑,什么事!”

  程若清没说什么,只是拿过一个纸袋,抽出里面的东西来,那是一本影集,年代似乎很久远了。她翻开第一页,那是一张白天照,黑白照片,那上面一个婴儿,有着大大的眼睛,那是一双猫眼,笑起来的时候格外漂亮,她宠着镜头笑得那样无忧无虑。

  第二页是一张一岁照,同样的笑容,无数张,都是三岁前的样子,每一张都带着这样的笑容。

  “这,这是灵波小时候?”裴启阳看着这照片,难以置信的问道。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天晴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