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566章 我会让你快乐

  第566章我会让你快乐

  十指交缠,四肢相贴,负数的距离,那妙不可言的感受,让他和她都留恋的美丽的感受,他卖力地在她身上留下一个个轻吻,随着她低低地轻吟,两人一起体会彼此充满的安慰和快乐!

  夜,本来真的很寂寞!

  两个寂寞的灵魂交汇,谱写出一篇优美的颂歌!

  渐渐的,他吻去了她所有的眼泪,带着她,一步一步想着山巅之端爬升,一步步接近那山的顶峰,山峦叠嶂的顶峰,终于,五彩霞光在他们周围绽放,炸成绚丽无比的色彩!

  她似乎忘记了一切的烦恼,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思绪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想了!只想沉沦,沉沦!

  她已经认不出喉间逸出的媚音是否为自己所有,只知道身体在他的吻一点点的绽开,在他的唇下一寸寸的燃烧,最终化作升腾的焰火,绚烂盛放。

  黑暗中,他终于停下来,抱着她,将她整个人抱在自己的怀中。

  等到一切都安静下来,只剩下呼吸声和心跳声时,空气里弥漫着一种特殊的气息,程灵波靠在他被汗水濡湿的胸膛上,轻声道:“你为什么不问我?”

  裴启阳只是叹了口气,“丫头,你是说,你隐瞒我你是孤儿这件事吗?”

  “嗯!”

  裴启阳拥住她,温柔地开口:“那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

  “他又有了孩子!”她说。

  “我也有弟弟妹妹,听说我爸爸还有个前妻,我爸跟我妈相敬如冰,二十多年如此,家里毫无温度,可是这些都和我没关系!那是他们的生活!他们自己选择的,就该有承担后果的勇气,轮不到我们做晚辈的来买单,不是吗?”

  程灵波不说话了,心里知道这是安慰,却也是道理,可是她却为程力行和商如婉失败的婚姻不只一次的买单!

  感觉到程灵波呼在自己胸口的气息一滞,裴启阳轻笑,“别人的爱情,别人的生活,婚姻都和我们本身没关系!我们自己快乐点就好了!”

  “会这样吗?”她不觉得快乐!

  “我会让你快乐!”他说。

  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他看着她,就忍不住想要把她藏起来,实在不想一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这个丫头,总是让人心疼。可是,他选择了出国,她会怎样?这一刻,裴启阳动摇了!

  “没有人可以坚持一辈子!”程灵波冷声道,“人都会厌倦的,包括你,包括我,永恒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奢侈!”

  她不是拘泥世俗的女子,和裴启阳之间的情事她不会后悔,那样的两情相悦她没有理由拒绝。

  何况,不给他,也许会给别人,就是这样!

  裴启阳听着这样消极的话,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只能拍拍她的后背,“多数人是这样的,审美会出现疲劳期!有的人熬得过,懂了感情的真谛,有的人不懂!”

  “嗯”程灵波安心的靠在他的怀里,熟悉的气息安抚着她的不安,真想就这样沉溺下去,不再理会任何纷扰。

  不知过了多久,她还不睡,他皱眉,轻声道:“不睡?要不再来一次?”

  她愣了下,点头。“再来两次吧!”

  “呵呵--”他轻笑,真是庆幸自己捡了个宝。“丫头,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可能会把我榨干的?”

  “一夜三次就撑不住吗?”她似乎找到了元气,说出的话,也整个充满了战斗力。

  “我怕磨破了!”他笑。

  “那就镶钻吧!”

  “呵呵呵,有力气了?不伤心了?”

  “还行吧!”

  “呵呵,我就知道我的姑娘一身魔性,不会被这点小事打击到的,看来我得卖力些,不然会被笑话不行的!”

  一夜三次,程灵波睡着是睡着了,可是半夜突然就开始发烧,莫名的全身滚烫起来。裴启阳抱着她越来越烫的身体,终于惊醒。

  开灯,就看到她的脸红红的,额头也是很烫!

  裴启阳惊了下,听到程灵波呢喃着什么,嘴里迷迷糊糊中呢喃着什么!

  该死,真的发烧了!怎么就突然发烧了!

  他只好拍醒她,“丫头,起来!”

  可是,程灵波根本不听,继续闭着眼睛,裴启阳帮她穿好衣服,脑子里在想到底什么原因让她发烧了,难道是做完洗澡,凉了汗?

  呃!

  来不及细想,就抱着程灵波下楼,送去了医院。

  量了体温,医生过来,皱着眉对裴启阳说:“风寒,房事过度,精神受了重创。最近一段时间最好不要离开人照顾。一直说梦话呢!是不是被人性侵犯了吓得?”

  裴启阳听到此话,目光倏地犀利,瞪着那医生:“什么性侵犯!那是我老婆!”

  “你老婆?”这下轮到医生等着裴启阳了。“太年轻了吧!小年轻以后悠着点,别做那么猛,身体是自己的,半夜送来医院,这不是劳命伤财吗?”

  “打针退烧,你管我劳命伤财,我劳我的命,伤我的财,你开药提成,你管这么多闲事做什么?”

  那医生看着裴启阳火冒三丈的样子,顿时不说话了!

  吩咐护士打了针,程灵波被安置在病床上。

  此刻,睡着了!

  那张小脸上一双眼睛肿的像核桃,脖子上,锁骨上深深浅浅的青紫色痕迹,那是他激情时留下来的,看着她这样子,他竟有些懊恼,自己是不是太用力了,难道真的是做多了?

  可是他觉得最重要的还是程灵波知道了程力行结婚生子的消息,这对于一个心里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来说真的是打击太大了!

  如果不是打击太大,程灵波这样的孩子不会在黑暗的夜里脆弱的要他抱抱她,她的心里如果不是苦到了一定的程度不会如此!

  看着她,他低下头,轻轻的握住她的手,看着点滴一点点滴入她的血管里!

  如果不是亲眼看过她最胖的样子,一定不会跟她此刻瘦下来的样子联想在一起,她现在,瘦的好似营养不良,那血管就在薄薄的皮肤下,如此的清晰可见。

  一个小时后,程灵波依然浑身滚烫,迷蒙间,口中不停地喊着:“爸爸!爸爸--”

  裴启阳听到这一声呼喊,忽然就觉得心一下子紧张地缩在了一起!自己的爸爸要结婚了,多年不管自己,灵波这丫头,真是太可怜了!

  他让护士送来了一瓶酒精,拿酒精给她物理降温,把手掌心,脚心都给一遍遍的擦着,又喂了水,点滴一直滴着,迷迷糊糊里,程灵波的手握住了他的手,怎么都不放开了!

  “爸爸--灵波很乖,别送我走!别杀我.........”

  那样可怜哀求的声音,终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觉得被她揉碎了。

  这个小傻瓜啊,他就知道她没有外表表现的那样坚强,他从程若清那里刚刚知道灵波八岁到了她身边,这些年,她跟她父母的见面次数加起来不超过十次。

  八岁,本该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年纪,可是她却被最亲的人送给了外人!

  “好了,丫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不要你,我要!”他顺了顺她的发丝,轻声在她耳边说道。

  半靠在狭窄的病床上,侧身端详着程灵波小小的面容,这丫头睡得很不踏实,身体不停的打颤,没几分钟一次,然后是一阵激烈的喘息。

  裴启阳身子一动,她就皱眉。

  他只好抱着她,而她,翻了个身,裴启阳帮她固定好针头,她就靠在他怀里,紧紧地靠着,仿若寻了世间最可靠的一个港湾,然后闻着他身上的气息,睡着了!

  只是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身体又开始轻颤,然后一阵抽噎,却不是哭,即使在梦里,这个丫头都不会真的哭,连抽噎都是无声的!

  这样的一幕,像鞭子一样,抽在裴启阳的心上,鲜血粼粼。

  一整个晚上,他都把她抱在怀里,不停地拍着她的肩膀,哄着她,在她耳边低声说着话。

  他知道程灵波是个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女孩,他真的很心疼,无比的心疼她,一遍遍的喊着她的名字:“灵波,我在!我一直在!”

  就这样,一整夜安慰,打针,物理降温,程灵波的体温才在天亮后降下来了,裴启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程灵波清晨醒来时,只觉得全身痛的难以招架,发烧后,骨头缝似乎都疼!

  “醒了,丫头?”

  “这是哪里?”程灵波似乎没反应过来,情绪还有点低落,所以听到裴启阳的声音又看到满屋子的陌生一时间有点怔然。

  “你发烧了,昨晚一直做噩梦,现在怎样了?”裴启阳柔声问。

  程灵波反应过来,极轻缓的呼出一口气。“这是医院?”

  “是啊!丫头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啊?昨晚你可是抓着我让我抱你一整夜,你非要来三次,结果害我被医生误认为虐待狂,性侵犯你,这下好了,我一世英名都被毁了!”调侃着开口,没有一时一刻不开玩笑的,只是望着她的眸光中充满了温柔和心疼,“等下你得去医生那里解释下,告诉人家,昨晚可是你主动的,我可不想把你做到发烧。”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天晴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