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211章 我认罚

  青衣的声音虚弱,很轻,却很坚定。

  墨安晏的剖白确实令人感动,可是再感动,青衣也没办法忘记,他跑向梅嫣然的背影,可自己肚子里生命流逝的痛苦。

  有些事情,不是终于察觉到后悔就可以的,不是想要重新开始,她就能顺着他的心意,开开心心地可以重新开始的。

  墨安晏也许真的经历过痛苦的心路历程,总算发现了自己的内心,可是,迟了……

  青衣的身影没有动弹半分,仍旧背对着他,如同凝固了一般。

  如此绝决的姿态,让墨安晏的心疼痛不已。

  青衣向来洒脱干脆,她的心会多么痛苦难受,才连看他都不愿意?

  “好,我走,你好好休息。”

  墨安晏给青衣往上拉了拉被子,才慢慢地站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出病房。

  门,轻轻地关上,病房里安静得落针可闻。

  青衣浑身疲惫,脸颊下的枕头,一团团水迹,冰凉彻骨。

  病房外,墨安晏仍旧坐在那里,他说他走,只是不想影响到青衣的情绪而已。

  他哪儿都不会去,从现在开始,他会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哪里,都不会去……

  ……

  回去的路上,墨君夜和顾明意的情绪都不高。

  “小姨和你小叔,不会有事吧……”

  顾明意心里还是放不下,小姨躺在病床上,现在应该是生理和心里都最脆弱的时候。

  她刚刚是不是应该留下来的?

  墨君夜瞥了一眼顾明意,手中方向盘一打,车子变了方向,往另一条路上开去。

  “要去哪里?”

  墨君夜勾了勾嘴角,“带你去放松放松。”

  墨君夜带顾明意来的,是一家桑拿会所。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顾明意都愣住了,他怎么会带自己来这里?

  “好好蒸一蒸,做个按摩,心里不要想太多,你就是太喜欢操心。”

  墨君夜拉着她走进去,等到顾明意换好了衣服,走到大厅里,人都还有些蒙蒙的。

  “不回去吗?阿泽一个人在家呢。”

  “一会儿我们就回去,来。”

  墨君夜直接将她拉进了一个房间里,炽热的高温劈头盖脸地袭来,热浪滚滚,让顾明意瞬间就忘了在想什么。

  靠在墨君夜身边坐下,顾明意感受着热浪,只觉得身上每一个毛孔都打开了,一些郁积在心里的郁闷,也随之排了出去。

  “小叔大概,已经知道自己的心了,他绝对不会伤害你的小姨。”

  墨君夜懒着她,“你总该相信你小姨吧,她可不是个会吃亏的主。”

  顾明意靠在他的身上,手将墨君夜的手握住,一根一根手指无意识地摆弄着。

  “小姨做错了什么?她为了你小叔的安全,自愿成为保镖,想要护他周全,可是结果,却连孩子都没了,还是在你小叔的面前……”

  顾明意知道这件事也没办法怪墨安晏,可是连她都觉得,墨安晏难辞其咎,更何况小姨这个当事人了。

  墨君夜心里也很纠结为难,他当然希望小叔能够如愿以偿,可是……

  “好了好了,不去想了,这件事我们只能做为旁观者,我保证,不会插手去帮小叔,可以了吧?”

  他伸手揉了揉顾明意的脸颊,“这个屋子的温度够高,我喜欢,我们比谁能熬住后出去。”

  “……”

  顾明意的脸立刻就苦了下来,“你知道我怕热的。”

  “嗯,我也怕。”

  哪有这样的……

  墨君夜的头凑过去,轻轻地凑到她的耳朵旁边,“赌注是,先出去的,要无条件服从后出去的人的要求,什么都行。”

  说完,他竟然在顾明意的耳垂上舔了一下,要多邪恶有多邪恶!

  顾明意立刻感受到了他的不怀好意,捂着耳朵往旁边坐一点,“别过来,靠太近了会热!”

  “哈哈哈哈,老婆,这就耐不住了?看样子,这个赌约我是赢定了。”

  ……

  然而墨君夜没想到的是,顾明意有时候固执起来,那真的是……,太固执了!

  “撑不住就出去歇歇,好不好?”

  墨君夜忍不住开口哄着她,顾明意却摇了摇头,“我没事。”

  没事个鬼啊!

  顾明意的脸颊爆红,身上的衣服,胸前和后背全部湿透,脸色都白了!

  “我陪你一起出去,咱们休息休息去好不好?”

  “不好,一起出去,那就是平手……”

  墨君夜无语,“我输了行不行?你赢了你赢了,走,赶紧出去。”

  结果走到门口,顾明意非要墨君夜先跨出去。

  墨君夜又好气又好笑,只能自己先跨出去,等他回过头来,却发现顾明意的腿都软了,整个人都要往地上倒。

  他赶紧一个箭步上前,将人抱在怀里走到凉爽的地方,冷毛巾敷在头上,有拿了水来小心地喂下去。

  过了一会儿,顾明意才渐渐缓过来,脸色仍旧苍白,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赢了。”

  “……是,你赢了。”

  墨君夜服气了,看着她灿烂的笑容,忍不住搂过来狠狠地吻上去,好一会儿才肯放手。

  “你知不知道我快吓死了!”

  “嘿嘿嘿……”

  顾明意似乎还挺高兴,搂着他的胳膊笑出了花儿,这个赌约,她可是有用的。

  无条件地服从自己一个要求吗?她正好,有这么一个要求呢。

  ……

  从桑拿会所出来,顾明意神清气爽,仿佛身体都干净通透了许多。

  “赶紧回去吧,我想阿泽了。”

  几天没见到宝贝儿子,顾明意恨不得飞回去。

  墨君夜心里有些醋意,他可没听过这个女人说她想自己了。

  等到回到家,时间已经不早了。

  顾明意第一时间去了阿泽的房间,小家伙还没睡着,看到了她,立刻眼睛一亮从床上坐了起来。

  “妈妈,你回来了?”

  “是啊,妈妈想你了。”

  顾明意温柔地抱着儿子,觉得整个人都满满涨涨的。

  阿泽是她的心肝宝贝,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看到她,顾明意就会很满足,很感谢上苍。

  因此,她更能够理解小姨的心情,那真不是随便说说就能过去的事情。

  摸了摸阿泽的头,顾明意让他重新躺下,扭亮了台灯给他讲了一个睡前故事。

  等到故事说完,阿泽也已经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

  灯光调暗,顾明意轻手轻脚地将书放下,起身在阿泽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晚安,我的宝贝……

  走出门,顾明意发现墨君夜并不在书房。

  卧室里,有隐隐的亮光传出来,她走过去推开门,结果险些喷笑出来。

  “你这是……,在做什么?”

  靠在门框上,顾明意看见那个男人躺在床上,下半身盖着被子,上半身啥也没有,露出精壮结实的肌肉。

  嗯……,目测……,下半身似乎也什么都没有。

  墨君夜朝着顾明意飞出一个刻意的媚眼,拍了拍床边,“来吧,不是我输了吗?今天晚上随你折腾。”

  顾明意趴在门框上笑,一边抖着肩膀一边将门关上,她实在不想让人看到墨君夜现在的样子,太幻灭了。

  笑了好一阵子,顾明意才停下来,擦了擦眼泪。

  “如果你想逗我笑,你成功了。”

  墨君夜的脸黑了,“我很认真的。”

  顾明意笑得才停下来,忍不住又开始抖肩膀,等到她走到床边,被墨君夜拽着一把拉到床上按住。

  “还笑,嗯?”

  低沉的声音让顾明意感到危险,立刻特识相地闭上了嘴巴,“不笑了。”

  男人宽厚的肩膀就在她的上方,充满了侵略的气息,顾明意身子抖了抖,“真不笑了。”

  墨君夜的眼睛眯起来,恨不得一口将这个女人吃下肚子里才好。

  她睁着眼睛,怯怯地看向自己的时候,让他更加忍无可忍。

  忽然,顾明意口袋里的电话响起来,让墨君夜危险的眼神顿了一下。

  顾明意立刻掏出电话放在耳边,“喂?”

  “姐姐?你睡了吗?”

  “明玥啊,还没有,有事吗?”

  顾明意推了推墨君夜的身子,想让他起来一下,结果这家伙非但不让开,反而干脆整个人压下来,让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姐姐,你怎么了?”

  “没、没事。”

  顾明意要疯了,这男人果然什么都没有穿!

  “姐姐,明天你能陪我吃晚饭吗?我、我不想一个人去。”

  “去,哪里?”

  顾明意被压得死死的,话都说不顺畅,气得她忍不住去拍墨君夜的后背,这个男人,故意的吧!

  “常品希约我吃饭,我……”

  墨君夜耳朵尖,捕捉到“常品希”三个字,立刻就爆发了,直接将头伸过去,“她不去。”

  顾明意立刻用力将人推到一旁,“别听刚刚的,我陪你,你把时间和地址发过来。”

  说完,迅速挂掉电话。

  转身去看墨君夜,果然见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黑。

  “我是去陪明玥的,见你见过的,她人很好,很喜欢阿泽。”

  “可是还有另外一个人。”

  “哎呀那不重要,我只是去陪明玥的。”

  顾明意叹了口气,扑过去抱住墨君夜的腰,“别那么小气嘛。”

  墨君夜刚想眯着眼睛再说什么,忽然胸口一湿,他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连脚趾都忍不住蜷缩。

  低下头,看到顾明意像恶作剧成功了一样,抬走头偷笑着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好像藏着星星一样。

  墨君夜只觉得脑子里有根弦绷断了,哪里还顾得了什么顾明玥常品希?

  抱起顾明意扔在床上,现在,是属于他们的时间!

  ……

  等到第二天,墨君夜才发现他居然中计了,还是美人计。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给顾明意打电话。

  “不准跟常品希多说话,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你就负责吃就行了。”

  “好好好,都听你的。”

  一路开车到顾明玥说的饭店,走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常品希竟然已经在了。

  “小意?你怎么会来?”

  顾明意吸了口气,常品希今天穿得够正式的,看得出来他已经不像原来那样敷衍明玥了。

  那自己来干嘛?

  做电灯泡吗?

  顾明意瞬间就有了决定,“好巧啊,在这里遇到你,我有事情来这里等人。”

  她朝着常品希点点头,忽然拿出手机,装模作样地按了几下,“哎呀,怎么换地点了?”

  她抬起头,“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常品希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似乎没有从前那种想要追上去的冲动。

  一阵子没见,顾明意在他心里的分量,像是随着时间在慢慢减少一样。

  “常总……”

  门外忽然出现了另一抹身影,怯怯的声音让常品希心里微颤,转眼看过去,嘴唇下意识地抿起来。

  比起顾明意,他现在倒是变得在意起另外一个人了。

  “几点了?我都等了你半天了!”

  顾明玥立刻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路上有些堵车,下班高峰,我已经很尽快了。”

  “行了行了,坐吧,你别误会,这次是因为项目进行得还算顺利,所以请你吃顿饭,这是正常的流程。”

  顾明玥低着头坐下,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现在在工作的时候变得更加如鱼得水,可是面对常品希的时候,却越来越手足无措,甚至,不太想单独跟他相处。

  顾明玥的眼神时不时地往门外飘,心不在焉的样子,让常品希皱着眉拍了拍桌子。

  “看什么呢?外面有什么好看的东西吗?”

  “啊,没有,我就是,在等人……”

  “等谁……?”

  常品希话刚问出口,表情就有些不对劲。

  他的眉毛渐渐拧成了一个疙瘩,“……你在等,顾明意?”

  顾明玥的眼睛立刻睁大,像是不知道他是怎么猜到的,她还没跟他说呢。

  顾明玥的表情,让常品希明白他猜中了。

  刚刚顾明意哪里是来等人的,她分明是顾明玥找来的!

  这个女人,跟自己吃一顿饭至于还要找人作陪吗?难道自己会吃了她不成?

  常品希坐下来,脸臭得跟什么似的。

  顾明玥吓了跳。

  他实在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他要生气,是自己哪里没有做好,又惹到他了吗?

  没有啊,自己明明很乖,一句话也没有乱说。

  只是,这个男人生气的样子,依旧是那样的帅,狭长凤目里流露出的光泽,让人不想挪开眼睛。

  顾明玥为了不想露出花痴的表情,赶紧低下头。

  这一低头,常品希的脸更黑了。

  低头是几个意思?

  是不想见到他,还是害怕他?

  “咳咳咳……”

  “你生病了?”

  明玥听到咳嗽声抬起头,他的脸色似乎很不好。

  常品然见她抬头关心,脸色才稍稍缓了缓,“没事,不太适应国内的气候,想吃点什么?”

  “随便。”

  常品希目光冷凉,打了个响指,“服务生。”

  “先生有什么事?”

  “请给她来个随便?”

  “呃?”服务生愣住,“先生,我们这里没有随便。”

  “听到没有,这是没有随便,重选!”

  常品希的脸上带着傲倨,眼稍轻轻往上扬,一双清冷的眸子瞳仁很黑。

  这样眸光,让人有点心寒。

  顾明玥吓得不轻,很老实的低下头重选菜单,却错过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柔色。

  “那就一份菲力牛排,五分熟。”

  “七分!菲力换成西冷。”

  “啊?”明玥惊讶抬头,黑亮的眼睛像是小鹿似的,带着一点点小心翼翼。

  “女孩子,七分刚刚好。西冷的肉质,口感更好些。”

  常品希自作主张的下了单,修长的手指端起面前的水杯,幽雅的喝了一口,道:“以后,不要穿黑色的衣服,老气,难看。”

  顾明玥看了看身上的套装,“这是我的工作服,黑色会让人看得更稳重些。”

  “我要你稳重吗?”常品希一听这话,火变大。

  这个女人最适合明亮的颜色,衬得她的皮肤像剥了壳的鸡蛋,嫩嫩的,水水的。

  黑色什么鬼,像个修女一样,丑到极点。

  顾明玥受伤的低下了头,声音轻得跟蚊子一样,“噢,那我以后不穿了。”

  “说话声音大一点,我会吃了你吗?还有,你说话的时候,不应该看着我的眼睛吗?”

  低了头,他怎么看清楚她脸上的表情?常口希觉得一看到这个女人,心底的火忍不住要窜出来,挡都挡不住。

  顾明玥死死的咬着唇,一句话也不敢反驳,可是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

  自己真的有那么差吗?

  为什么他总是这里也不满意,那里也不满意?

  可是,她为什么要他满意,她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吃什么样的牛排,跟他有什么关系?

  顾明玥,你真的被他奴役惯了,才会像个小媳妇似的。

  才不要。

  顾明玥嘟起小嘴,勇敢的扬起眼睛,道:“那以后请不要自作主张的换到我要的牛排,而且我只喜欢吃五分熟的。”

  常品希先是一愣,再是一惊,最后眼睛里微微露出些亮色。

  哟,小媳妇还知道反抗,真是让他大跌眼镜。

  “这些事情以后再说。”

  “以后?”顾明玥心里泛起酸涩,他们以后,还会坐在一起吃饭吗?

  应该不会了吧。

  这个项目做完,自己就会跟他说声再见,然后……

  “女人,你这样看着我,是在说我很帅吗,虽然我知道这是事实。”常品希见她神情微微有受伤,忍不住逗弄一下。

  “啊?”

  顾明玥的脸,立刻染上飞红,眼睛都无处安放了。

  低头,说她不尊重;

  看他,说是觉得他帅。

  就在这时,服务生端上牛排,“两位请慢用。”

  常品希看了对面的女人一眼,拿起了刀叉,他的动作不紧不慢,像个真正的绅士一样。

  一顿饭默默吃完。

  “服务生,买单!”

  顾明玥听他结帐,眼神失落,放下调羹,笑道:“正好我也有事情,那就先走了。”

  “不用我送你吗?”常品希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一句,说完,他自己也惊住了。

  他不是巴不得早点离开吗,怎么还要送她?

  “不用,我开车来的。谢谢你的晚餐,非常可口,我会继续努力的。”

  顾明玥拿起自己的小包,娇美的背影没有多久便消失在夜色。

  常品希看着面前空荡荡的位置,心里的那股烦躁又开始涌上来。

  一定是快要到盛夏了,所以人会心浮气躁吧。

  ……

  深夜的天空,。

  乌云极低极厚,就像是一个墨色的巨毯,笼罩在城市的上空。

  无星,无月。

  突然,雷声震天,大雨滂沱。

  路上没有行人,整个城市仿若空城。

  通往监狱的马路中,此刻却有一辆黑色的奥迪车行过来。

  雨刷器在挡风玻璃前拼命挥舞,可是雨水还是一层又一层的泼上来人。

  车子停在监狱门口。

  车司下车撑起大伞,然后打开后车门,一个黑衣男子从后排坐位走下来人。

  监狱的后面打开人,有人迎上来,“沈少将,您来了,他已经在等您了。”

  “这几天,他怎样?”

  “情绪不错,吃的也比从前多,偶尔还会哼哼小曲。”

  沈韩点点头,正色道:“继续给他宽松的环境,如果有可能,给他看一些新闻,让他知道一下外面的事情。”

  “好!您放心!”

  几分钟后。

  沈韩掏出一支烟,递过去,“好久不见,最近怎样?”

  墨凛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将烟点燃了,深深的吸了一口。

  这烟的味道,真他妈的浓!

  爽。

  “你又来干什么?”

  “看你啊!”沈韩也将烟点燃。

  墨凛狐疑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眼神中的热度,似要将他灼出一个洞来。

  每个星期都来,而且都在晚上。

  来了什么话都不说,只是陪他默默三根烟,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就走。

  前几次,墨凛没有开口问,他想这个男人早晚会开口,他不急,忍住不问是为了抬一抬自己的身价,好和他谈条件。

  但是,这是个男人根本不按套路出牌,一连七次,硬是连口都没有开。

  这一回,墨凛忍不住了。

  他想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而不是在这里呆上二十的人。而且他心里隐隐有个想法,这个男人一定会帮他离开。

  所以,这一次,他打算主动。

  “说吧,来看我是为了什么?如果你今天再不说,下次我不会再见你。”

  沈韩不急不慢的吐出口烟圈,笑笑,“我说过了,我没有任何目的,就是来看看你。”

  “你不会这么好心。而且,我让得你第一次来时,说可以让我出去的。”

  偏偏后来他只字不提,这只狡猾的狐狸,到底想怎样?墨凛眼里的桀骜又起,他并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

  沈韩却依旧不紧不慢,他掐灭得香烟,又点燃了一根,“如果我说,我和墨家有仇,我来只是为了看看可怜的下场,你会不会生气。”

  “去你妈的,你是在玩老子?”墨凛勃然大怒,一把揪住沈韩的前襟。

  沈韩冷冷看了他一眼,“别激动,和墨家有仇的人,是墨君夜,我要对付的人也是他,之所以这几次不问,其实就是想让你看清我的为人。”

  “这话什么意思?”墨凛的手,一点点松开。

  “这话的意思是,我可以随意出入这里,可以让你在这里过上天堂一样的生活,也可以让你继续呆在地狱里,那么,我也有能力让你离开。”

  沈韩盯着他,没有错过他有个的任何一丝表情,“所以,下面的问题,你一定要想清楚了回答,因为,你诚实与否,会决定你是去是留。”

  墨凛呆了。

  他见过很多装逼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装逼装得让他想跪了的。

  墨君夜多恨他,他心里很清楚,他恨不得关自己一辈子了。

  所以,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自由出入的,放眼整个B市,也只眼前的这个男人。

  “你要知道什么,说。”

  “那个人要对付的人,是谁?”沈韩眸色突然一凛。

  “是墨君夜。”

  “为什么要对付墨君夜?”

  “不知道。”

  “如果你听到他的声音,会不会认出来?”

  “会,化成灰我都会认得出。”

  “这个人说话,有什么特点。”

  “很慢,非常慢,斯条慢理,不急不缓。”

  “还有其他特点吗?”

  “他抽烟,抽烟的姿势和我们的不太一样,他喜欢捏在手里,而不是夹着。”

  “还有吗?”

  墨凛努力回忆着:“还有,他的坐姿也很特别,就算是坐在沙发上,姿势也很标准。对了,他喝茶,不喝咖啡。喝酒只喝日本的清酒,而且喜欢一口一口的抿。”

  ……

  雨!

  渐渐收起,只是雷声还轰鸣着。

  沈韩走出监狱,并没有坐回车里,而是接过司机的伞,走到路边,拿出手机。

  “是我。”

  “深更半夜打电话来,是有进展?”

  “略微有点。”

  “说。”

  “那个人受过良好教育,一举一动很有教养,喜欢喝清酒,应该对R国的文化比较推崇。说话很慢,说明是个善于思考的人,从事的职业应该不低,甚至高高在上。抽烟喜欢捏着。”

  “就这些?”

  “最重要的一点,他冲着你们墨家来。所以,你可以查一下,这些年,你们墨家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时间适当放宽一点。那个人,是中年人。”

  “多谢,改天一起喝酒。”

  “不用了,我怕被揍。”

  “如果我带他出来呢?”

  “也不用,我怕吓着他。”

  “确定?”

  “确定!”

  “那么,再见。”

  “再见!”

  沈韩挂完电话,将伞收起,甩了两下后,抬头看了看天,天衣旧暗沉,空气还是很闷。

  看来,这场雨还没有下透。

  ……

  顾明意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的男人不在,去了哪里?

  披了件衣服坐起来,一抬头,却发现男人站在阳台上,手里夹着一根烟。

  夜色和他的背影容为一体,隔着玻璃看过去,有些模糊。

  他,怎么了?

  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明意悄无声息的走过去,伸手轻轻从后面抱住,却发现男人的手里,拿着手机。

  “在和谁打电话?”

  墨君夜身子微微一颤,将烟掐灭了,转身将女人搂在怀里,“在和云飞他们打电话?”

  “出了什么事吗?”

  “大事。”

  “什么大事?”明意心里一紧。

  “在想如何让一个女人,答应我的求婚,你说算不是是大事?”

  墨君夜的眼睛盯着顾明意,一双眸子像是跟夜色融为一体,深入潭水一般。

  顾明意粉唇微张,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半晌,她皱了皱眉,“你这个,就算是求婚了?”

  墨君夜笑起来,“当然不算,只是,让你有个准备而已。”

  他走过去,手抚上顾明意的头发,柔顺的发丝从他的指尖滑落,如同水一样。

  “我会给你一个惊喜,你可以好好地期待。”

  顾明意抿了抿嘴唇,“说出来,哪里还能算是惊喜?”

  “当然算,我说是惊喜,就一定是。”

  墨君夜的手上,有淡淡的尼古丁的味道,像是会让人上瘾一样。

  “那,我等着。”

  顾明意忽然勾起嘴角,俏生生地露出一个笑容,眼角微微上挑,“希望不会让我失望。”

  她娇俏灵动的模样,惹得墨君夜喉咙上下滚动。

  要死了,这个女人越来越知道怎么影响自己的情绪,她还乐此不疲!

  墨君夜心里叹了口气,算了,谁让他,甘之如饴呢……

  ……

  既然已经放了话出去,那么这个惊喜,就必然要是真正的惊喜。

  墨君夜一个人的脑子不够用,不过没关系,他还有另外两个。

  酒窖里,傅云飞猛地拍着桌子,“我说阿夜,你急吼吼地将我们找过来,就为了给你出谋划策怎么求婚?”

  墨君夜狭长的眼眸扫过去,“怎么,你有意见?”

  “当然有!你不是求过一次了?游乐园,大场面!还要搞什么?”

  “惊喜。”

  墨君夜面不改色的淡然,让傅云飞都要跪了。

  什么才是惊喜?对女人来说,这就是个迷!

  秦凡坐在旁边跷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个手机按得不亦乐乎。

  傅云飞看不下去,抬脚踢了踢他,“干嘛呢?认真点好不好?阿夜这是不想出来不打算放我们走的架势。”

  秦凡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这种事情,单身狗来想会更有创意一点,毕竟,有想象的空间进步。”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花青色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