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筹备

  大杨一听张真人这么说,马上急了。

  脸红脖子粗的争辩道:“张师傅,我是警察,我不怕死。”

  张真人依旧拒绝,说大杨只是一个普通人,帮不上什么忙,只会白白丢了性命。

  大杨再次急了,鼓红着脸,争辩着说:“我……我,谁说我只是普通人,我会请神,上次潘师傅还给我封过身,我算他的半个徒弟呢?”

  “哦……”张真人一听,诧异的问我道:“清债,是不是真的有这回事?”

  在收拾行头的我听到张真人的询问,连忙停了下来,点头回应张真人道:“是的,师傅,的确没错,我曾经帮大杨画符僮身,教过大杨请神的咒语。”大杨说的的确是实话,上次在小村庄的时候,我和李师傅忙着布阵对付摄青鬼,就让大杨和小杨主持冥婚,为了以防万一,我给大小杨都僮过身,还教会了他们请神的咒语。

  张真人听后一言不发,沉默许久之后,他向大杨问道:“小伙子,你当真要趟这趟浑水?你要想好,一个不好就会丢了性命的”

  大杨坚决的点了点头:“是的,我希望自己能够帮的上忙。”

  良久之后,张真人终于答应了下来,他对大杨说:“你先去准备一麻袋的硫磺粉,准备好之后再回来。”

  大杨楞了一下,欣喜若狂的说道:“好,我马上就去!”走了两步,他又转过身子,惊疑的问张真人道:“硫磺粉?那是干什么用的,张师傅你该不会是想支开我,然后你和潘师傅再一起去找地眼吧。”

  “不是,让你准备硫磺粉是对付那勾魂蛊用的。”在大杨疑惑的眼神中,张真人解释道:“那勾魂蛊是用毒蛇与婴儿祭练的,毒蛇生前最怕硫磺粉,勾魂蛊也怕,只要用硫磺泼到勾魂蛊身上,那蛊物就会不攻之破。懂了吧?”

  大杨点了点头说道:“懂了,我马上就去办。”说完之后大杨转过身子,快速的奔出了道馆,去准备硫磺粉。

  大杨走后,张真人又叫唤我道:“清债,你过来一下。”

  当我走到张真人身边时,张真人对我说:“你去买一把青龙偃月刀回来,”

  我不解的问张真人说:“为啥要去买青龙偃月刀呀?”

  张真人说:“买回来之后我替这把刀开光,一会儿你教大杨那小伙子请关元帅的咒语,对敌之时,你就让他请关元帅上身。”

  我恍然大悟,原来张真人的用意在此,连忙应了一句,出门买刀去。

  张真人所说关元帅,其实就是武财神关羽。在四大元帅中武财神最嫉恶如仇,一般人都用武财神镇宅驱邪,皆因武财神煞气最重,一般的鬼神对武财神都避让三分。而武财神的招牌武器就是青龙偃月刀,也俗称是关刀

  只不过青龙偃月刀虽然不是什么违禁物品,可毕竟那也是一件利器,一个不好就会伤及人命,一般的地方还真没有的卖。

  好不容易,在西城某个偏僻的角落里终于买到了一把,那老板的叫价却吓得死人。一把刀上千块。但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咬咬牙,买了下来,心甘情愿的当了一回肥羊。

  当我扛着那偃月刀回到道馆的时候,大杨也回来了,扛着一代硫磺粉。他看到我背着这把大刀,打趣我道:“潘师傅,你这是干啥,该不会是临时改变主意觉得道士不好当,准备去耍杂了吧?”

  我无力的白了他一眼:“还不是因为你。”

  当我们进到道馆的时候,却发现张真人已经开好了坛,穿着道袍,神情严肃。他眼睛虽然看不到,但听到声音知道我们已经回来了,从我的手上接过了偃月刀,然后让我把大杨领到房间里面,传授他请关元帅的咒语。

  “师傅,你要我帮忙吗?”我担心的看着张真人,虽然他法术比我高强,可是他眼睛已经瞎了,能忙活的过来吗?

  张真人却郝然一笑,对我说道:“你师傅眼睛虽然看不见,可心看得见,就算没人扶我走路,我也不会摔倒。你领着大杨进房间去吧。师傅要在这儿开光,你进房间授法,别混淆了。”

  张真人这么说了,我也只好作罢,不过张真人说的的确不错,有时候他甚至比眼睛看得到东西的人更加的清明,好像他走路,真的不需要人扶,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我把大杨拉进了房间,在房间里,我传授了大杨请关元帅的咒语与手诀,当大杨熟记了咒语,我们两人走出房间的时候,张真人也已经替这把偃月刀开好了光。

  张真人让我们把硫磺粉分成三小袋,然后每人带着一小袋子。大杨背起偃月刀,我拿着罗盘,三人出门去找地眼去。

  然而当我们走出门的时候却为难了,偃月刀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塞不进车里面,最后,只好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把偃月刀绑到了车顶上,也幸好大杨的车是公车,吉普车,有着车架,要是别的车,恐怕非得戳穿几个洞不可。

  上了车之后,我拿着罗盘,照着上面方针的指引,告诉大杨行走的方向。地眼,也就是阳气最弱、阴气最强的一点,这样的点每一个城市都会有。若是有人碰巧死在了这个点上,则必成大患。

  要找这个点并不容易,因为在白天是阳气最盛的时候,阳气甚至盖过了地眼的阴气,哪怕靠着罗盘也很难找出来,要找地眼最好的时机是在晚上,那时候没有太阳的照射,阴气就会慢慢的散发,变得强烈,罗盘才能更好的感应。

  一辆绑着偃月刀的吉普车在西城招摇过市,引得路人纷纷惊奇不已,向看动物园的猩猩一样看着这辆车。

  一直到了晚上,兜兜转转,才接近了地眼的所在。

  “擦的一声”大杨刹住了车。

  正在看罗盘的我明显感到车身一晃,然后回过神来,不解的问大杨道:“你怎么停车了?”

  大杨苦笑着说道:“潘师傅,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山脚下了,再开,那就是上山的路了,车开不上去呀。”

  我定晴一看,前面的确是一座小山,而我们也来到了这座小山的山脚下。但指针所指的地方,的确就是往山上的那个方向,难道地眼是在身上?

  “大杨,你知道这座是什么山吗?”扭过头来,我向大杨问道

  大杨点了点头说道:“这座山叫坟山,上面葬过很多死人,这坟山虽然不高,但山的另一头却是无尽的深渊,掉下去的话谁也救不了。”

  “现在几点了?”我没说话,张真人却率先着急的问我道

  大杨看了看手表,对张真人说道:“张师傅,现在是晚上九点多的时间了。”

  张真人一听,连忙对我们两个喊道:“下车,我们上山,一定要赶在子时之前找到地眼,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和大杨连忙下了车,我和张真人各自背着行头,而大杨则是取下了绑在车顶上的偃月刀,扛在肩上,一行三人就这样趁着寂静夜色,往那山上走去。

  我担心张真人看不到路会摔倒,所以一直紧紧的走在张真人的隔壁,但奇怪的是,走了一段路程,天色这么黑,张真人也不需要人扶,仿佛能看的见路一样。

  我也彻底的放了心,专心的看起罗盘。

  “师傅,你怎么肯定张玄会在今天摆阵呢?”一边看着罗盘,我一边不解的问着张真人

  张真人一拍我的脑袋,怒斥道:“你这术数是怎么学的,居然连今天是至阴日也不知道。”

  没来的及细想为什么张真人会拍的那么准,他的话让我吃了一惊。

  “至阴日,师傅你说今天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至阴日?这怎么可能?”

  张真人点了点头,凝重的说道:“所以我们必须在子时之前找到地眼,子时一到,至阴之时,也是最好的施法时间,必须在子时之前阻止我那被猪油蒙了心的师兄,否则子时一到,后果不堪设想呀。”

  “别问了,快看着罗盘,给我专心的找地眼”张真人再次凝重的说道

  再也不敢分神,我仔细的盯着罗盘上的指针,领着大家朝着指针的方向所走,也没注意到自己所走的地方越来越荒凉,到最后,简直是寸草不生了。

  就在一瞬间,罗盘的指针居然停止了转动。

  “师傅,地眼到了。”看到罗盘上的指针停止了转动,我抬起头,告诉张真人道

  “潘师傅,你看前面那是什么东西?”大杨捅了捅我,指着前面说道

  抬头看去,只见远处一片火光,但这火,不是阳火,而是鬼火。

  入眼的一幕让我心中忍不住一惊,连忙告诉张真人道:“师傅,有鬼火,很大的一片。”

  张真人脸色凝重的说道:“知道了,你们两小心一点。”

  张真人让我扔了罗盘,拿出铜钱剑,让大杨随时准备着请关元帅,叮嘱我们两人要多加的小心。然后一马当先的朝着那冒着大片鬼火的方向走去。

  我和大杨紧随在后,小心的戒备着。

  突然之间,大杨拉住了我,让我心中一紧,连忙问道:“大杨,是不是有情况。”

  大杨把嘴巴贴到我的耳旁悄声问道:“潘师傅,你师傅他……真是一个瞎子吗?”

  “滚……”

  (https://.biqugex./book_910/860173.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