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张真人上门

  “师傅……”,我大喊着,丢掉了包子飞奔了上去。

  这背影,哪怕我分别一百年,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他是我的师傅,张真人,一定是。

  前面那佝偻的背影听到我的呼喊后,身躯一阵,拐杖掉在了地上,然后他缓缓转过身子,让我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这时候,我也奔到了他的跟前,这白发苍苍的老人,正是我的师傅,张真人。

  “清债,是你吗?”张真人伸出两只手,胡乱摸索着。

  我把脸伸到他面前,哭喊道:“师傅,是我,我是清债。”

  张真人的手上布满了老茧子,他看起来比以前更加的苍老了,布满了白发。

  “别哭,别哭,都这么大个人了,像个孩子一样,你也不怕外人笑话来着。”张真人责怪着我,但语气中却是疼爱与关心。他虽然这样说着,可他的眼睛里也流出了浑浊的泪水。

  “潘师傅,我们还是扶着你师傅进去说吧。”大杨在一旁提醒道

  “哦,对,对,对。瞧我这性子,我马上去开门。”在裤兜胡乱的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道馆的大门,然后上前扶着张真人进到了道馆。

  “我说,清债,你和这位警官认识呀?”扶着张真人走进道馆,张真人好奇的问我道

  我连忙点头回应道:“是呀,大杨是我的朋友,师傅你慢点,这儿有门坎。”

  待张真人坐下来之后,我又连忙切了一杯茶,递给张真人。

  “一切都还好吧,你这小子历练这么久,可还记得师门的祖训。”张真人接过茶,问我道

  我回答他说:“师傅,你放心,我出来这么久一直都秉承着师门的祖训,从不敢因利而害人。更不敢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唉,这我可以证明,潘师傅可是一个好人。”一旁的大杨也连忙附和道

  张真人点了点头说:“这就好。”

  “对了师傅,家里一切都还好吧,你怎么会过来了,而且又是怎么和大杨走到一起的?”江西离这儿山长水远的,如果没有意外,张真人现在应该在家颐养天年才是,怎么会来到西城,而且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张真人放下了茶杯,告诉我说:“家里一切都还好,只是大家都挺想你的,我是担心你出事,才急忙赶了过来。”

  “出事,出什么事?”我诧异的问道

  接下来,张真人所说的话,让我吃了一惊,他告诉我,我命中的那个大劫就快到了,他算到这个大劫非同一般,怕我过不了,连忙从江西赶了过来。从一个月前开始启程,爬山涉水的来到了西城,他算的出我的方位,但西城那么大,却又不知道在哪里。

  无奈之下,他让人领着他到警局,把我的相貌特征都说了一番。幸好他到的正是大杨所工作的那个警察局,那儿的人一听,连忙把大杨叫了出来。大杨听完了张真人的形容,又向张真人问了我的名字,确认了之后,便连忙领着张真人来了我的道馆。

  听完了张真人的叙述之后,我的眼眶再次红红的,忍不住想哭。一个月,张真人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启程,可知他担心我担心成了什么样子,他又看不见,一个瞎子,爬山涉水的走了一个月,赶到了西城,就只是放心不过他徒弟,怎能叫我不感动。

  “徒儿无能,让师傅你老人家担心了。”我重重的跪倒在张真人面前,看着这白发苍苍的老人,我真的想狠狠的扇自己一个耳光。

  “快起来,别动不动就跪着,像个娘们一样”张真人没好气的笑骂了我一声,师徒相见,说不开心那是假的。

  他扶起了我,我们两师徒就在椅子上喝着茶,互相聊着,问着彼此的情况,我把这些年遇到的,经历过的事情都一一告诉了张真人。而张真人,也告诉了我许许多多关于家乡里父母的事情,待听到父母现在的身体都很健康的时候,我心里舒了一口气,心想着,等这次大劫一过,我一定陪着张真人回去,回去家里好好侍奉两位老人家。

  “额……能不能打扰一下两位。”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我才发现我光顾着和张真人叙旧,却忽略了一旁的大杨。

  “潘师傅,我找你还有急事呢?”大杨不好意思的说着

  “有事你就说吧,我师傅他不是外人。”我没好气的看了大杨一眼,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见外了

  “我这不是怕打扰你们两师徒叙旧吗?但事态紧急,我也憋不足了。”大杨坐了下来,然后向我说道:“潘师傅,你知道吗?昨晚就在我们消灭金身玉尸的附近,又有二十多个人被勾去了魂魄,算上昨晚死的,西城已经死了一百多个人了。”

  我刚想说我今天早上去西城闹区买早饭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却不料我还没有开口,张真人的脸就猛然的变了色。

  “你说什么?金身玉尸,勾魂……你确定是金身玉尸吗?”张真人骤然变色,失声道

  大杨点了点头说:“潘师傅说这是金身玉尸,没错呀。”

  “清债,这是怎么一回事。”张真人扭过头,向我问道

  我连忙的把西城最近发生的事情,还有昨晚斗法的经过和张真人说了一遍。完了之后我又和张真人说道:“师傅,幕后之人我已经知道是谁了,还几次交过手,但是我现在却找不到他。”

  “什么,你说你见过那幕后之人了,快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幕后之人长的什么样子。”张真人站了起来,再次着急的向我催促道

  这时候,我更加肯定那老杂毛和我玄真门一定有着关系,或许张真人知道什么也不一定。当下我也不敢含糊,连忙把我遇见老杂毛时的情形说了出来,第一次是在加油站附近的小黑屋,我在哪儿偷走了玄真秘法,其实也不算偷,那毕竟是我玄真门的东西。第二次,我是在枯井下,那时候老杂毛正在练玉邪煞,第三次,我又在小村庄捕捉到了他的影子,但那一次只是错肩而过,最后一次,也就是这次了,但这一次我也只是发现了勾魂怪物的踪迹,但却没有见到老杂毛的影子。

  我在说,而张真人在静静的聆听着,他的脸色时常变换,待听到那老杂毛手中有着我玄真门的秘法和炼妖壶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而听到我在苏婆婆手中缴获的那本练尸秘法,上面有我玄真门的印记之时,他再也无法镇定了,听完了整个过程之后,他连忙让我把秘籍和那本练尸秘法拿出来给他看。

  看到张真人如此紧张,我也不敢含糊,连忙在行头里取出了那两本秘籍,交到张真人的手中。张真人虽然眼睛看不见,可他的手一碰到这两本秘籍的时候,脸色再次一变。无力的瘫倒在椅子上,懊悔的跺着拐杖叹息道:“造孽呀,造孽,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呀,一时仁慈,悔不当初呀。”因为太过激动的关系,张真人猛烈的咳嗽起来。

  我连忙拿起桌子的水递给张真人,帮他顺了顺气,迟疑了一会儿,我还是耐不住好奇,问张真人道:“师傅,那老杂毛与我玄真门到底是什么关系呀?”

  我心中隐隐约约有了猜测,然而当我从张真人口中听到答案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张真人说:“那是他的师兄,我的师伯,也是我师公唯一的一个儿子。”

  即使心中有了猜测,但实际我听到答案的时候还是被狠狠的雷倒了。

  “什么,那竟然是我的师伯,师傅,这……”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张真人,失声道

  张真人点了点头说:“那的确是你的师伯没错。”然后,在我疑惑的神情中,张真人缓缓给我说出了一段玄真门的往事。

  (https://.biqugex./book_910/86017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