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醒来1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才幽幽醒过来。

  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传来,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而熟悉的环境。说陌生,是因为这不是我的道馆,也不是旅馆。说熟悉是因为这地儿我不知道来了多少次,那种类似消毒水的味道我再熟悉不过了。没错,我就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但具体我是怎么来到医院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只记得自己好像脱离了危险,然后就昏了过去,没有了意识。至于我是怎么来到医院的,我是真的不知道。

  对了,我最后见到的人是苏小姐!苏小姐呢……?

  我掉头四望,病房里并没有苏小姐的踪影。却给我见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张国。

  这小子趴在我睡的病床一角,双手交叉,睡得孜然正香。偶尔扭头吧唧吧唧两声。好像感觉睡得不舒服了,他又换了一个姿势,留着口水做他的春秋大梦。

  我苦笑不得的看着张国,怎么看起来这家伙比我躺在床上还享受,这样都能睡得那么香,我真是服了他了。

  “喂喂。”我用脚隔着被子踢了一踢张国。

  “啊。潘兄弟……早啊,你醒啦。”张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打了一个呵欠,一幅沉浸在梦香没有睡醒的样子。

  “早啊,现在都几点了,还早!你小子不是那么能睡吧!”看了看时间,现在绝对不像是早晨的样子,都日上三竿直逼下午了。

  “嘿嘿”张国绕了绕头,不好意思的笑了两声。

  “你小子怎么在这儿?”往病房四处瞅了几瞅,房间里空溜溜的没有别的影子。整个空旷的房间里面只有两个大男人,其中一个就是我,另外一个不用说大家都知道是张国。

  “我说潘兄弟,你小子好像很不情愿我在这里一样似的!怎么想着你那老情人是不是?”张国把头凑过来,一脸猥琐相

  “我去,谁想老情人了,你丫的就不能别胡说八道吗?”张国口中的老情人不用说我都知道她指的是谁,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我眼前浮现出了一个窈窕的倩影,那影子越来越清晰,最后变成了苏小姐的模样。

  我去,这个时候我怎么想这些东西呢?摇了摇头,使劲的把这个想法从我脑海中剔除,我是已经结婚有媳妇的人了,不能做对不起我媳妇的事情,也不能去祸害人家。

  “吶呐,”张国猥琐得把手指一指,猥琐得看着我:“我可是什么都没说,是某人不打自招而已。”

  “我说哥们,没看出来,你的桃花运还真是旺呀!怎么样,是不是心动啦,想把那个大美人收啦。”张国挑了挑眉头,对我眨眼道

  我苦笑看着他,告诉他说:‘我和苏小姐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哦,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那到底是想象中的那样。”这货没完没了的猥琐,那笑容除了淫荡,还是淫荡,我除了给他一个白眼,无视掉还能做什么。

  听到桃花运这三个字,我顿时捶胸顿足,咬牙切齿。

  因为这时,我想起了当初在小村庄的时候,我的结拜大哥李枫师傅除了告诉我命中大劫的转折点是在西城之外,还告诉我说我会在西城遇到别的事情。然而当我问起他的时候,他却什么都不肯说,闭口不言了,只是一味的笑,笑得莫名其妙。想起他那一脸蕴含着不知名韵味的笑容,活像妓院里的老嫖客。敢情他一早就知道这件事,只是死捏着不肯和我说。

  想到这儿,我真的是欲哭无泪,还说是结拜大哥呢!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结拜兄弟这样出丑,真是遇人不淑。

  “我说哥们,你就认了吧!三天前我在你家茅山道馆时遇到你的情景,那才是真的香艳无比呀,啧啧,羡慕死我了,咕噜,咕噜。”不知道何时,张国这小子拿起了一碗泡面,冲开了水,咕噜咕噜的狼吞虎咽。

  我略一皱眉,诧异的问张国道:“你说你三天前你来道馆找我,也就是说现在已经过了三天?”

  “是呀,已经过了三天啦。”张国点点头,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再次皱眉,不解的问张国:“你怎么会来道馆找我,对了,王道士有没对你不利。”

  想起当时的情景,真的是惊险万分。当时要不是苏小姐在场,恐怕我就一命呜呼了。我也没想到王老道的心肠竟然如此狭窄,仅仅是因为两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引起的口舌之争,他竟然想下重手要我的命。

  而且我想起来针对王老道的不仅仅有我,还有张国。既然王老道对我下手了,不知道张国也会不会遭受到和我一样的遭遇。

  不过看他现在这般能吃能跳的模样,我估计我的担心是多余了。

  张国听到我这么问,连忙把手中的方便面放下。收起了轻佻的笑容,一脸严肃的对我说道:“我本来赶着去你的道馆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没料到我还是晚了一步!”

  “你通知我?你也遭了他的毒手?”听到张国的回答,我的心一个咯噔。暗道我猜测的果然不错,不仅仅是我,就连张国也遭受到了他的毒手。这王老道远远比我想象中还要小气。可怕的让人心直打寒颤。不过,张国又是如此逃出生天的呢?难道他的法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高超?

  当我问起这个的时候,张国则是一脸心有余悸的和我说道:“别提了,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我还以为自己走不过这一关了呢!”

  张国顿了顿,缓缓给我说起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张国才是第一受害者,我是第二位。在我们从王家道馆离开之后的第二天,王老道就对我们施展了报复。首先下手的就是张国,方式几乎同样,但不同的是王老道只是对张国隔空施害,并没有夺舍。

  “那你是怎么逃过来的?”我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

  张国拍了拍胸口:“幸好老头子在哪儿,不然我真的是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头子?”我疑惑不解,难道张国遇害的那天来了个人品大爆发,走投无路之下被一个路过的老头子救了,那老头子正好是一位得道高人?

  张国撇了撇嘴说:“哪有这么好运气呀!”原来,张国口中的老头子,正是张国本人的师傅。在他遇害的那天,幸好他的师傅及时赶到,才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相比之下,我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可即便张国被师傅救了回来,他还是昏了一夜。张国第二天醒过来就担心我出事,便急忙的往我的道馆赶了过来,不料他还是晚了一步。当他赶到的时候,也正是我昏倒的时候。

  “不能就这样算了!”张国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问他说接下来有什么想法。

  张国撇了撇嘴:“还用问,自然是等你伤好之后大家一起去找王老道算账呗!”

  张国告诉我说,他师傅把这件事告诉了西城的同道,那些同道听说了之后义愤填膺,个个都说支持张国的师傅。原本王老道在西城作威作福已经是惹得天怒人怨。这一次为了一点小事他竟然不顾同道之谊,作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

  孰可忍孰不可忍,这一次若是放过他,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的人遭殃!本来西城的众位同道准备马上和张国的师傅去那王家道馆找王老道算账。但张国的师傅说要等我醒过来之后再从长计议,于是这件事情就耽搁了下来、

  “嗯,王老道如此丧心病狂,的确是得好好的给他一个教训了,不然也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的人遭他对手。”对于张国师傅他老人家的做法我是十分赞同的,王老道不仅要教训,而且还必须是恶狠狠的教训,不杀鸡儆猴难以平众怒。

  “不对呀,我说你小子是在我晕倒的时候过去的,那你有没有看到什么?”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当时在道馆里面的那一幕丑态,张国又是在我晕倒的时候来的,那么说,他会不会看到了呢?

  (https://.biqugex./book_910/860124.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