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降中降2

  这老头鼓足了气,脸红耳赤的与我争吵。信口坦坦的说此事与他师兄无关,定然是陈小姐身上被人下了其他的邪术,才会导致现在这样的情况。

  可事实摆在眼前,陈小姐身上的蛇蛊无疑就是被他师兄陈老道的蛇胆激发了凶性,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毒发,局面比先前还一发不可收拾。

  为什么这么说,蛇不仅仅是冷血动物,有些蛇他也吃同类。不管是看着同伴死在自己面前,或者是与同类厮杀,吃下同类的尸体都会激发它的凶性。而且我先前为陈小姐把脉时听到的那阴冷的嘶嘶声,我很确定那是蛇在吐着蛇信子的声音。

  “哼,潘师傅你是在怀疑我师兄下错了药,还是怀疑我道家的天眼神通?如果陈小姐体内潜伏着别的蛊降,那我师兄运用天眼神通时为何看不到?你说这陈小姐身上降毒未清就降毒未清,谁信?我说她是被人下了别的邪法!”王老道眼神一撇,不屑的对我说道

  随后他转过身去,像是毫不留意的和旁人说:“现在的年轻人呀。有两手小把式就胡言乱语,信口雌黄,也不怕被风闪了蛇头。”

  我冷笑一声,再次与他撕破脸皮。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什么了。明明就是王老道的师兄陈老道再用天眼通时大意才忽略了陈小姐体内的蛇降。如今治好的病人又出了问题。这王老道担心自己的道馆声誉受损,马上找借口把自己的责任撇开,做推脱之词。

  “是非曲直自有真相说明,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陈小姐体内是不是还有蛇降,我会用事实证明,王道长你就拭目以待。”我直视着王老道的背影,冷冷说道

  “好,我就拭目以待你这黄口小儿有何本事!”王老道同样以冷笑的方式回应我道

  我没有再理会王老道,而是蹲了下来,把手搭在陈小姐的脉搏之上,仔细的查看着她身体各处的情况。

  现在已经不是争吵的时候,毕竟人命关天。那些无意义的争吵也解决不了问题。无视掉王老道之后,我静下心来,仔细的听着从陈小姐的脉搏处传来的声音。

  那声音簌簌作响,又带着丝丝的阴冷。的的确确像是一条小蛇在陈小姐身上乱串。虽然我的眼睛没有看到在陈小姐体内做崇的邪物到底是不是蛇蛊。但从听来的声音,和我的直觉,我已经就九层把握确定,在陈小姐体内作乱的,正是蛇蛊。

  从陈小姐的皮表处看,这蛇降已经咬住了陈小姐三魂七魄中的天魂。苍蝇降咬住了命魂,蛇降咬住了天魂。三魂七魄万万不可有损。

  她现在的身体比我想象中还要糟糕,降毒已经完全侵入了命脉,蛇蛊已经咬住了三魂之中的天魂。如果再不把蛇蛊从她身上驱除出来,待到蛇蛊完全侵染了她的身体之后,那她就会完完全全的疯掉,被蛇降所操控。到了那时候,与其说她是人,倒不如说她是一个半蛇妖了。

  普通的驱降之法已经没有了用处。除非再有一张类似的驱降密符,配置上所谓的圣水,和解蛇降的药物,或许有用。

  然而陈欧两道用功过度,正在一旁闭目休息,此刻却是不能去打扰。

  而且,就算他们能醒过来恐怕也是无济于事。因为天眼通之法消耗颇大,条件又苛刻。就算陈老道和欧道人醒过来,又能怎么样?即使他们又能力在行一次天眼神通之法。又去哪儿找十一个有法力的人去配合他们。

  更何况驱降符只有一张,又已经用了,想重新炼制又需要时间。现在的情况又是如此紧急,千钧一发,也没有时间给他们去再炼制一张了。

  所以这驱降之法,只能我自己一个人想了。

  陈小姐体内的蛇蛊已经频临暴走状态。死死的咬住了陈小姐的天魂。欲控制陈小姐的身体。普通的解降之药已经没有了用处,想用符咒把蛇蛊打散也已经不可能了,因为这样也会伤及陈小姐的天魂。

  三魂之一被伤,就算我治好了陈小姐,恐怕她以后也无法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治好之后智力也会受到影响,这是我实在不忍看到的。

  苦思冥想,左思右想,在厅子里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脑海里把自己懂得,擅长的都想了一遍,却实在想不出实际而有用的法子。驱除蛇降的办法有千万种,但若要我在丝毫不伤陈小姐天魂的情况下把她体内的蛇降给驱出来,倒是一个也没有。

  除非,陈小姐的体内的蛇降愿意自己走出来。但细细一想,有这个可能性吗?

  摇了摇头,自己脑子里的这个想法未免也太可笑了一些。

  把这荒诞的法子抛诸脑后,我继续想其他的法子。这时,正在对陈小姐施法的张国摇摇欲坠,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幸好有几个同道及时替换,才让陈小姐的病情得到抑制。但这样长久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哼,不知我们法力通天的潘师傅,可想出了办法没有呢?要是没有,我看陈小姐的寿命,恐怕就只有这么长了。真可惜呀,庸医误人,误人呀!”王老道盘膝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对我冷嘲热讽,到了最后还悲天悯人的摇头叹息。

  不过可笑的是厅中的众人再无人出声附和王老道。

  孰是孰非众人已经一目了然。这王老道若是真的那么悲天悯人,此时就不应该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茶,看我的好戏,而是放下心中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私怨与我一同救人才是。

  法力虽高,却有着一颗假慈悲之心。相比自己的怨恨,那一条鲜活的人命却显得微不足道。这样的人凭什么受人尊重。

  所以当王老道再次对我讽刺的时候,厅里再没有人出言附和。大家都忙着轮流镇住陈小姐体内的蛇蛊。

  “噗”就在这时候,摇摇欲坠的陈小姐再次吐出了一口血,脸上一条黑线从左脸颊蔓延至脸上,愈发的虚弱不堪。

  众人再次急的像热锅之上的蚂蚁,张国向我催促,问我可想到了办法没有。此时的我虽然着急,可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一样无计可施。

  大家都各抒己见。但说出来的办法无一例外都是能消灭蛇蛊,但却没有办法保住陈小姐的天魂不受到伤害。

  除非那蛇蛊愿意从陈小姐的体内走出来,这样陈小姐的天魂才不会受损,治好之后也不会成为傻子,不过,这有可能吗?

  不对!真的有可能。

  这时候,我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一个办法,说不定这个法子真的可行。

  深呼吸一口气,我把张国扯到一边,然后缓缓在他耳朵旁边说出了我的想法。张国听完之后也是不信,疑惑的问我道:“这可行吗?未免有些开玩笑了吧。”

  “唉……”我叹了口气,说现在也只好活马当死马医了,别的办法现在我们也想不到。说不定这个办法可行呢!

  一挥手,我让张国感觉按照我说的去做。毕竟现在情势紧急,即使这个法子不管用,还能想别的,关键现在是得争分夺秒,别浪费那么多的时间。

  张国也是一个明事理的人,点了点头之后便往道馆外走,去寻我和他说的东西。

  王老道坐在一旁冷眼看着我,时不时的冷笑两声,冷哼两句。对我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就连先前我与张国所说的那番悄悄话,在他眼里看来也只不过是装神弄鬼的玩意而已。

  (https://.biqugex./book_910/860114.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