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混合降

  药降是南洋降头师的入门降术;虽说是入门降术,却因各门各派所使用的药物不同,而有不同的解法,若解法不对,反而会令受降者加速死亡。就像中国的蛊毒,解蛊之人必须先辨识出该蛊毒的主要药引为何,才能对症下药;万一对方中的是金蚕蛊,却用解蛇蛊的药来服用,反而会使金蚕蛊提前发作,提早结束中蛊者的性命。

  我们学道中人虽然不会分辨各种降头引,但是对付降头师却有独特的解法,例如专克降头的符箓之术。

  这专克降头的符箓之术并非是我茅山专有,崂山那三师兄弟定然也会。既然会,那为何连崂山三师兄弟也无法解除,那当真是奇了怪了。

  暗自思量许久,我觉得这事儿没这么简单,所以我也不敢用符咒贸然给陈小姐驱除降头蛊。再次小心翼翼得查看起陈小姐的身体各处。

  “大师,连你也没有办法吗?难道我还有继续这样的生活?呜呜。”陈小姐一边说着一边痛哭。我正想安慰她两句。

  “慢着。”我一声大喝,把陈小姐吓了一跳。

  陈小姐小心翼翼的问我:“怎么了。”

  我把陈小姐捂住额头的手移开,然后抹起他的头发,细细观察起他的额头。

  也就在刚才陈小姐哭的时候,一个现象引起了我的注意。陈小姐哭的时候用手抹开了她的头发,让我看清楚了她的额头

  先前顾着查看了陈小姐的眼睛,却忽略了看印堂,司空等处。如今陈小姐一抹开额头,我就看到陈小姐天庭的位置。只见陈小姐天庭的位置泛着一股绿油油的青气,很是不寻常。

  一般来说,人走霉运,首先会显示在印堂上。但是天庭……那是命魂的位置,如今陈小姐的天庭泛绿,那是命魂受到侵蚀才会导致的现象。

  难道,这陈小姐中的降头已经涔入了魂魄之中,与命魂连为一体?如果是这样,那就真的是糟糕了。

  不敢大意,我再次仔仔细细得查看陈小姐身体的各处,不敢遗漏任何地方,越看仔细,我就越是心惊。这陈小姐哪里是中降时间长了一点而已。分明降头蛊已经渗入了命脉,影响了魂魄,与命魂连为了一体!

  而且她中的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药降,而是降头术里只比飞降略逊半筹的混合降。混合降是蛊降及灵降两者混合使用。以蛊降为主,辅以符咒之术,双管齐下,减低被破的可能性,并可藉此加强蛊降的威力。在泰国,能破蛊降的法师,多如牛毛,能破混合降的法师,在两位数之内。至于能一口气破灵降的法师,恐怕数数手指头,就可以数完了。

  皆因这混合降无比难缠,即使降头师的功力中等,可一旦用药降混合了其他的降头使用,那就非常麻烦了。而且这降头师的法力未必是中等,很高也不一定。

  何况混合降混合的不一定是蛊降和灵降。混合了其他的降术也不定。还必须得看降头师给陈小姐下的是生降还是死降。如果是死降,那我也别无她法,只能劝陈小姐远走高飞,一路往西行,去那寒天雪地的地方,越冷越好。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避过此难。

  我捏着陈小姐的少阳处细细观察,想知道这降引到底是什么!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声响,像是苍蝇在嗡嗡得叫,又像是蛇在吐蛇性子,这种声响源自于陈小姐的体内,虽然微不可闻,但还被我听到了。

  暗自皱起了眉头,这种情况我实在是闻所未闻。

  “哎呀,我说潘师傅,要是你是在治不好的话就别治了,让王道长师兄弟看看吧,免得浪费时间。”我抬头往讥笑声处看去,又是先前的嘲笑我的胖子,只见他依旧是一脸轻蔑,一双狗眼带着说不尽的嘲讽。

  随着胖子的这一声讥笑,厅子里的部分人也附和嘲笑我

  “是呀,是呀,没那本事还带那高帽子干嘛呢,干脆退位让贤嘛!”

  “我就怕他一个不小心把病人治死了,坏了我道门的声誉。”

  “唉,终究是年轻人呀,放不下面子。”

  这年头,雪中送炭的人不多,但是趋炎附势,落井下石的小人还真不少。很明显,这些出言嘲讽的都是为了讨好崂山三师兄弟。

  “是呀,是呀!如果潘师傅觉得为难的话,那就不要治了,毕竟潘师傅年纪尚浅,治不好也情有可原嘛!,大家说是与不是”这时候,王老道走出来打了个圆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好意得在给我个台阶下呢!

  “难道王道长有治疗这混合降的方法?”我反问道,这混合降无比的棘手,就算是我短时间内也无计可施,此时我倒是把手放了下来,想看看这王道士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张国在一旁拉了拉我的衣袖,示意我不要再说下去了。我却没有理会,两只眼睛直视着王老道,笑着说道:“不知道王道长有什么高招呢?”

  王道士呵呵一笑:“我却是没有,但是我师兄有,潘师傅既然无计可施,不如让我师兄一次如何!”

  随着王老道的手势,那坐在椅子中间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道站了起来,这是王老道的师兄,姓陈,是另外一间道馆的馆主。至于说三张椅子上的另一个老者,好像事不关己一般,从我入到道馆道现在,他一直都像是在闭目养神,话也没有多说一句,像是……睡着了。

  当然,这个现象我也只是稍微留意了一下,没多大在意,毕竟现在要紧的是陈小姐的病,其他的一些在我眼里倒是其次了,包括和王老道的恩怨。

  这位陈道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众人微微一笑。拱手道:“老夫不才,苦思冥想之下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或许能治这混合降也不一定。”

  “陈道长不愧是崂山高人呀,这么难的混合降居然都能想到办法,佩服,佩服!”

  “陈前辈你有什么办法快说呀!”

  “是呀,好让我们这些后辈也学习学习”

  陈道士似乎对众人的恭维很是满意,过了好一会儿才众人的催促下,他终于慢吞吞得说出了他的办法。

  据这陈老道说,自从发现了这奇特的病例之后,他很是呕心沥血,废寝忘食得遍历崂山所有典籍,又千辛万苦得回师门求了一瓶得来不易的圣水。还冒着风雨到山上去采灵药,三师兄弟合力放了一盆精血,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练成了一张“驱降密符”

  听完陈老道为病人千辛万苦,废寝忘食的话。众人又是一片恭维之声。什么陈道长世外高人,此等品质实在是让我等汗颜,有陈道长在,道门必当日益兴隆的话。

  而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冷眼旁观的看着这一切。我倒是很想看看陈道长的这张“驱降密符”到底是什么?也想看看这陈老道所说的崂山圣水又是什么玩意!

  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明白了这崂山三师兄弟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奚落我,看我笑话是其次。这次利用一万块的赏金吸引大家来的目的正是为了提升崂山三师兄弟的名望!

  怎么提升?很明显,这事儿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彻彻底底的一个局,由崂山三师兄弟所设。病人为引子,赏金为诱饵,吸引大家前来。而崂山师兄弟早已准备好了驱降之法。待众人素手无策的时候,崂山陈道长适时登场。先是说了一遍呕心沥血的话来显示自己为病人舍己为人的高尚品质,接着为病人驱降。众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被他解决了,还显示不出他道法高深?还怕提升不了他在道界的名望吗?到了最后,这所谓的一万块钱赏金还不是回到了崂山三师兄弟的口袋吗?

  一来可泄王老道对我私愤,让我出丑。二来又可显示自己道法的高深,博得名望。一举两得,名利兼收,不得不说,这崂山三师兄弟可真是好算计呀!

  这时候,正在说得兴起的陈老道话锋一转,低下头惋惜道:“虽然我师兄弟历尽千辛万苦寻着了解降之法,可这病人中的降头实在是太过诡异,驱降密符还必须在知道是何种降头的情况下,再根据五行相克之理加上克制降头的东西,方可有效。这要想知道陈小姐中的降头是何种降引不是没有办法,可这个办法单凭我们师兄弟的力量却是无法办到,唉……”

  众人一阵哗然,不知道陈老道这样说所为何意,如果按照陈老道所说,那之前所说的一切不是废话吗?

  这时候,还是先前的那个麻衣道的胖子走了出来,他气声如洪,貌似一脸正气,大声道:“陈前辈一片赤诚为病人排忧解难,我们自是不甘落后。陈前辈三师兄弟已经做得够多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妨和我们同道直言。能用到我们的地方,我们自当竭尽全力,绝不皱一下眉头。”

  (https://.biqugex./book_910/86011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