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村民的要求

  “所以老杂毛才会任由摄青鬼到凶楼中去结冥婚,抢新娘,明知是陷阱也要让摄青鬼进去。目的就是让摄青鬼完成最后的心愿,这样,摄青鬼就不会再反抗他,他才能完完全全的把摄青鬼变成他的傀儡。”

  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完全全的把整件事情的脉络也分析完整,也终于明白了李师傅刚刚所说的意思。解释了整件案子中矛盾的地方,摄青鬼要杀人,是由老杂毛操控的。但摄青鬼却又记得刘欣这个矛盾的节点。

  这个变数别说老杂毛,却是连我也想不通,或许只有李师傅才能把这件事情看得如此透彻。

  李师傅点点头,示意我说的没错,随后,李师傅大笑道:“还有一个变数,他没有想到。那就是他小瞧了我,他自以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在我布阵的时候对我加以偷袭。但却没有想到我硬是凭着一口气在最后的关头给了他致命一击,我敢肯定,他现在一定受了非常重的伤,那摄青鬼已经被你我打残,短时间内他无法再操控那摄青鬼去行凶,所以才会出现那勾魂食子的怪物,毕竟操纵那怪物,比操纵摄青鬼要容易得多。”

  说到这儿,李师傅顿了一顿,叹息了一下:“只是我没有想到,我如此这番倒是成全了他。当摄青鬼完成最后的一个执念之后,便彻彻底底的沦落为他的傀儡。若是被他恢复,再把摄青鬼重新炼制一番,到时候才是真真正正的腥风血雨呀,这摄青鬼虽然是人力所炼,可等到他与那邪法师心神贯通的时候,也是厉害无比,到那时候,必定又是一个不可预料的变数。”

  李师傅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潘老弟,我们要早作准备才是呀!”

  但这句话我却是没有留意,因为当李师傅说完变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之间亮起一阵曙光。

  我意识到这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老杂毛被李师傅打伤,短时间内必须靠操纵那勾魂怪物出来捕食婴儿恢复元气。

  而玉邪煞还没成型,摄青鬼短时间内无法控制,也就是说我要对付的敌人,只有老杂毛和他的金身玉尸。虽然老杂毛老奸巨猾,说不定有别的手段。但最大的两个敌人已经剔除的,老杂毛又虚弱无比,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

  “潘老弟,潘老弟,你怎么了?”李师傅要晃了晃我的肩膀,把我从走神的状态中拉了出来。

  我欣喜若狂的对李师傅大喊道:“老哥,这是一个好机会呀!”

  李师傅疑惑不解的看着我,我正准备给李师傅解释个中缘由。

  突然间,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熙熙攘攘的好像很多人。

  我和李师傅朝门外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外居然聚集了一大群人,而且我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大杨。同时还有着许多个和大杨一样穿着警服的警察。

  村民们似乎在和大杨他们几个争吵,而大杨他们几个则是极力地再向村民们解释。就这个样子,他们一边争吵着,一边朝刘家大宅里面走来。

  到了他们走近来刘家大宅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们争吵的原因到底是为了什么。原来就是我吩咐大杨的事情,和村民们产生了意见。

  这时候,大杨已经带着一众村民来到了我和李师傅的跟前。

  大杨摊着手无奈而焦急的对我说道:“潘师傅,我已经听了你的吩咐,叫兄弟们到村里去通知,让村民们把他们家中的孩子都聚集在刘家大宅过一晚。可无论我怎么解释,就是说服不了大家,他们死吵着要来见你。”

  “你就是让我们把孩子交出来的那个人是吧?”这时候,从村民中走出一个年约七旬的老者,咄咄逼人得向我追问道。这老者虽然年过七旬,但是精神抖擞。而且在他站出来说话之后,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变得雀然无声,看得出来,这老者在一众村民中颇有威望。

  只是这老者说话太容易让人误解了,什么我让他们把孩子交出来。说得我好像人贩子一样。

  这时候,李师傅也一脸不解的看着我,询问我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让李师傅稍等片刻,然后我和那老者说道:“老人家,我不是让你们把孩子交出来,而是让你们把孩子寄宿在刘家大宅一晚,我这是保护他们呢?”

  一个粗壮的汉子从人群中跳出来怒气冲冲得向我吼道:“保护他们,你这小身板儿能有什么本事?大言不惭的说要保护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都是命根子,能随意得交出给你吗?”伴随着汉子的这一阵怒吼,原本安静的人群又变得吵杂,各种粗言秽语,对我各种质疑。

  幸好七旬老者及时制止了吵杂的人群,他转过身来对一众村民说道:“大家先不要吵,我们不是不讲理的人,先听听这位先生怎么说?他若是能说服我们,我们就把孩子放在这儿寄宿一晚也没问题,若是不能说服我们,那今天大家豁出去也要在这刘家大宅里讨个说法。”

  七旬老者说完这句话之后,一众人目光炯炯的看着我,意思让我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揉了揉发闷的额头,深呼吸一口气,即使我走江湖以来遇到过各式各样的事情,胆子也大了不少,但在这么多人充满压力的迫视下,我还是感到一阵头大。

  不过该说的还是得说,我也知道对于父母来讲,孩子是多么的重要,又怎会轻易的把自己孩子的性命交到别人的手里。

  当时我看了那几具婴儿尸骸之后,发现凶手居然是深不可测的老杂毛,情急之下下了这个决定,却没有仔细的去想村民们的反应,是我的失策。

  如今,都闹到我面前来了,我自然是要给他们一个合适的解释,说服他们。否则,今晚又不知道会有多少个婴儿白白丢失了性命。

  摆了摆手,我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我和一众村民们说道:“众所周知,最近村子里面出现了一个变态杀手。”为了不引起恐慌,我特意把那摄青鬼和勾魂怪物都说成了是一个变态杀手。

  我接着和村民们说道:“这个变态杀手先是无缘无故造了几起无头凶案,很多人因此白白丢失了性命。现在这个凶手又把目标转移到了婴儿的身上,就在昨天晚上,一共八户人家的孩子,八条活生生的性命,变成了八具冰冷的尸体。这个凶手丧心病狂的恶行令人发指,我害怕今天晚上这个凶手会再出来作案。所以让杨警官通知各位村民,把孩子寄宿在刘家大宅一晚,由一众警察轮流保护。大家今晚便收拾包袱,明天一早带着你们孩子离开村庄,在还没查出凶手之前,这村子不能再住人了。”

  谁知当我说完这些话之后,一个村民冷笑道:“什么变态凶手,闹鬼就闹鬼吧。要是这些窝囊警察能查出凶手,我们村子就不会白白的死那么多人了,大家说对不对!”

  随着这村民的冷笑,一众村民又再次吵杂的附和道,有得说我瞎扯,有得说警察没用。站在一旁的大杨面红耳赤,很是愤怒,却不知道怎么解释,虽然很生气,但大杨也很无力,因为这件案子根本不在他的能力范畴之内,更别谈抓凶手了。

  最后,还是这位七旬老者制止了吵杂的村民,这位老者转过身子对我说道:“明人不说瞎话,村子里最近的确不大平静。是什么在作怪大家心知肚明,如果警察能破案的话早破了,也不用等到现在了。”

  七旬老者又叹了口气,对大杨歉意地说道:“杨警官,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们警察,你杨警官是个好人,干大事的人。可是这事儿你们警察根本就处理不了,又让我们怎么能把孩子安心地交出来了呢,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大杨呼了一口气,诚恳的对老者说道:“刘老,你说得没错,这件案子凭我们警察的能力未必能破案,但我们不行,眼前这两位师傅行。”说完,大杨指了指我和李师傅。

  听到大杨这么说,这位老者转过身来看着我和李师傅疑惑得问道:“两位是?”

  到了这个时候,我知道只有把我和李师傅的身份坦诚,才能让村民们信任我们两个,把孩子带到刘家大宅来。

  我点了点头,从口中缓缓吐出两个字:“茅山!”

  当我说出茅山这两个字的时候,老者的态度随即来了一个八十度的大转弯,连声说冒犯。

  这老者的态度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我却是全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茅山两个字有那么大的威力了?或许是因为年纪大的人总有一些奇奇异异的经历,对鬼神之事才更加的敬畏。

  随即,这位老者提出了要求,希望我们证明有保护他们孩子的本事。意思也就是让我们露两手了。

  但茅山中的法术,能够在众人面前露出来吗?难道叫我随意的请一个鬼出来,然后让村民们一个一个开了天眼看。先别说他们看了会折寿,就算他们肯折寿,我茅山的法术也不是用来耍猴的。

  心里挣扎许久,最后那老者的眼光也从希冀变成了怀疑。我知道这时候不露一手是无法取得大家的信任了。

  踏前两步,从手中掏出一张法咒。耍猴就耍猴吧,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们的性命,豁出去了。

  就在这时候,李师傅在身后一拍我的肩膀,说道:“我来吧。”

  (https://.biqugex./book_910/860091.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