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吃人的怪物

  一间略显萧条的茅屋映入了我的眼帘,从刘仁家出发,走了大约一个小时,终于到了这案发现场。

  只见茅屋外有一对中年夫妇,在门前摆着香烛,撒着溪钱,哭哭啼啼的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大杨向我问道:“潘师傅,这儿就是案发现场了,我们进去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自然要进去,只不过在进去之前,我还得做点东西。”

  口诵开眼咒,我开了法眼法耳。普通人的凡眼看不到什么东西,但开了天眼之后说不定能看到什么蛛丝马迹。

  譬如上次我在凶楼里面,便是用天眼捕捉到了摄青鬼的骴气。

  但这次的命案我不知道是不是摄青鬼所为,因为据大杨所说,他并没有在现场闻到摄青鬼那呼天盖地的腐臭味。

  但无论如何,天眼总是要开,如若是摄青鬼所为,那我的天眼必然能捕捉到他的骴气。不是摄青鬼所为,但若是其他的阴邪,我的天眼也能捕捉到他犯案后留下的蛛丝马迹。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我开了天眼之后在这茅屋四周都看了一遍,完全没有感觉到一丝邪气的感觉。

  而屋外的草坪,屋子前的草地上。果然如大杨所说,没有丝毫凌乱的痕迹。

  这时,从屋子外走出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我一看,原来是个熟人。这个熟人正是小杨(杨剑),原来他留在案发现场处理这茬儿事,难怪今天早上我没有见到他。

  小杨一看到我站在茅屋的外面,便快步冲了上来,欣喜若狂的说道:“潘师傅,你没事啦?身体要不要紧?”

  我呵呵一笑,说道:“哪有什么事,我只不过是脱力而已,又不是受伤,休息一天就好了,这不,现在我又生龙活虎了。”

  小杨嘿嘿一笑,搔了搔后脑勺。说道:“潘师傅你来了就好,赶紧来看看这件案子,弄得俺头焦额烂的,当警察这么久,俺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邪乎的事儿,吓得俺滴心那个砰砰跳呀!”

  “哎,哎,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这时,大杨在一旁插嘴说道:“你小子哪一件事不是说邪乎的,哪一次不是吓得你砰砰跳的。每一次查案只要是你没有头绪的,你都一拍桌子说邪乎。那晚和你送花轿的时候,明知道自己被潘师傅借了法,你还是拿着红缨枪瑟瑟发抖,还差点尿了裤子。”

  “哇靠,你这是在揭俺的伤疤是不是,信不信老子和你单挑来着。”小杨一听大杨提他的糗事,马上呲牙绕耳,大有大杨再提,立马和他拼命的chui势。

  而大杨,则是在一旁翻着白眼,一点也没有把小杨的危险放在眼里的意思。

  这时候,我伸手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说道:“都在这个点子上了,你们就别闹了,正事要紧,先陪我进去看看屋子里的情况,问问受害者案发的经过吧。”

  在我的劝阻下,这对活宝终于停了下来。我向大杨摆摆手,和他一同走进了茅屋里面,隐隐约约还听见小杨这活宝在外面嘀咕着抗议道:“你以为俺想,谁叫俺妈生得俺胆子小来着,俺也没办法,不过胆子小你也嫉妒,您也算没肚量了,切!”

  这活宝的自我安慰精神,实在是让人无语,敢情胆子小还算是一个优点来着。

  言归正传,当我和大杨走进了茅屋之后,我依旧用天眼四处的观察着,但令人觉得奇怪的是,屋子里居然也没有一丝儿阴邪的气息。茅屋外没有,里面也没有?这就不得不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扭过头来,我向大杨问道:“大杨,你是第一批到达这案发现场的人。你说说,可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查不出任何的头绪,我决定先问问大杨的意见。对付鬼怪我在行,但若说到查案,大杨的阅历,经验都比我丰富,说不定在他说的疑点中我能找出点儿蛛丝马迹也不一定。

  大杨苦笑一声说道:“潘师傅,连你也看不出点儿蛛丝马迹,这回呀,真是难倒我了,不过让人觉得奇怪的疑点,的确是有那么几个!而且还是无解,才让我觉得这不是人所能干的事情。”

  听到大杨这么说,我疑惑得问道:“那你说说那几个奇怪的疑点是什么?”

  大杨说,首先的第一个疑点,在他来到案发现场的时候,仔细的勘察过屋子的大门,屋子里的所有东西。但是却没有发现一丝儿损坏的痕迹。包括屋子里的地板,除了主人家的脚印,没有其他可疑的脚印。没有可疑的脚印,那凶手是如何进到这屋子里面犯案的,仅仅这一点就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大杨所说的的确有理,哪怕我开了天眼之后也没有在屋子里面看到任何的气息。点了点头,我让大杨继续往下说。

  大杨呼了一口气,说道,第二个疑点。案发当晚,这屋子里面不仅仅睡着受害者(一个两岁大的婴儿)还睡着主人家夫妻两人。而据主人家夫妻的叙述。他们是在夜晚11点的时候入睡,和受害婴儿躺在一张床上,到了第二天早晨,却发现床上的婴儿成了一堆骨头。也就是说案发的时候,这两夫妻也在场,但却熟睡的像个猪一样,没有发现一丝可疑的地方。

  说完这一些之后,大杨托着腮子又说道:“门没有损坏的痕迹,那凶手是如何进入到屋子行凶的,又是如何在两夫妻的眼皮下神不知鬼不觉得杀了他们的儿子?除此之外,更令我不明白的是,短短的时间内,凶手是怎么把受害婴儿变成了一堆骨头,血肉都不知道到哪儿去了。所以,这件案子很难令人相信是人为的案件。

  听完了大杨的叙述,我沉吟半会,向大杨说道:“走,我们先去看看受害者的父母。”

  和大杨来到了茅屋外,大杨告诉我,屋子外撒着溪钱的那两位正是受害婴儿的父母。

  走向前去,我安慰了他们几句,然后询问起了昨晚的情况。

  受害婴儿的母亲是一位40岁的中年妇女,她面露悲色,痛不欲生。

  这位痛失婴儿的母亲哭哭啼啼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我和他爹哄着他睡了,我们才睡了去,谁知道到了早晨,我那可怜的儿就被那吃人的怪物吃了,只剩下了一堆骨头。我那可怜的儿呀!”

  说道最后,这位母亲痛不欲生的嗷嗷大哭,到了最后甚至哭得昏厥了过去。

  一见这位妇女昏了过去,现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我连忙上前扶着这位可怜的母亲,掐人中,揉了好一会儿太阳穴,这位妇女才幽幽醒来。

  这时,她的丈夫,受害婴儿的父亲哽咽着对我说道:“这位先生,求你不要再追问我妻子了,从今天早上开始,已经有好几位警察问过了。每问一遍,我的妻子都会受不住刺激昏倒一次,你们要是真的为我们夫妻俩好,那就去查凶手,别在这儿刺激我们夫妻俩了。”

  我点了点头,安慰了一会儿这位可怜的父亲,信誓旦旦的发誓一定会尽我的全力抓到凶手。

  然后,我和大杨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我仔细的分析着从到这茅屋前后的情况,案发现场没有任何骴气的气息,那就说明不是摄青鬼所为了。

  然而,我开了天眼却看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但你要说这案子是人做的吧,又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何人有这样的本事能够不知不觉潜入屋子里面,在两夫妻的眼皮底下行凶?

  凭着我的直觉,我可以肯定这件事情不是人为,而是鬼作恶。我看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一定是因为我忽略了什么东西,真相说不定就在我忽略的地方。

  这时候,婴儿的母亲又在悲伤大哭道:“吃人的怪物,你还我的儿来!吃人的怪物,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呀。”

  “吃人的怪物。”听到这句话,我似乎想起了什么,但是那感觉只是一闪而过,疑惑之下我忍不住嘀咕出声。

  “潘师傅,老杨”这时候,大杨拿着一叠东西走了上来。

  他摊开这叠白纸对我和大杨说道:“法医的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了,从里面我看到了两个疑点,对这案情应该能起到帮助。”

  小杨说,法医检验出来的两个疑点,通过仪器的检测,婴儿的骨骸上残留着一排排不大清晰的牙齿印,还有就是法医在骨骸上提取到了一样物质,这样物质像是人口腔里的唾沫。

  “你说什么?牙印,确定是牙印吗?”在一旁苦思的我听到小杨说的这句话,激动的上前抓着小杨的肩膀。

  小杨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如此激动,但还是为我解释道:“没错,正是牙印,潘师傅。”

  再次印证了这个结论,我松开了抓住小杨肩膀的手。转过身来暗自沉吟道:“吃人的怪物,牙印!”

  脑海中突然闪起一丝亮光,然后两件事情慢慢的重叠。一个可怕的揣测在我脑海中诞生,……坏道士的徒弟,勾魂的怪物!

  (https://.biqugex./book_910/860087.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