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死里逃生

  荆棘割破了我的大腿,那尖刺刺进了我的肉里,农村的树林素来都是野草丛生,那乱草几乎长到了膝盖之处。

  “放我下来,潘师傅你先放我下来!”这时候,背上的李师傅逐渐恢复了意识,让我把他放下来。

  “不行呀,李师傅,那摄青鬼在我们的后面追着呢,停下来就会没命的”我着急的说道

  李师傅咳嗽了两声,虚弱的说道:“没有了六甲阵的克制,我们是比不过那摄青鬼的速度的,你先把我放下来,我有办法。”

  听到李师傅这么说,我疑惑的把他放了下来。那摄青鬼的速度在凶楼里我是见过的?难道李师傅有什么克制那摄青鬼速度的办法?或者能提升我们逃命速度的办法。

  把李师傅放下来之后,我扶着他在乱草中找个地方隐藏起来,法师隔空斗法永远比正面搏斗要危险的多,被破法的后果只有一个,要么死,要么残。可想而知李师傅的伤势是多么的严重,况且那隐藏在背后操纵摄青鬼的邪师又是突然间偷袭李师傅的,连我都没看出来,可知当时李师傅的处境又多危险,能捡回一条小命,李师傅已经算是万幸了。

  “嗷。”又是一声殁瞋,那摄青鬼果然追了出来,声音已经越来越近。

  我着急的看着李师傅,期待他所说的办法到底是什么,此时要不抓紧时间,一会儿摄青鬼追上来之后我们都得丧命。

  李师傅从袋中掏出两株像草一样的东西,不对,或者直接说就是草。李师傅吩咐我道,一会儿他把路边藏身法的咒语教给我,我记熟了之后按照他说的去做。

  李师傅让我附耳过去,把藏身法的具体事宜教给我之后。我俩就趴在草堆上,准备念咒施法。

  “慢着”就在我准备念咒的时候,李师傅却叫住了我。

  我疑惑的问道:“李师傅,你有什么事吗?”

  李师傅那充满血丝的眼睛满带希冀的看着我,对我说:“潘师傅,你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当时的我很是不解,因为即将大祸临头了,这李师傅为什么就在这时候提出这个要求呢?但看李师傅那凝重的神情,我感觉李师傅说的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于是就点了点头,答应了他。

  李师傅虚弱的咳嗽两声,对我说:“我现在的法力也不知道能维持这藏身法多久,如果……如果我万一遭遇不测?我求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在刘仁家替我拿了钱,然后帮我送过去给我女儿,这是给她留学的学费?”

  听到这句话,连忙安慰李师傅,让他不要胡思乱想,我们一定会吉人天相的。

  谁知话没出口李师傅就阻止了我,他接着说道:“我放在刘仁老板家的包裹中有我的地址,你把钱送到那个地址上去,我家中有家传的鲁班书三册,我女儿知道放于何处,若是我遭遇不测,那三本鲁班书麻烦李师傅替我处理。你若要学就拿去,若水不学,就替我烧了它,切莫让我女儿,我的后人学了去。另外,你替我传一句话给我的女儿……。”

  作为一个父亲,谁想自己的后代命中落得个五弊三缺。所以他的意思我懂,还很理解。

  但现在的气氛实在是太过压抑,压抑得人透不过气来,不知道是不是李师傅说得话过于沉重的原因。

  点了点头,我答应了他,问道:“李师傅你要我传的到底是什么话?”

  李师傅说:“你替我告诉我女儿,爸爸以她为荣,爸爸对不起他。”说完这句话,李师傅那苍桑的面孔流下了几滴浑浊的眼泪。

  “嗷。”又是一声殁瞋,这声殁瞋比第一次的还要清晰,这摄青鬼也到了这树林之中,离我们越来越近。

  李师傅一声大吼“快趴下,念咒作法。”

  一瞬间,我和李师傅都趴在了乱草之中,把那株草放在了头顶之上,然后我闭上眼睛,按照李师傅教给我的咒语念道:“老君洞中一株草,只见长来不见老,凡民拿来无用处,吾师拿来寄生草,一魂藏在天边月,二魂藏在佛雷音,只有三魂无藏处,八影洞内问老君,三魂化为三尊佛,七魂化为真武神,神不知,鬼不觉,邪法见了化灰尘,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念完咒语之后我就紧紧闭住眼睛趴在乱草之中,再也不敢说话。

  簌簌的声音的传来,似乎是动物在爬行,又似有人在行走的时候拨动乱草发出的声音。那浑天盖地的熏臭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那是属于摄青鬼独有的气味。

  此时,我已经知道摄青鬼来到了我的身边,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不敢睁开眼睛,李师傅说过,这路边藏身法只要睁开眼睛的话就会失效。

  我只能凭着心去感应。似乎是李师傅的藏身法发生了效果,腐臭的气味仅仅维持了一会儿,便越来越远。

  慢慢地,脚步声消失了。周围惊得可怕,能听到的只有我自己雷鸣般的心跳声。

  但此时我却不敢睁开眼睛来看,万一那摄青鬼还没走,恐怕我就得玩完,而且还有可能会连累李师傅。

  于是,我便照着李师傅所说的,一直闭着眼睛,动也不动。直到鸡鸣声想起,我才敢睁开眼睛。

  鸡鸣声响起,就证明摄青鬼不敢在出现了。虽然这摄青鬼无比的厉害,可他也有着和僵尸一样的特征,那就是害怕阳光。

  睁开眼睛之后,我看到旁边的李师傅正在咳着血,他微笑着看了我一眼便晕了过去。

  这时候我哪敢迟疑,连忙背起李师傅往印象中村子的方向奔跑而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吼的叫着李师傅的名字,希望李师傅能保持清醒,不要昏倒过去。

  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整个人几乎就要晕倒过去,每一次这种晕倒的感觉来临时我都咬一次舌尖。

  终于,让我看到了村子的影子。再次加把劲跑了过去,这时候面前突然间见到了一群模模糊糊的影子,像是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

  看到他们之后我马上软倒在地,昏了过去,之后的事情我却是不知了。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却是躺在一张不知名的床上,耳朵中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睁开眼睛,却看到老张,大杨还有小杨三人站在床边关切的看着我。

  老张见我醒了,连忙上前把我扶住,几人七舌八嘴的关切问候着我。

  我揉了揉发痛的脑袋,感觉自己的头有点儿混沌。对了,当我背着李师傅从乱草丛中出来之后就见到了一群警察,我现在在这儿,李师傅呢?

  顾不上其他,我抓住大杨的手紧张的问道:“这是在哪儿?李师傅呢,你们有没有见到李师傅?”

  大杨让我别急,安抚了我一阵子,然后告诉我说,这儿是刘仁的大宅,李师傅在隔壁的房间里休息着。”

  听到李师傅没死,我松了一口气,但他的伤势却是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行,我得去看看他,挣扎着想从床上站起来,却发现手脚一阵发软。

  吓得众人连忙上前把我重新扶上了床上,大杨告诉我医生已经看过李师傅了,他的伤势很严重,还需要静养,让我不要过于担心。

  “对了,潘师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这时候,小杨拿着一杯水递给我,然后向我开口问道

  他说今天带着警察队里的弟兄们准备去找我和李师傅的时候,到了村尾便发现我背着李师傅向他们冲来,没走几步就晕倒在了地上,当时他带着警察队里的弟兄把我扶了回来。而李师傅当时奄奄一息,差点要都挂了。

  小杨问我说:“你和李师傅怎么会受了那么重的伤,是不是消灭摄青鬼的计划失败了。”

  我叹了口气说:“唉,能捡回一条小命算是不错了,那凶楼里作恶的根本不是鬼,是人!”

  “什么,是人?”话刚出口,就把大伙吓了一跳。小杨挽起袖子怒气冲冲的吼道:“这是哪个王八羔子干的,老子现在就把他锁起来。”

  把手中的水杯放下,我脸色凝重的说:“这个人不是普通人,恐怕是一个误入邪道的邪术师,摄青鬼就是由他操控的。”

  接着,我把当时在凶楼里面斗法的情形,从引摄青鬼入阵,到李师傅作法被破,然后小鬼出现,到凶楼里出现的迷阵都给他们说了一遍。

  “对了,潘师傅!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大杨托着腮子,凝重的对我说道

  我诧异的问大杨他到底想起了什么事情?

  大杨说,当晚他和小杨主持冥婚,把那花轿送到凶楼之中。就在半路上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件怪事。莫名其妙的听到阵阵诡异的笑声,像是一群小孩子在笑,然后空中突然间出现了一股黑烟,黑烟凝聚成了一张张婴儿般的鬼脸。

  就在大家紧张的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些鬼脸却突然间就消失了。

  (https://.biqugex./book_910/86008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