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阵风如同摄青鬼出现时的阴风一样,来得很突然,吹得我睁不开眼睛,只听到一阵阵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待我睁开眼睛之后。却只见李师傅请来的一众兵马正和摄青厉鬼打得正火热。这**阵请来的不仅仅是六甲神,还请来了六甲之上的三大将,和六甲之下的一众兵将

  为首的是三位统帅大将,首位的是一个浑身赤红,手执大瓢的兵将,这是三大统帅之中的第一火光大将康元铎,身具两面,前面赤色,后面青色,头上有两角,面有两须,前赤后黄,身长二丈,著红衣,手执大瓢一个,内有火十块,偏能放火,管上甲天兵百万垓。

  火光大将之后乃是第二吼风大将午文亭,有一面,三目,头上有两角,面青色,大獠牙外出,身长二丈,神通广大,衣风袋,管中甲天兵百万垓。

  居于末尾的是第三混海大将范文长,和第一神将一样,也是浑身赤色,身长二丈,著青衣,钻杆二条,长二丈五尺,广有神通,管下甲天兵百万垓。

  这三位大将之后,乃是六个金光灿灿的金甲天神。这六个金甲天神分别是六甲中的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这六甲。

  六甲中甲子以甲子为首。身披红锦袍,抹绿吊墩,金束带,身长二丈,眼光大睛小。后面分别并排着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据传说,这六甲中的甲戌神林齐虚逸真君长得最为俊美,身披绿袍,乌皮吊墩,紫束带,身长二丈,有五目,面如傅粉,活生生的就像一个小白脸。

  除了三大统帅与六甲神将之外,阵中还有无数的兵将。这些兵将应该都是三大元帅毫下统领的天兵。

  突然之间,阵中的一众兵将换了一个阵式。以甲子神为首,带着六甲神与一众兵将狠狠的攻击着摄青鬼。

  而三大统帅退到了一众兵将的后面,第一火光大将把手中的大瓢子一抖,对准摄青鬼的方向。大瓢喷出各式各样的真火,直投在摄青鬼的身上炎炎燃烧。

  紧接着滴第三大将范文长一声大吼,把两条钻杆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一块块大石从混海大将身上飞出,往摄青鬼身上砸去。

  最后吼风大将把衣风袋一卷,平地直起一阵狂风。狂风卷起第一神将的真火,第三神将的大石,往摄青鬼身上卷起。

  这三位大将配合的有板有眼,火借风势越来越大,风借石势越来越狂。

  这阵狂风越吹越大,让我感觉整个人几乎都飞了起来,眼睛都睁不开了。隐隐约约间只看到这阵狂风最后卷起了摄青鬼,接着便听到摄青鬼撕心裂肺的惨叫。

  敢情先头的那阵狂风就是这吼风大将弄出来的,传说三元大将很善于降下“火,石,炮,风”之威能,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只是有点惋惜李师傅没有请到第四大将,霹雳神将,不然这局面又是何等的精彩。

  我紧闭双眼,动也不敢动。似乎有石块伴随着狂风朝我肆虐而来。慢慢的风停了,火止了。我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众神将都不翼而飞了。**阵中只剩下一个被打残的摄青鬼,刚刚发生的一幕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般。

  “噗。”就在这时候,李师傅噗的一声吐了一口血,摇摇欲坠。我连忙上前扶住来师傅,替他推穴活血,心想着他这可能是用法过度的原因,谁知道这时候李师傅气若游丝的对我吼叫道:“快走,不要管我,快走。”

  我心中不解,这摄青鬼不是已经被打残了吗?只要我上前补个五雷掌,用三昧真火一烧,摄青鬼不就灰飞烟灭了吗?怎么李师傅这时候仿佛如临大敌似的。

  “桀桀”突然间,凶楼里响起了一阵怪异的叫声。

  随着怪声的出现,凶楼的上空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漩涡,漩涡里冒出阵阵黑烟,最后黑烟成型,凝聚成了一张张婴儿般的鬼脸。

  这张张鬼脸我怎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分明是一个个小鬼!

  摄青鬼被打残了,可眼前冒出来的这些小鬼是怎么一回事!

  怀中的李师傅再次吐出一口血,艰难的对我说:“潘师傅,快走,有人破了我的法!快走……”

  听到这句话,再联想一瞬间出现的小鬼,就算我再笨,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这……这凶楼杀人的恐怕不是摄青鬼,而是人,是有人在操纵摄青鬼。

  迅速的掏出一叠三昧真火符,一声赦令往空中的小鬼打去,小鬼对付一般人还有用,但对于稍微懂些道行的人,小鬼就不足挂齿了。

  但接下来的发生的一幕,却出乎我的意料。这些小鬼在空中诡异的转了一个圈,避开了符咒。而更加不寻常的是这些小鬼避开了符咒之后居然直挺挺的往倒下的摄青鬼飞去。

  嗷,一声几乎让人感觉天都破了的嚎叫,只见刚刚被六甲神打残的摄青鬼,在小鬼钻入体内之后立马又变得生龙活虎。而且煞气比以前更胜。

  怀中的李师傅伤势越来越严重,而我手中的法宝和法术却未必对这摄青鬼有用。千钧一发之际,我决定还是先带李师傅离开这儿再说。

  没有丝毫犹豫,从手中掏出一叠铜钱,掐了个法诀之后往摄青鬼扔去。没有回头看后面的情形,急忙背起李师傅往凶楼的门口逃去。

  但奇怪的就是,当我背起李师傅在走廊中奔跑的时候,前方突然漆黑一片,完全看不到前方的路。

  这条明明不是很长的走廊却怎么也跑不出去,明明门口已经很接近了,但一恍惚的时间我又回到原点。

  我和李师傅居然陷入了一个迷阵之中,这迷阵到底是什么时候布置的?此刻,我更加确定摄青鬼的背后有人操纵着。

  想不到,辛辛苦苦所布下的阵法来消灭摄青鬼,却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我们布置陷阱的时候,我们却已落入了别人的陷阱之中。

  背着李师傅踏着五行禹步,汗水已经逐渐沾湿了我的后背,现在的我已经无力再想其他,一心一意地想着逃命的办法。

  但李师傅已经已经昏迷了,背后又有摄青鬼紧追不舍,我更本腾不出时间想,腾不出时间看,如何破阵。

  “嗷,”桀桀”,声音越来越近,身后被小鬼附身的摄青鬼已经慢慢赶上了我。一边背着李师傅忙于奔逃,一只手往腰间的八卦袋里乱掏,此刻我也是想不出其他的办法,只能病急乱投医往腰间的八卦袋中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法宝。

  手里没掏出什么有用的法宝,但却掏到了另外一样东西,玄真秘籍。没错,就是玄真秘籍。我突然之间想起玄真秘籍中有一样逃命最好使的法术,五行遁法中的土遁之法。

  但这土遁之法我却从来没有使过,只是研究过一段时间,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摄青鬼的声音已经离我越来越近了,若是我再继续的这样奔逃下去,总会筋疲力尽成为那砧板上的鱼肉,被猫戏弄地无力奔逃的老鼠。

  不管那么多了,我停下脚步,手里念着土遁之法。念咒施术首先必须要凝神聚气,心神一致。所以我唯有停下脚步,抛却现在的恐惧,念起了土遁的咒语。

  嗷,嗷……摄青鬼的声音已经到了我的面前,我几乎可以感受到他那从天的骴气,一阵腐风往我的面门扑来。凭着我多年的经验,我知道这是摄青鬼在向我进行攻击。

  土遁的咒语实在是繁琐无比,费了好大的劲念完,最后憋足力气吼出一声“敕”令。此刻我却已经感受到了面门那像是被刀刮的感觉,摄青鬼的手离我的脸只有那么一厘米。

  千钧一之际,我脑袋中泛起一阵晕眩,直感觉整个天空都是天晕地转的,难道我要死了吗?

  脑海中的那阵晕眩感越来越强烈,我甚至以为我已经快死了,在最后的时刻,我想起了许许多多的人,许许多多我所经过的事情。师傅张真人,我的父母,媳妇。还有金龙,银龙,被我收服的怨灵。

  那些经历的瞬间,就像电影般一幕一幕的播放,但此刻,我却要死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脑海中的那阵晕眩感逐渐的消失,我居然没有感受到一丝疼痛。

  这是怎么一回事?好奇之下我睁开眼睛,却不知道为何到了凶楼的外面。

  原来我没死,没死!一定是玄真秘籍上的土遁法起了作用,最后的时刻把我和李师傅带出了凶楼的外面。

  又一声破天般的嚎叫,不敢回头查看,我背着李师傅往树林里面逃去,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双腿几乎软绵绵的,使不上一丝力气,这土遁之法的副作用居然如此之大。

  强作精神,我背着李师傅往树林里奔逃。此刻的我却是不敢回到村子里面,因为摄青鬼在我背后跟着,我若是逃回村子里面,势必带着摄青鬼回去,只会给村子里带来不可预料的灾难。

  (https://.biqugex./book_910/860084.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