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冥婚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三天里,我先是让大杨小杨谨记请二郎真神,与哪咤三太子的咒语,多练习几遍,务求熟练。在村里选了一位阴公来做冥婚的带头人,并且把冥婚要注意的事情这位阴公说了一遍。

  而老张也为我们找到了一具女尸,尸体的生辰八字和刘欣的一模一样。再找来一张刘欣的照片,经由李师傅的手作法,把两人的生辰,气息都加以重叠。

  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大杨小杨和阴公把装着女尸的花轿从村子里抬出,由阴公带路,大小杨为左右护法,把花轿在村子里绕一圈,接着送到刘仁老板的凶楼中。刘仁老板的凶楼,是摄青鬼最常留恋的地方,也是刘欣自杀的地方。

  我和李师傅,则是和大杨他们兵分两路,他们操办冥婚,我和李师傅则是带齐家伙到凶楼里面布置好阵法。待大小杨把花轿送到凶楼之后,我和李师傅便守株待兔,静候摄青鬼出现,然后把它降服

  今夜,正是灭鬼行动的开始。

  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大杨和小杨已经出发了。由阴公带路,大杨小杨伫立于两旁为左右护法,把花轿绕一圈再送到凶楼中来。

  而我和李师傅,也早已在凶楼里布好了阵法,只等新娘子一到,我们便守株待兔等候摄青鬼的来临。

  今天的日子和时辰,都是李师傅掐算好的,而阵法更是合我们两人之力布置的。布置好阵法之后,我和李师傅便盘膝坐下,静候大小杨把新娘子送入到阵法之中。

  “阴魂嫁娶,生魂回避,游魂让路,鬼差莫挡路。”很快,伴随着阵阵滴滴答答的唢呐声,阴公的声音从凶楼外传来。

  这时候,我和李师傅对望一眼,各自用藏身法藏匿了起来,我用的是茅山的藏身衣,而李师傅用的他鲁班门的独门藏身法。由于李师傅的藏身法太过于特殊,藏身之后,他可以用天眼看得到我,但我却看不到他。但只要摄青鬼出现,我和李师傅都会显露出身形,一起对付摄青鬼

  阴公一行人缓缓走入了凶楼里面,阴公在前,大杨拿着两刃三叉在左,小杨拿着金刚棒在右,花轿两旁还有着四个纸人,抬轿的则是从警察局里找来的四个弟兄。

  看他们几个都是冷汗淋漓的,不知道是途中发生了什么意外,还是因为他们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感到害怕的缘故。

  但此时的我们却是不可以显露身形说话的,因为我和李师傅也不知道他们身后有无摄青鬼跟随着。

  大杨和小杨互望了一眼,按照原来商量好的,和抬轿的几位把花轿抬入了七星灯阵中。接着和轿夫,阴公往回走去。

  临走前,小杨回头对着空旷处做了一个手势,那意思是让我和李师傅两人都要小心,最后在大杨的催促下,小杨才回头快步和大家走出了凶楼。

  新娘子已到,接下来的事情便是静候摄青鬼。当时的天正直六月,即使现在到了晚上,可还是炙热无比,隐藏在隐身衣下的我早已大汗淋漓,只是这时候,我却是一点儿声响也不敢发出,唯有死死忍耐着。

  漫长的等候总是折磨人。现在估摸是夜晚12点的时候,按照来师傅算好的时辰,12点到三点都是天枢七星**阵威力最盛的时候。所以我们还有四个小时的时间,四个小时说短不短,但是说长也不长。

  约莫又过了一个小时,这时候摄青鬼还没有出现。此时的我心中无比焦虑。因为阵法的有效期只剩下三个小时。这摄青鬼诡异无比,我不知道三个小时的时间,足不足够我们来对付摄青鬼。

  然而,这时,却发生了一件让我们预料不到的事情,让我的脸色一变。摆放于**阵中的黄旗倒了下来。

  这黄旗可不是普通的黄旗,旗子上画的是窥天符,这旗子的名字叫窥天旗,在我们茅山中,或者说各门各派都一样。施术前,要在法台前插一杆黄旗,旗上画窥天符,以窥天意,若旗杆折了或旗子倒了,便是天机,或者说有施法人斗不过的力量,必须立即停止施法,否则轻则折寿,重则立毙。

  此刻旗子倒下,就证明了会出现施法者斗不过的力量,怎能令我不心惊。按照茅山一门的规定,此刻的我和李师傅应该马上停止施法,离开这栋凶楼。

  但现在,我们可以走吗?精心策划这一切,经过千辛万苦找到了对付摄青鬼的方法,又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具女尸,经过李师傅的掐算算好了今天这个时辰,但偏偏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之后,在天时上却出现了岔子。

  难道天真的不助我和李师傅!难道我们现在真的就要放弃?

  如果现在放弃,那就意味着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已经白费了。不知道还需要多长的时间才会出现这样的契机,我们甘心吗?

  窥天旗已倒,茅山中的不祥之兆。这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我相信李师傅也很清楚。只不过李师傅这时候却没有显露身形。我知道李师傅想得和我一样,他也不想之前所准备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

  现在这情形,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暗自一咬牙,我忍耐住从隐身衣中跳出来的冲动,继续耐着性子等待。哪怕这天不助我们都好,但我相信,人定胜天,今日斩妖除魔,祖师爷也定会庇佑。

  就在这时候,出现了情况。只见原本寂静一片的凶楼里不知为何挂起了大风,这阵风来得很突然,毫无预兆。哪怕隐身在隐身衣下我被这阵风一吹都感觉凉飕飕的。这本来是六月的夏天,按理说能晚上能有一丝凉风就不错了,但如今却挂起了大风,还是在凶楼里面。所以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阵风,定有蹊跷。

  狂风依旧刮着,吹着花轿的花帘呼呼飞起,纸人左摆右摆。甚至于我的隐身衣都差点被被这阵风刮得飞起。

  但此时的我更加担心的是**阵中的七星灯被吹熄,若是七星灯被吹熄,这一切所做的努力就真的要白费了。

  顾不上其他,我凝目向**阵中看去,却只见刘合阵中的七星灯并没有被吹熄。看到这一幕,我的心更是不争气的跳动,绷紧了神经。

  为什么我会这么紧张?**阵中的七星灯和普通的煤油灯一样,是可以吹灭的,但吹灭的必须是自然风,或者是阳风。阳风,也就是人气吹灭。如今这凶楼里狂风大作,但是**阵中的七星灯却是稳如泰山,丝毫不动。那就说明这阵狂风不是阳风,也不是自然风,而是阴风。

  把手缓缓伸进了腰间缠带着的八卦袋中,袋子里有我准备好的符咒,法器,铜钱……当时的心很紧张,但隐隐约约的也有一丝期待。

  很快,我就会见到典籍中摄取尸气而生的摄青鬼,生前还是一个至情至胜的摄青鬼,所以我也是很紧张,心脏忍不住的跳动。

  慢慢的,风停了。凶楼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寂静,只是这空气,寂静的让人窒息,前方黑幽幽的走廊中像是一个长着血盘大口的怪物,诡异的扭动着他的身躯,在那张深不见底的大口中,不知何时会出现什么诡异的怪物。

  狂风停止了,还有一丝微微的凉风,突然间,在这丝微微的凉风中,我闻到了一丝异常,是的异常。鬼未到,但气味已到。那丝气味就像是放置了很久才会散发出来的腐臭之气,和大杨的口述,以及我在刘福气,刘富文一家所闻到的气味,是一模一样的。

  开始,这股气味还是微不查闻的一丝腐臭,但慢慢的,臭气越来越大,昏天盖地的扑来。先前出现过这么多的突发情况,我都能忍住藏在隐身衣内不出来,但现在,在这尸臭的腐蚀之下,我却差点忍不住想掀开隐身衣好好的吐一场,这腐臭,直想叫人胃部翻腾,心生作呕。

  此刻,我依旧死死耐住胃里那翻腾的感觉,神经绷紧,更加的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臭气越来越浓郁,摄青鬼出现的时机越越来越近。

  “欣儿,我的新娘呀,我的新娘!”突然间,一阵凌厉的惨叫在寂静的凶楼中嗡嗡作响,这阵惨叫像是从前方传来,而且声音中还带着哭腔,像是一个人在哭。更多的像是野兽在哭着嚎叫。听者直感觉一阵寒意从脚底直上脑门,全身汗毛竖起。

  很快的,被七星灯照射着的昏暗走廊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青烟,很大的一团青烟,青烟就像鬼火一样飘忽,不,应该是比鬼火更加的飘忽。这青烟,和狂风一样,出现的都是如此突然,毫无预兆。

  青烟弥漫,像是很大的一团雾,雾气中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摄青鬼独有的骴气在凶楼里蔓延,从骴气的浓郁程度来看,这摄青鬼对比前几天,更加得凶猛了。

  (https://.biqugex./book_910/860082.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