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惊闻1

  传说当年鲁班一门的祖师爷鲁班,刚刚新婚不久就被征召到国都干活,因为特别想念新婚妻子,祖师爷就做了一只木鸢,人只要骑上去念几句咒语,木鸢就能载着他飞回千里之外的家里,与妻子相聚。

  而他的妻子对此特别好奇,有一次,趁祖师爷回家后,偷偷地骑上木鸢,依样画葫芦地念完那几句咒语,木鸢便飞上了天空,自由自在地翱翔,一向深居闺阁之内的祖师娘好不惬意。然而,好景不长,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那时祖师娘已经怀有身孕了,正在空中飞翔时,突然分娩,污血流出。然而木鸢原本是祖师爷使用秘法制成的,一受到玷污,法力顿时消失,而祖师娘就一下子从半空中掉了下来,连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并摔死了。知晓此事的鲁班祖师爷后悔不已,于是诅咒天下所有学习《鲁班书》的人。

  所以。鲁班经也叫做鲁班魔书。凡修习鲁班一门者,若入门,首先便要缺一门。?缺一门?,也就是鳏、寡、孤、独、残其中的一门。

  李师傅说,这鲁班书其实有上,中,下册之分。一般的木匠手中流传下来的都并非完本。而是只有上册。上册中有着喜开财门、开门尺码、门光星吉凶定局、五架屋式图、五架后拖两梁、正七架格式、立造架码法、修造符法、鲁班真尺、论曲尺根由、各星分论等各种风水堪舆之术。修炼者当然无害。

  而中册与下册,却有着许许多多的,解邪,小人害人之术,同时也有着救人的法术。修炼者若要入门,首先便要缺一门。不是无后,就是残废,或者亲人遭殃。鲁班书里面的法术大部分都可以只练习四十九天即可生效。这样的速成法,必须要练习者付出代价,也就是用亲属的运气、自己的残废等等作为交换条件。因此不是说你练习了鲁班书上的法术,不做坏事就行了,只要开始练习,就已经注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了,不关邪术不邪术的事情

  譬如那“铁围城”、“滑油令”,滑油令就是让人摔跤,无论如何都站不稳。只需要一个草人,一根头发,作法即可。

  更有甚者,只需要你穿过的一只鞋子,念动咒语,往铁定上使劲的打。中术者的脚上就会生出肉瘤,不仅仅走不了路,还会感到锥心刺骨的疼痛。

  李师傅叹了一口气说:“当年,我就是秉承父亲临终前的遗愿,继承了鲁班门的衣钵。落得个“命残”?之身。而我也因此心生愤恨,埋怨老天的不公。凡有求于我者,首先就必须给上足够的价钱,直接的说就是掉钱眼上面去了。简直呀,就是忘记了行善积德这一回事。最后这残命越犯越深,连手都伤了,即使我现在知道了,也是悔之晚矣。”?

  看着眼前这像是垂暮老人的李师傅,我心中不禁闪过一阵黯然。是呀!修道之人多有五弊三缺在身,难免就生出了一丝埋怨之心。埋怨老天的不公平,有的,行善积德半辈子,最后还是落得个无子无妻,无终无后的下场。也难免这师傅生出埋怨之心。只是,我却不知道我走的这条路,是对还是错。

  张真人和我说过,说我不久的将来将会有一场大劫,而他却没有详细的说明。

  安慰了李师傅一阵子,我正准备开口询问我命中犯的大劫是什么,有何破解之法?

  殊不知,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令人心慌的嚎叫。这声嚎叫,让人感觉天都破开了一样。刹那间,我心中闪出一丝不可思议的念头,这是殁瞋,死人睁眼。

  李师傅的眼睛里面也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神情,脸上神情变换,和我对视一眼,口中同时惊呼道:“摄青鬼。”?

  我虽然没有听到过摄青鬼的叫声,也没有和摄青鬼交过手,但是我通过感觉,可以肯定,这是茅山中记载的殁瞋,也就是死人睁眼的叫声。

  当摄青鬼三个字从我口中脱口而出的时候,却发现李师傅也同时和我说着一样的话。更加肯定这是摄青鬼的嚎叫无疑。

  当场,我和李师傅就开了天眼,拿出法器朝着发出殁瞋的地方追了过去。当我们还没走出两步的时候,殁瞋就消失了。但我们还能仔细的辨认着殁瞋的来源,却不是凶楼的方向。

  李师傅暗暗着急的对我说道:“不是还有八天的时间吗?这摄青鬼怎么这个时候跑了出来,而且居然不是凶楼的位置,这可如何是好呀?”?

  这事儿我也不明白,但这时候不是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摄青鬼出现,意味着又出现了命案。不能在耽搁了,现在的情形简直是千钧一发,走快点说不定还能多救两个人。

  为了加快速度,我和李师傅甚至用上了五行禹步。很快,我们就在路上看到了摄青鬼留下的骴气。而跟着骴气一楼小跑,又到了一栋两层高的小楼前面。

  在小楼跟前停下了脚步,我和李师傅互看了一眼,都能看出彼此间的凝重之色。这摄青鬼不同于平常的鬼魂,所以不得不打醒十二分精神。

  手掐剑指,替铜钱剑开封。我和李师傅小心翼翼的往那小楼走去。这小楼的大门敞开,在这冷清寂幽的夜色里,就好像随时有鬼在里面跳出来一样。而地面上的骴气显示,这摄青鬼,就是往里面跑的。

  进了小楼之后,我和李师傅背对背的互相守护着。一进门,我和李师傅就闻到了无比浓厚的血腥之气,心中一沉,我俩都同时意识到,恐怕这小楼里的所有人怕是都遭了殃了。

  很快,我的脚下就踢到了一样东西,几乎让我摔了一跤。开灯一看,这差点绊倒我的居然是一具无头尸体。尸体的身躯还在,只是头却不翼而飞了。像是被人生生的拗断。而身上也有着好几个窟窿。

  更令人发寒的是,这栋房子从一楼,二楼到处都遍布了无头尸体,甚至连小孩都没有放过,主人家的一家三口惨死在书房里面,连内脏都被挖了出来。活生生的变成了人间炼狱。

  看着眼前这幕人间地狱,李师傅脸色脸色铁青的骂道:“丧心病狂,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你说这一家和摄青鬼身前到底犯了哪门子怨,死后连人家的小孩都不放过。”?

  当时的我看着这一幕人间惨剧,心中也是感到无比由衷的愤怒,不过,为何看着其中的一具无头尸体,为何我心中泛起一种似曾相识,在哪儿见过的感觉,但就是想不起。

  和李师傅暗自守备了好久,最后拿出罗盘自己的一观,却发现摄青鬼不在这栋房子里面,早已走得无影无踪了。

  发现摄青鬼不在,我和李师傅都暗自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当时我和李师傅冲出来,纯属自然反应。除了带了一把铜钱剑和一些符咒之外,没带任何的东西,很被动。而要对付摄青鬼,我们得事先摆好法阵,处于主动的优势才行。

  如今我们应该怎么办?对于眼前的情况,我觉得还是先询问下李师傅的意见好,毕竟人家的经验比我丰富,而且还和摄青鬼交过手。

  李师傅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再追,追下去也是无济于事,还是先报警再说吧。

  点了点头,我同意了李师傅的意见,合计着现在先回去报了警再说。

  当我们回到半路的时候,却发现大杨带着一群警察迎面而来。

  大杨见到了我和李师傅,停下来诧异的问道:“潘师傅,李师傅,你们怎么在这儿?”?

  没赶得及回答他这个问题,我急冲冲的说道:“现在先别管那么多了,你先跟我过来,又出现命案了。我们正想回去找你呢!”?

  闻言,大杨脸上的表情也是一肃,下令让手足们一路小跑,跟着我和李师傅又回到了凶杀案的现场。

  刚进现场,那股浓厚的血腥气熏得让人鼻子发闷。大杨的这群兵素质倒是极好,看到房子的惨况之后,却没有和当初在聚贤旅馆的那群警察一样,呕吐发寒。但每一个脸都呈铁青之色。

  大杨更是愤怒的踢飞了凳子,大声的咒骂道:“直他娘贼的,又是这混蛋玩意鬼东西。”?

  由着大杨的手足在现场处理情况,我和大杨和李师傅走出了这栋房子。

  “潘师傅,李师傅,求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早日抓到那害人的鬼东西,不要让他再继续的残害人民百姓的生命。”一出房子,大杨就郑重其事的向我和李师傅鞠了一个躬,拜托道。

  我和李师傅都表示,会尽力而为。

  说实话,看到这一幕惨剧,我心情也是极度的不好。虽然我经历的事情有那么多,可并不代表我不愤怒,每一条生命的流失,都是我心中不能承受之重。

  “对了,杨警官,你怎么会过来这儿。”这时,我旁边的李师傅好奇的向大杨问道?

  ?

  (https://.biqugex./book_910/860074.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