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骴气

  走进凶楼之后,细细观察每一处地方。更加认定了我的推测。这凶楼,确定是秽地无疑。

  掐指一算,这凶楼本应是百怨冲身,怨气从地表冲身而上。但是却被风水师利用风水阵法巧妙的避开了,而且,从门前玄关,和凶楼里面的楼层布置来看,这为凶楼布局的一定是位高手。

  大厅内的格局不仅巧妙的避开的避开了冲身怨气,门外,更是用这些冲身怨气通过镇物的摆布和屋子的格局,巧妙的用来镇煞之用。

  譬如说门前的那把杀猪刀,不仅是至煞之物,可伤人。摆放得得当,便可利用杀猪刀来聚怨挡煞,成为镇煞之物。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就是这个理。

  我向老张询问,这凶楼的位置以前是不是坟地,或者是乱葬岗。老张的答案不出我的所料,他说,他调查过这个地方。在文革时期,这地儿就属于乱葬岗的范围之一。只不过因政府的规划,才把这地儿里面的尸体都起了出来,分给了村民。

  这也是致使了闹鬼的传闻越来越凶的原因之一,因为这凶楼的前身是一片污秽之地。小时候我们听大人说,某某某地方有脏东西呀,不能去哪地方玩呀!这儿的脏东西指的就是阴人,而有脏东西的地方指的未必就是秽地。要说真正的秽地,那就是死得人非常多的地方,譬如说太平间,坟场,乱葬岗就是。

  在一楼逗留了一会儿,我和老张一行人来到了二楼,也就是大杨与那鬼东西搏斗的地方。当到达二楼之后,我便仔细的查看每一处。可事实上,以肉眼来看,的确看不出什么东西。但若是天眼呢?

  毫不迟疑,在他们诧异的眼光中,我拿出一张开眼符吞了下去。口中念道:“天青地明,阴浊阳青,开我法眼法耳,阴阳分明,急急如律令!”因为这儿是二楼,连接不了地气,也只能够用这方式开眼了。

  肉眼看不到的东西,但天眼却可以看到。凡是鬼魂逗留过的地方,无论那鬼魂多么的飘忽无踪,总有一些痕迹遗留了下来。

  果然,开了天眼之后,我的确看到一丝不寻常的东西。也就是那东西,让我心底一阵咯噔,整个人都呆在了这儿。

  “潘先生,你怎么了?”大杨推了我一下。

  “大杨,昨晚你与那脏东西搏斗的地方是不是就是哪儿?”我用手指了指我看到东西的地方,凝重的对大杨说道

  大杨诧异的告诉我说,没错,就是那个位置。联想起我刚才吞符念咒的一系列在他们眼里觉得怪异的行为,大杨问我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我没有回答,而是拿出一张符咒,让大杨吞了下去,接着念咒为他开了天眼。

  开了天眼之后的大杨顺着我手指的位置看去,立马就惊讶的大叫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绿油油的?”

  不过凭着多年的当差经验,大杨很快就冷静下来。开声询问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这时候,老张和杨剑也凑起来,询问大杨到底看到了什么东西,并且吵嚷着也要我替他们开眼看一遍。

  我摇了摇头,说这不行。开眼,直接了挡的一句话就是把一个人身上的三把火暂时扑灭其中的两把。也就是把一个人的阳气扑灭了一大半。阳气衰弱,阴气鼎盛,自然是可以看到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但这样也很危险,阳气被扑灭,小则大病一场,大则会被阴邪缠身。

  在三个人中,除了大杨警官的命格比较硬,哪怕暂时扑灭了阳气,也会很快的恢复过来。其余的不行。因为他们的命骨不硬。而老张年纪就比较大了,阳气本就不胜,开了眼之后恐怕就会因阳气流失,大病不起。

  所以,三人中除了杨星明之外,其他的人我是不会为他开眼的。

  听完我的解释之后,老张和杨剑则是暗暗失望。不过,他们倒是很快的恢复过来,向一旁的大杨询问,问他看到了什么东西。

  大杨深呼吸了两口气,显然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有点儿反应过来。

  大杨说,开了眼之后,他在昨晚与那鬼东西搏斗的地方看到一股绿油油的液体,这股液体应该就是那鬼东西留下来的。

  “难道,这凶楼的凶杀案,真的是鬼魂作怪无疑?”听完大杨的解释,老张脸色沉重的问我。同时,伴随着老张的询问,三个人六只眼睛也一并向我看来,期待着我为他们解释。

  我苦笑一声,说道:“怎么说我都是见过几次场面的人,普通的鬼魂能让我那么失态吗?”

  “这是自然,从一开始我就知道那不是普通的鬼魂了。”这时候,小杨(杨剑)的一句话都让我们大吃一惊。

  “怎么说,难道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问完这句,大家的目光都注视在小杨身上,期待着他的答案。同时,我也细细观察着这小杨,难道我看走眼了不成,这小杨也是我玄门中人?

  只见小杨故作姿态的咳嗽两声,胸有成竹的说道:“这鬼呀,一定不是普通的鬼。他……他是一只恶鬼。”

  …………乌鸦再次飞过,众人再次被雷倒。

  大杨(杨星明)直接一锤子砸到小杨的脑壳上,破口大骂道:“你他娘的我当然知道这是一只恶鬼,不是一只恶鬼能那么凶残,杀死那么多人吗?你不懂装懂地在这故弄玄虚,知不知道这会严重阻碍了案情的调查进度,再这样你立刻给我守门去。”

  小杨捂着有点发疼的脑袋,低声嘀咕道:“我这不就是看着气氛紧张,特地开一个玩笑调节下气氛嘛,既然你知道了还问我干啥来着。”

  大杨再次用他的狮眼瞪了一下小杨。小杨立刻闭口不言,捂着嘴巴站在一旁做严肃状。

  虽然得不出有效的答案,不过小杨的这个玩笑的确把现场紧张的气氛冲缓不少。

  我笑了笑,说道:“要真是恶鬼那就好了,只不过那不是恶鬼,甚至说我可以肯定,那不是鬼。”

  老张愕然:“不是鬼,那是什么东西。僵尸?”

  我摇了摇头:“不是。”

  妖怪?

  我再次摇头

  “古灵精怪?”小杨再次询问,只不过这一问题一出口,就被大杨瞪了他一下,小杨马上又乖乖的闭口不言。

  这时,老张催促道:“潘老弟,你就别再卖关子了好不好。”

  我苦笑一声,沉重的说道:“你们都猜错了,这东西他不是鬼,而是非人非鬼非妖,属于半阴半阳,半生半死。”

  老张三人诧然的问我,那是什么的东西。我怂了怂肩,说我也不知道。他们不信,但事实上我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些东西。

  我告诉他们说。大杨所看到的绿油油的液体其实是一种气,这种气我们茅山称为骴气:“骴”字的字面含义,是肉未烂尽的骸骨,顾名思义,“骴气”就是半生半死、半阴半阳的气息。普通人看不到这骴气。但开了天眼之后便会看到一股呈现出墨绿色或者浅绿色,犹如液体一样的东西,就是骴气。

  顿了一顿,我又接着说道:“刚刚大杨看到的就是骴气,你们若问我昨晚与大杨搏斗的是什么什么东西,我实在是不知道。因为据茅山典籍记载。这骴气是属于半阴半阳,半妖半鬼的气息。也就是说是一个活死人。但僵尸我听多了,这种半阴半阳,非人非尸非鬼的东西我真的没有见过,所以了解的也不多。”

  杨剑问道:“那……这玩意是不是很凶。”

  我呵呵一笑:“不凶能有十几具无头尸体的血案发生,不能说是凶,简直说是穷凶极恶了,再任由他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会死多少人来着。”

  老张三人纷纷问我现在该怎么办好?我说不急,现在,先去这凶楼的主人家问些情况,说不定呀,他比我们知道的多。”

  (https://.biqugex./book_910/860068.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