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水鬼(6)

  警察局的审讯室里面,方脸警官坐在我对面,一双虎目注视着我,先是来了一套惯例的姓名,性别住处的问话。接着向我审讯道:“说吧,昨晚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我现在怀疑你涉嫌杀害谢金龙一案。”

  我如实的把昨晚的详细经过告诉方脸警官,从我在谢家被叫醒,到张凡被勾魂,接着我独自一人上山追杀水猴子……。虽然我知道他未必相信,但我还是如实说了出来。

  果不其然,方脸警官从鼻子里喷了一口气,轻蔑的说道:“别拿你们走江湖的那套偏俺,没有证人证物证明你一整晚都呆在山上,那俺就有理由怀疑你利用上山这一空暇时间,迂回到谢家杀害了谢金龙,再到河边抛尸。利用镇民的信任,制造水猴子杀人的传说,不仅仅为可以为自己脱罪,还可以借此进行一场封建迷信活动,大量骗取镇民们的钱财,你们这样的神棍,啥都不会,蒙人倒是熟头熟路。”

  当时的我听到这方脸警官说的话,气得五窍生烟,这完完全全的就是针对我嘛。莫名其妙的问也不问就把我拉上警车,接着就是一口咬定我是杀人凶手。现在更是污蔑了我整个茅山正道,真是连三清老祖都忍不住发火,何况是我!

  我马上吼了起来:“为什么你一口就咬定我是江湖骗子,我茅山弟子向来有戒令约身,从不做偷枪拐骗之事!”

  “你们不做才怪,那俺母亲就不会被骗,就不会死了。”这时的方脸警官突然像发狂的狮子一样吼了起来。

  我开始有点明白为什么这方脸警官从一开始就这么看我不顺眼,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蔑我。原来,还有这样一段往事。想必他母亲应该是被一些冒充茅山的江湖术士骗了,所以,这方脸警官就一竿子打死一船人,认为天下乌鸦一般黑,对着所有的道士都带着仇视。

  我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若不信,可以去问镇上的镇民。而且,我的金钱剑就刺在了水猴子身上,掉下了水塘中,不信你可以去查,而且,我和谢家无冤无仇的,根本没有杀害谢金龙的动机。”

  说完,我就不再理会这方脸警官,在一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人面前,一切的解释都是徒劳,这样的警察带着情绪审案,已经不配正义正直两字了。

  虽然证实不了我是凶手,可按照惯例,我还是在拘留了四十八小时。呆在拘留室里,其实我也非常的忐忑不安,那是人生的第一次进警察局,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就连空气都让人觉得窒息。

  从为张家的儿子做法事,到守谢才东邀请,到了驱鬼,警察局……短短的两天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简直做梦都没那么坎坷。

  虽然我坚信人间自有青天在,但是心里还是有点忐忑,所以在这被拘留的四十八小时里,我是度日如年。

  然而,我却没有住满四十八小时,事情在第二天早晨又出现了转折。

  第二天早晨,一位警官把我从拘留室放了出来,并且递给我一把金钱剑。我接过一看,这把金钱剑就是张真人给我的这把,也是刺中水猴子那把。

  原来,方脸警官根据我所说的,先是调查了镇民的口供,然后派人到水塘上撒网寻找。

  结果真的捞出一个似水似猴的怪物,应该就是我刺中的水猴子。捞上来一看,发现水猴已经断了气。

  水猴的胸口上还插着我所说的金钱剑,也就证明了那天晚上我确实到过山上的水塘,还和水猴子搏斗了一番。而且,谢金龙是死在水塘的北边,而我则是在水塘的南边。也就是说在我的对面,中间隔着一个几百亩的水塘。我看不到也不奇怪!

  我点了点头,看来这方脸警官的正义感还没有被仇恨所泯灭!至少还会公正严明的办案,虽然带了一点小情绪,但那都无关要紧了,至少证明了我的清白。

  可是更深的疑惑也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按照这样子说,水猴子应该被我杀死了才对。怎么还能害这谢金龙?难道不仅一个水猴子?

  就在我因为疑惑不解而思考的时候,这位警察小哥说出了第二件事情,这件事情为我洗脱了嫌疑,但同时,也让我脑袋一阵轰隆!

  谢家的三子,和谢金龙双胞胎的弟弟谢银龙,就在昨天晚上死了,死法一样,除了发现尸体的地点是在谢家楼旁的草坪上之外。

  既然现在我已洗脱了嫌疑,登记一番之后,也就从警察局里面出了来。

  而在警察局出来之后,我便直奔谢家而去。

  虎头虎脑的两个可爱孩子,说没就没了,谢家也从此绝了后,事情的发展竟然是如此陡峭,这一边,我消灭了水猴子。那一刹,谢家的两个娃就命丧了黄泉。

  这件事情总让我觉得不对劲,虽然我说不出哪儿不对劲,仅仅凭着是我的直觉。但事情毕竟要查个水落石出,毕竟这是两条人命。

  何况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谢才东心中是多么悲痛,无论怎么说,我都应该去探望一番才是,也借此机会好好的查一查整件事情。

  此时的整个谢家,被悲恸的气氛笼罩,房子还是原来豪华的房子,只是少了生气,显得压抑。

  谢家的大厅都挂上了白绫,厅前摆放着金龙银龙两个孩子的照片。

  谢才东坐在厅前的一张太师椅上,整个人仿佛都苍老了十岁。

  谢才东见到我进来,在黄秀华的搀扶下巍巍峨峨的站起身,这位叱咤商场的枭雄背脊已经佝偻,因为伤心过度,头上已布满了白丝。

  走到我身前,张了张嘴唇,仿佛想说什么。但转过头望了望灵堂上两位孩子的照片,又摇头不语,两行老泪忍不住婆娑而下。

  我安慰他道:“谢先生,生者已逝,望谢先生节哀顺变,和谢夫人好好的生活下去。”

  谢才东摇头叹息道:“命啊,这都是命啊。俺那可怜的孩子,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一劫啊,命啊。”

  看着眼前悲凉的情景,我却不知道如何入手。脑海里思来想去,挣扎了许久,还是决定开了口。

  我向谢才东说,想让他告诉我,金龙银龙两位小孩子是怎么死的,让他把过程给我说一下。因为那天晚上我上山去抓水猴子了,回来就被警察抓走了,根本就不清楚整件事情的经过。

  谢才东摇了摇头,仿佛不想去回忆两个儿子死亡的经过,因为那对他太悲痛了。只是悲伤的说道:“都过去了,提它干什么,说出来,俺孩子就能回来吗?”

  我让这位老人忍住悲痛,开口说道:“我怀疑金龙并非是被水猴子杀死的,而是另有隐情,请谢先生说出来,我想调查清楚。”

  旁边的黄秀华一惊,开口说道:“潘先生莫不是在开玩笑,金龙和银龙两个孩子不是被水猴子杀死的,那是怎么死的?他们的脚板上都被咬穿了几个血洞呀?和水猴子勾魂一模一样呀。

  谢才东也皱着眉头问我:“潘大师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我让他们先别着急,先给我说说他们对水猴子的了解有多少。

  谢才东回答我说,对于水猴子,他也不了解,但是从小到大都听过水猴子的传说,把人迷到水里,杀死吸血。水猴子大多在七月十五的时候出现,常常到岸上去勾人,最常勾的是小孩子。

  (https://.biqugex./book_910/860033.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