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婴灵的悲愤(2)

  饮血地狱,狱里有许多的恶虫,咬吃罪人的血肉,还要咬吃他们的筋髓。而小红就被堕入了这饮血地狱,每日被各种恶虫吃咬,受着那钻心般的疼痛,这一罚,就是一个甲子年,也就是六十年。在这六十年的时间里,小红方才明白什么叫作万虫钻心的痛苦,煎熬,六十年的煎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自古就有句俗话“万恶淫为首”,很多人很困惑,淫真的那么可怕吗?难道淫比杀人、放火、抢银行还更可恶?况且“性”乃人之天性,为什么要去压抑甚至泯灭它呢?

  其实,“万恶淫为首”的淫,通常指的是邪淫,因为不正当,故为恶,又因此恶最为“享受”而令人欲罢不能、最能令凡夫俗子飞蛾扑火地做出一些不知廉耻、丧失理智、无良无德的事情来,故“万恶淫为首”。

  也许又有人会问,为何邪淫的影响会如此严重?这是因为一个人一生中的福气皆有定数,越是不正当的“享受”越是削福德,故,邪淫越深重削福越严重,古话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只有将一切邪淫的恶的种子断绝清理后,身心清净,天清地宁,我们的福德才能积存起来,邪淫的当下,虽然很快乐,貌似很“享受”,但是,享福即消福,福尽必祸至,祸至苦海至!

  一个甲子年,终于过去了,可是小红并有得到自由,因为还有另一个恶果等着自己,那就是杀生的果报。她,再次被打入了地狱,这次是铁床狱!

  铁床狱,四壁都是烧红的铁壁,上面落下来的铁火,像密雨一般,那铁火能把罪人都烧得焦烂。被打入铁床地狱的罪人,会被锁在烧红的铁床上,让罪人每日被铁床火烧,空中落下的铁火炙烧,让罪人承受身体被火炙烤焦烂的痛苦。

  这一判,又是一个甲子年。在一这百二十年时间里,小红承受着无尽的痛苦与折磨,灵魂的躯壳早已被恶虫与铁火化为了灰烬,这种地狱刑罚直让她灵魂折磨到消散的边缘……

  最后她终于受完了所有的地狱刑罚,但是前世背有恶果的人,在六道轮回之中,又怎能投生人间道呢,最后她被投入了恶鬼道,做了一世的恶鬼。再后来,当她再次回到地府时,她被投入了畜生道,成为了一头家畜。就这样,直到她最后一次回归地府时,她终于得到了一次投胎人间道的机会,而且还是个男儿身。

  她很开心,就好似看到了无限的光明,可是哪成想,当她投入一女人的胎盘中没多久,厄运再次降临到了她的头上,她被堕胎,重新轮为了一个鬼魂。

  想到自己这一百多年来所受的痛苦与折磨,想到自己历经千重磨难得到的重生机会,就这样平白无故被一个女人给夺走了,她怒了……

  是的,这事换成谁,谁会心甘?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眼前这个婴灵怨气会如此之大,原来他的遭遇实在是太过痛苦,太过凄惨了。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以为光明就在眼前,换来的却是雾里看花,一场空,他不心生怨恨才怪呢!

  不止是我,就连一旁的王先生,听完婴灵的经历后,也不由满脸的同情,显然也是觉得他的故事太过凄凉了。

  其实每个鬼魂,得到的投生机会都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多多少少都会在地府经历岁月的等待,或是历经一些磨难,对于鬼魂来说,投胎,这就是他们等待的希望,就是他们的全部。可是世人却并不会知道这些,对于世人来说,堕胎,只是一念之间的小事……

  婴灵诉说完自己的苦楚与怨恨,接着他再次回复到先前那种怨气逼人的样子,指着身旁的柳艳骂道:“我的一切,全毁在了这个女人手里,你说我这个仇该不该报!”

  我点点头:“该报!”

  婴灵听到我如此回答他,他眼中闪过一道欣慰之色,可能是觉得有人能明白自己的感受了吧,所以他对我说:“你也说我这仇该报,那请你离开这里,不要多管闲事!”

  我摇了摇头,说:“不行,我不能走,因为我要帮你。”

  婴灵很疑惑,我见他愿意听我说话,于是急忙接着说:“真的,我是要帮你的。她夺去了你的一切,这仇的确是要报,但是我不能让你这样子去报这个仇。地狱刑罚你也知道,它可不会管你是不是有苦楚,也不会管你是不是有冤屈,只要你今日取了这个人的性命,那么明日你必将再次遭受那铁床火烤之苦,你觉得值得吗?”

  我说的没错,地狱刑罚不会因为你的苦楚而放过任何一个人,他们只看你做了没做,做了恶,就会罚,行了善,就会赏。婴灵之前为人的那一世,其实并不是自己要去做妓女的,完全是世事弄人,可是还不是一样下到地狱受罚吗?这个道理,婴灵不可能不明白。

  婴灵听完我的话,眼中闪过了心惧之色,显然是想起了那一百多年在地狱中受刑罚的场景。不过,此时他心中的怨气实在是太重了,所以他并没有就此放弃报怨的想法,反而有些气愤地道:“那……那我难道就这样白死一次吗?难道就这样让这个恶女人快活的活在这世上吗?”

  我摇摇头道:“非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不是你来报,而是天来报!她种下杀生恶果,当她下入地府之中时,必会受那剥皮抽筋的地狱刑罚。所以,此仇一定得报,也一定会报,但并不是你来报!”

  婴灵其实是听懂了我说的话,但是心里有怨气堵着,所以他依旧无法释怀。忧怨道:“这个女人是个恶女人,对我如此狠心,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一边往前慢慢走近过去,一边对他说:“其实她自己早已明白错了,也早有忏悔之心。”

  “喝!如此恶毒的女人怎么会有忏悔之心,你就不要再帮她了!”婴灵突然怒容乍现。

  “我是在帮你!”我也提高音量说道,然后指着床上的柳艳,对婴灵说:“她的确早有忏悔之心,不信我这就叫她跟你说。”

  说完,我便走到床前,打出剑指在柳艳的额头上,急忙虚画了一道断梦符,一边念道:“赫赫阳阳,此符断梦,辟除不祥,急急如律令!”

  咒语一完,柳艳立马就醒转了过来,接着她便对着婴灵跪了下去,哭泣了起来……

  虽然柳艳之前一直在做着恶梦,但是我知道,她的梦境其实就是梦到眼前的情景,刚才我们的对话,柳艳都能从梦中听到、看到,一清二楚。所以当我帮他解开梦境,她这才会直接对着自己的女儿跪下痛哭,因为她早已知道,那个婴灵已附身在自己女儿的身体里。

  柳艳自责道:“都怪我不好,都怪我当初太年轻不懂事,做下这样的错事,我知道错了,是我对不起你,呜……”

  婴灵并没有因为柳艳承认错误,而有所消气,反而骂道:“你知道错吗?你若是知道自己错了,你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都不来对我说一句对不起呢?你为什么对我不闻不问,你根本就没有悔罪!”

  柳艳一时哑口无言,只得多磕几个响头,然后说:“是我错了,我心中一直以来都对这事感到愧疚。”

  那婴灵见柳艳如此说,于是接着骂道:“如果你对我存在着一丝的愧疚,那么这些年来,你为何没有管我一次呀?我在下面过得好不好,你有知道吗?我没钱用,没衣穿,没香烛吃,这些你知道吗?我这一世就是毁在了你的手里,变成了一个没有亲人,无家可归的孩子,你若对我有愧疚的话,那你为什么不烧纸钱给我,为什么不烧香烛给我,为什么不给衣服给我穿?”

  听到婴灵吐出这些怨言,柳艳已是泣不成声了。是的,她已经明白自己真的太过分了,这些年从没有关心过这个孩子,所以她感到自己已无话可说,只得惭愧的流泪。

  婴灵这一骂就骂了好久,把心中所有的怨气一股脑全吐了出来,许久之后,他看着眼前这个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他也感到很无奈。也许怨言骂完了,怨气也消散了吧,所以看到这个跪在自己面前承认错误的女人,心中也不再那么生气了,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真的明白错了。

  其实鬼和人是一样的,当婴灵将自己心中所有的怨气都吐完之后,他开始发现自己是那样的可怜,于是他哭了起来,哭的很可怜,很无助……

  是啊,他这一世只是个孩子,一个充满了怨气,一个无依无靠,在下面毫无人关心的孩子……

  (https://.biqugex./book_910/86000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