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乌头怨(2)

  看清眼前的这个肉块就是传说中的乌头怨,我整个眉头都皱得紧紧地了。王先生夫妻俩见到我一付凝重的样子,担心的急忙问我怎么样?

  我没有回答他们这个问题,而是反问柳艳:“你之前打过几次胎?”

  我这样一问,柳艳当时就愣住了,显然是不知道我怎么能看出自己打过胎。而一旁的王先生更是惊诧地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转头紧盯着柳艳,质问道:“你……你打过胎?”

  听到这话,显然柳艳打胎的事儿没有告诉过自己的丈夫。

  柳艳一脸的为难,支支唔唔,也不说打过胎,但也不否认,看那样子心里肯定在那做着思想斗争。

  也对,这种事情既然当初打算瞒着对方,那如今若是再说出此事的话,那必要影响夫妻感情。

  只不过此事非同小可,我可不能为了担心他们吵架,就此放着乌头怨的事情不管。所以我叹了口气,对不知如何开口的柳艳道:“夫妻之道贵在坦承、信任,你照实说便可!”

  柳艳听我这么说,眼泪“哗”地一声就落了下来,最后转头对王先生自责道:“是的,我之前是打过一个胎,都怪我当时不懂事,呜……”

  原来柳艳在嫁给王先生之前,曾进城打过几年工,在当时,她跟一个城里的男人好上了,而且还发生的肌肤之亲,因为柳艳以为那个男子会娶自己。可是天意弄人,突然有一天,有一个女人跑过来对着柳艳就是一阵臭骂,最后她才知道,自己被玩弄了,原来那个男人已经有了家室。感情受了伤害的柳艳很伤心,但是就在这时,她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对于农村出来的柳艳来说,这个孩子肯定是不能要的,要不然回到家乡就没脸见人了,于是因为年轻时候的无知,她选择了堕胎……

  一旁的王先生没有说话,虽然他没有表现出生气的表情,但是看得出来,他很失落也很无奈。

  此时,我可没心情安慰他们夫妻俩,我直接开门见山的告诉他们:“若是我所料没错的话,你这肚子上长的这个肉包,就是你打掉的那个小孩所化!”

  “啥?打掉的那个小孩?”这一下他们两个都吓傻了,柳艳也不哭了,王先生也没心思闹情绪了,两人都瞪起了一双大眼。王先生最先反应过来,焦急的问我:“大师,这……这是什么意思呀,我怎么听不明白呀?”

  我对他们解释道:“意思就是说,那个被打掉的小孩怨气未了,所以回来了,而且还重新附进了她的肚子里。”

  “啊!”柳艳吓得差点一个没站稳,栽倒在地。而王先生则追问我:“那怎么我之前带她去做过妇科检查,也做了b超,愣是没有发现呢?”

  我说:“它只是一个充满怨气的鬼魂,怎么可能像正常的怀孕一样能检查得到呢?如果不尽快解决的话,那么必出妖孽,而血光之灾不远矣!”

  王先生被我的话吓得愣在了当场,我将目光看向柳艳,只见她整个人好像抽疯了似的,全身激烈的打着颤,嘴里不停说念着:“是他……是他……原来就是他……”

  听到这话,我和王先生都感到很莫明其妙,心想她这是吓疯了,还是看见过那个婴灵呀?还没等我开口,王先生便已急忙搂抱住自己的妻子,担心道:“艳儿,咋了?你说的那个他是谁呀?”

  柳艳牙关打颤地道:“他……是个小孩,我天天做恶……恶梦,都会看到他。”

  我急忙问他详细情况,让他好好跟我说说清楚。接着,柳艳便惊魂未定的将她每天晚上做的恶梦跟我说了出来……

  原来,自从打胎过后不久,她就落下做恶梦的习惯了,只是那会儿没有太在意,以为只是自己打过胎,心里感到愧疚,所以才会常做恶梦。当然,所做的恶梦无非就是梦到一些婴儿,总是追着她喊妈妈。

  不过,在跟王先生结婚后,起初恶梦少了许多,不过自打跟王先生生了一个小孩后,小孩十分的难养,天天夜哭,没一晚不闹,使得柳艳睡眠质量极是不好,而从那时就又开始继续做恶梦了。梦到有小孩天天问她为什么生妹妹,而不要他。

  就这样,直到前几个月开始,她的恶梦开始变得越加的频繁,而且也越加的真实、可怕。为什么说是可怕呢,因为她梦到了地狱!

  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柳艳每晚都会梦到一个小男孩走到她的面前,然后问她:爸爸呢?我要找爸爸?

  在梦里,柳艳就好像早就认识好个小孩一样,隐隐明白,眼前的孩子就是当年被她堕胎的那个胎儿,所以柳艳一见到他,她就会害怕。也许这种害怕不只是单纯的害怕,也许这是对曾经的愧疚产生的恐惧感。面对这个孩子,柳艳都会吓得逃避,可是她想跑,却跑不动,只能死死的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小孩。

  那个小孩每晚见到柳艳惊恐万状的样子,都会高兴的呵呵大笑,然后忧怨的对柳艳说:我现在很苦,没住处、没衣穿、很冻、很穷。你们很好,我不会放过你们……

  在这几个月中,每次一梦到这个小孩,柳艳的肚子就会开始疼痛不止,直到从梦中痛醒过来。但是,柳艳不敢将这事告诉给王先生知道,因为她怕王先生怪她隐瞒真相,怕失去这份婚姻。所以,她只得一个人承受,每天过着惊魂未定的生活。

  特别是,就在半个月时,柳艳再一次梦到了小孩,然后肚子疼痛地厉害,这一痛就把柳艳直逼半昏半醒的状态,而就在她半昏迷的状态中,她便看到了地狱。

  她看到地狱里非常的黑暗,能感觉到有很多人在受苦。接着她还看到一个女人正在接受铡刀刑罚,那个铡刀将她的身体切成一段一段的。柳艳害怕得毛孔竖起,不敢久视,因为这个受铡刀刑罚的女人长得跟自己竟一模一样,而且这种刑罚与被堕胎孩子的惨状非常相似。被堕胎的孩子也是被医生用刀撕割成一段一段的,然后扔到一边……

  柳艳的确是怕极了,而且也曾多次静坐内视下腹部的肉包,她看到有一个小孩,在小腹内转圈圈,他一转,柳艳的腹部就会疼痛,她就这样每天过着这种人间地狱一般的日子……

  听完柳艳讲完她不为人知的痛苦经历,王先生很是自责,自己的妻子受着这种地狱般的煎熬,而自己却毫不所知,没能好好关心到妻子。

  而我则叹了口气:“你这就是因业果报,显然,你所梦到的这一切,并非只是梦境,而是真实的,那个充满怨气的婴灵,就是天天在缠着你,让你生不如死。”

  我也很无奈,这种事怨不了别人,要怪就怪当初犯下了恶行。在道家与佛家的理念之中,父母与儿女的缘,有报恩、报怨、讨债、还债四种因缘。堕胎是杀生,是与人结极深重的冤仇。一个神识来投胎,他跟你过去生中有缘分,或是报恩、或是报怨、或是讨债、或是还债,如果没有这个关系,他不会到你家来。你想想看,如果是报恩来的,你堕胎,把他杀了,恩变成仇,下一次再来,他是来报仇来的,他就不是报恩。如果是报怨而来,你杀了他,仇恨再加仇恨,这怎么得了?所以堕胎这桩事情,非常非常可怕,愈想愈恐怖。为什么今天社会这么动乱、天灾**这么多?这兴许也是一个主要因素,众生共业所造的吧?

  要知道被堕胎的婴灵,他们也是很可怜的。正如柳艳梦中所言,他们没衣穿、没钱花、没亲人,很冻、很苦、很可怜。每个婴灵都会有怨气,只是说不会像柳艳杀死的这个婴灵那么重的怨气,一般的婴灵,他们只会或哭或闹,感到很可怜,很委曲。

  同时,如果妈妈真心认错、改过,孩子们也会很感动,就不再报复妈妈。相反,如果母亲不知真心忏悔改过,对婴灵的存在不闻不问,母亲的这种心态,对于婴灵来说是雪上加霜,令他们的怨恨更加无法化解。因此,深受委屈、无处哭诉的小婴灵,当他们看到妈妈不肯认错、不当回事的时候,她们会因痛苦不断加深而流泪,怨气自然不断加深,然后对妈妈纠缠不放,直到报仇血恨!

  收回无奈的心情,看到痛哭流泪的柳艳,我不得不说,她已经知道悔恨了,明白自己犯下的罪孽之深重。但是,人往往就是如此,当你懂得悔恨之时,却已经晚了……

  我只得长叹了口气,对柳艳道:“今晚我来跟他交涉一下,看看能否将他的怨气化解一下!”

  柳艳二人点点头,然后擦干泪水,才发现桌上的饭菜早已凉去,于是慌忙请我开始用饭。当天,我就留在了柳艳的家中,直等晚上那婴灵的出现……

  <图片1>

  投推荐票的位置!

  (https://.biqugex./book_910/860003.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