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言归正转,那两个鬼差找了两圈,最后又回到了我父母那儿,而且还凑到我母亲身边左看右看的,把我母亲吓个半死,可是却又不敢露出害怕的表情,只得硬撑着。

  那两鬼差在我父母身边查看了一番,最后那黑衣服的鬼差说:“老谢,今儿真是奇怪了,那小子既不在房内,也不在父母身边,这会是在哪去了呢?”

  白衣服的鬼差也满脸的疑惑,最后他说:“是很奇怪,咱们又还没来收魂,人不可能不见的。这样吧,我来查一查。”

  说完,他便掐指算了起来,接着他眉头一皱:“这真是奇了怪了,这小子竟然死了!”

  黑衣服黑差惊疑惑道:“什么?死了?这……这怎么可能?”

  白衣服鬼差说:“是的,真的死的,我查到那小子的魂魄已经在阴间了,根本就不在这阳世。”

  黑衣服黑差点点头,说:“嗯,虽然奇怪,不过应当就是如此,要不然咱们哥们不可能连一个人的魂魄都找不到。既然那小子已经死了,那咱们就回地府去找吧!”

  说完,二人便嘀嘀咕咕的出了院门……

  就这样,我出世后的第一个关口就这样化解了。据父母说,当时他们见那两个鬼差离开后,心里都还惊魂未定的以为这一切都是做梦,可是看到眼前房倒屋塌的,他们明白这就是事实。

  话说当时见证了这一切的稳婆,她也吓得不轻,不知是因为淋了雨的原因,还是受惊,亦或是见了阴魂鬼差的原因,总之她回家后便一病不起,不出半月后竟然死在了病床上。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当父亲急忙将我从井中提上来时,我也是冻的出气多进气少了。当时吓得父母脸色大变,急忙抱柴生了一大堆火,然后又跑进那唯一一间未塌的房中找来了一床被子,将我包起来,费了好大劲,最后终于将我从死亡线上给拉回来了。

  最后我的命虽然保住了,但是父母却有一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为何将我藏在井里头,来拘魂的鬼差就会找不到我,按理说当时我还哇哇的大哭着,别说是鬼差,就连父母都听得清清楚楚,可是鬼差却愣是没发现,最后还说啥我已经死了,魂魄已在地府,这不是扯蛋吗?

  这个问题我也迷惑了好几年,直到后来我拜入了道门之中后,我才明白原由,原来这井可是通着幽冥之境的。

  井,大家都应当熟悉,就是在地下打个几米或十数米深,为的是取地下之水。在茅山术中认为,井水为不见阳光之不,为阴,而井属鬼,可通黄泉,可以说得上是一处人为的阴间通道,这也是为何人死后,在招魂仪式上会有“窥井”这一动作。人只要躲藏在井里头,就等于是离开了这个阳世,那么鬼差便发现不了,这也是为何那道士会叮嘱我父母,叫他们将我藏在井里头。

  说到这里,我不由想起了我做道士后遇到的一件事,这件事虽然是小事,但是却让我记忆犹新。为何这样说呢,因为我算命看相几十年,从来就没有算错过,而就那一次算错了,差点将招牌都给损了。这事是这样的,我当时在家常为了算卦解灾,一天来了一位苦主,他跑到我家里头,说自己的儿子失踪了,求我为其算一卦,算算他的儿子朝哪个方向跑了。

  这种事只是件小事,不管是人畜失踪,还是财物丢失,这样的卦我算过数不胜数,均能算准。那次见来求我算卦的人是为了算失踪的儿子,于是我便开了一卦,可是卦一开,我却愣住了,因为按卦象上所言,此人已经没有了卦象!

  所谓没了卦象,就是说此人已命归玄冥,驾鹤西去,魂魄已在冥都。一般活人算卦,不管是好是坏都会有个卦象,可是死人便无卦,当我看到是这么一个卦象时,一时不知该如何告诉苦主。而那苦主见我紧锁着眉头,可能是心知不好吧,于是叫我不管是好是坏,都望能说给他听。

  想了想,最后我还是如实将卦中所示告诉了苦主,当时就把苦主给吓得差点一个没站稳昏厥过去。最后,苦主拿着这个凄凉的结果,离开了我家。可是没过三日,那苦主又再次上门了,此次他还带了一位年青人来,进门就指着我脑门大骂我骗子,说我胡算乱蒙,差点害了孩子他妈寻了短见。

  我一听此话,当时就怒了,这卦虽然是很让人绝望,但是也不能因为我说他儿子已亡,孩子母亲自杀就怪罪于我吧?而且当初也是他自己要我说实话的。可是当我将道理跟他一讲后,他更怒了,指着他带来的那年青人对我说:“这就是我儿子,他昨晚刚回来,你说他已经死了,你看死了吗?他这不好好的,你个骗子!”

  这一下我蒙了,一肚子的道理只得硬咽回了肚里,心道这怎么可能。经过我一阵追问,这才明白过来,因为他那儿子离家后没有了盘缠,最后跑去给人打井去了,那天我给他算卦时,他正好身在井中,这才使我算到魂在地府,是个死亡之卦。

  我虽然明白其中原由,但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可不明白,对他们解释也无用,最后我不仅退了他卦钱,还足足被他们大骂了一顿,引来一大群看热闹的人,虽然看热闹的都是本村的乡民,知道我的本事,但出了如此纰漏,他们还是有一部分人怀疑起我的本事。

  当然,井中的玄机之多,并不是只有这么一点的,井还牵涉到许多风水之学,还有民间风俗之事。井若挖的不好,或挖错了地方,亦或是犯了何禁忌,不但无水涌之,而且还会带来许多麻烦之事,比如打井打错了地方,有可能会破坏一处地方的风水脉气,严重的可能会对人畜造成很大的伤害。

  说到井的忌讳,我不防说上一两点,也好让大家平时多注意一下,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抱朴子.微旨》中就说:井上行一步,阳寿减三年,说的就是人不可在井上跨过,这样会使人减去阳寿;也有言井上不可种桃树,因为桃树是有避邪驱鬼的作用,而桃树若种在井边,那么此口井便会闹出大动静,不得安宁,井都不安宁了,又谈何井会涌水。当然,因为井通黄泉,所以人的日常物品落入井中也是很不吉利之事,如发钗入井,就如人入黄泉一样,大凶之象。而民间也有许多关于井的忌讳,如民间有不可在井边磨刀的忌讳,因为古人认为井为鬼,在鬼面前磨凶器,便是大凶。

  关于井的忌讳在民间数不胜数,不过在现如今已知道的人不多了,只有一些上了年岁的老人还知详一些,年轻人可能连井都未曾见过,必尽如今这年代家家早已通了自来水,用井取水的必尽不多。可是井边多鬼事,这却是实话,而且在我十八岁之时,就曾差点将命断在了井中,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言归正转,我出世后的第一个关口过了,但是后来也并不顺遂,常年生病,小病刚好,就会得大病,总之小病不离体,大病不间断,把个家里折腾的要命。最离谱的一次,是在我十五岁左右,那时家里刚盖了两间房子,那年我出奇的没生病,父母还说今年还算比较顺,没病没痛的,可是不出几日,我就在家里帮父母烧火做饭时,一不小心发生了火灾,把刚盖起来的两间房子给烧了个精光!总之,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顺遂过,家里为了我,可谓是清贫如水,连栋像样的房子都没有。

  父母也知道这些年的不顺都是我带来的,必竟他们知道这些年的不顺,都是因为我在向他们取债,但是他们从来未怪过我,反而对我很是疼爱,我知道他们没有把我当索债鬼,而是如所有父母一样,把我当宝,捧在手心里的宝。而我的名字,也是因为他们想尽快还清前世之业债,所以将我的名字取名为“清债”,目的自然是想快点清债,然后能过上正常的生活。

  当然,这些事在我小的时候都是不知道的,都是在我十八岁在离家时才从父母口中得知的,而且在得知这些事后,我也一度怀疑这些事的真假,直到后来学了道之后才慢慢相信的。在这之前,我是一名反对卦建迷信,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红卫兵!至于我后来为何是信这些牛鬼蛇神,而且还拜入道家,其中原由容我慢慢道来……

  (https://.biqugex./book_910/85994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潘海根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