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1348章 玩弄于鼓掌之间

  正文

  第1348章玩弄于鼓掌之间

  蒋东渠非常窝囊。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众目睽睽之下,被燕七玩弄于股掌之间。

  够丢人啊。

  关键是,工部好多官员在场。

  本来,他是想在众人面前,耍耍威风,让工部所有人知道,谁才是工部的老大。

  但没想到,玩砸了。

  在众人眼,燕七好像成了老大,而他蒋东渠成了沙包,被燕七揍得鼻青脸肿。

  更郁闷的是,忠犬熊富才,直接被赶出局了。

  剩下一个黄之凯,瑟瑟发抖,战斗力锐减。

  郁闷啊。

  蒋东渠捏着鼻子,把田横的行礼收拾起来。

  叠好,恭恭敬敬还给田横。

  田横刚要接过行李。

  燕七当啷来了一句:“慢着。”

  蒋东渠听见燕七说话,心里一惊:“又……又怎么了?”

  燕七道:“被子面为何有痰?”

  “这个……”

  “麻烦蒋侍郎帮忙清理干净。”

  “这怎么行?”

  “若是不行,只能先去查验那一千匡煤炭喽。”

  日!

  蒋东渠窝囊透顶,只好捏着鼻子,用手帕将行李的粘痰清理干净。

  真是屈辱啊。

  蒋东渠好不容易清理干净,胆颤心惊的看向燕七:“燕副侍郎,你还满意?”

  燕七点点头:“当然满意了,那个……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啊?还有要求?到底有完没完了?”

  “怎么?蒋侍郎不太情愿的样子。”

  “情愿,当然情愿了,燕副侍郎只管说。”

  “麻烦蒋侍郎把你的行礼拿来。”

  “要我的行礼干什么?”

  “问那么多干什么,只管去拿。”

  蒋东渠没有办法,只好派人将自己的行礼拿来。

  遇到紧急情况,尚书省六部经常连夜办公。

  所以,在六大部各个衙门,都有临时休息的地方。

  差役把蒋东渠的行礼拿来。

  蒋东渠看着燕七:“行礼拿来了,燕副侍郎要做什么?”

  蒋东渠向田横努努嘴,示意他接过行礼。

  田横接过行李,不明白燕七要干什么。

  燕七随意挥挥手:“把行李扔掉。”

  “啊?”

  田横诧异,没想到燕七做的这么绝。

  蒋东渠也懵了:“燕七,你竟然如此恶毒。”

  “扔!扔在大门口!”

  燕七望着田横:“记住,对待恶人,不必仁慈,逮住往死里打,装什么仁义大哥!”

  “该扔!”

  田横狠狠将蒋东渠的被褥仍在地。

  哗!

  所有人怔怔的看着这一切,惊诧万分。

  蒋东渠气的差点晕死过去。

  如此羞辱,简直不能忍受。

  蒋东渠鼻头殷红,双眸冒火,盯着燕七:“你欺人太甚。”

  “我的确欺人了,但还没有太甚,谢谢你提醒了我,我必须得做到太甚二字啊。”

  燕七向田横示意:“吐痰。”

  “啊?”田横又是一怔。

  “啊什么啊?刚才蒋东渠在你的行李吐痰,你在他的行李吐两口,又能如何?给我吐。”

  田横用力点头,一口粘痰,吐在蒋东渠的行李。

  吐完了痰,田横觉得太爽了。

  在工部兢兢业业干了这么多年,从没有似今天这般畅快过。

  被蒋东渠欺负了这么多年,终于扬眉吐气一回。

  这感觉帅呆酷毙,无法喻。

  百姓们纷纷向燕七竖起大拇指,称赞有加。

  工部的官员也被燕七的霸气所震慑。

  从此以后,他们再看燕七时,必须得高抬头,毕恭毕敬,再也不敢轻视他是个小家丁了。

  哇呀呀!

  蒋东渠双眸冒火,又蹦又跳:“燕七,你竟然如此嚣张,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

  燕七淡然一笑:“知道这叫什么吗?”

  蒋东渠死死盯着燕七:“叫什么?”

  燕七一字一顿:“这叫欺人者,人横欺之。”

  蒋东渠气的眼泪都流下来:“燕七,你给我……你给我等着,我定要去尚书省告你,找杨丞相告你一状。”

  燕七‘好心’提醒道:“找杨丞相没问题啊,我见了杨丞相,必须要问问:那一千筐煤炭怎么不翼而飞了?兹事体大,岂能马虎?”

  蒋东渠脑子嗡的一下。

  对呀。

  我怎么把煤炭的事给忘了。

  只要煤炭的事情不解决,被燕七抓住了小辫子,别想翻身了。

  此事,必须赶紧解决。

  不然,会闹出大乱子。

  燕七看着蒋东渠一副心神恍惚的样子,嘿嘿一笑:“记住,明天下午,我要见到一千筐煤炭。我还告诉你,我会逐一过数,少一筐都不行。要是见不到这些煤炭,挪用公共财物的罪名,你是当定了。”

  蒋东渠蔫头耷脑,像是霜打的茄子。

  ……

  燕七带着田横重新回到办公室。

  田横向燕七深深作揖:“燕副侍郎,你给了我尊严,给了我仕途生命,我心感动,无法言明,总之,我的心暖暖的。”

  燕七虚扶田横起来:“好了,不必客气,你愿意和我一起做事,我有义务保护你,谁敢伤害你,我和他没完。”

  听了燕七的话,田横心里更有底了。

  跟着这样的老大,才让人舒坦,让人放心。

  燕七又叮嘱道:“但是,你记住,当官,以民为本,不可造次,当为国尽忠,为民解忧。”

  田横深施一礼:“我牢牢记住燕副侍郎的教诲。”

  两人闲聊了一阵。

  燕七问田横:“你猜,蒋东渠在干什么呢?”

  田横道:“定然是在剜门盗洞的买煤炭。”

  燕七一脸坏笑:“有这厮受的,现在煤炭乃是缺资源,供不应求,到哪里去买啊。”

  林若山在一边接口:“根据我的经验,蒋东渠若想凑够一千筐煤炭,没有五万两银子,别想搞定。这下,他可亏大喽。”

  燕七悠哉的品着香茗:“一想到蒋东渠猴急的样子,浑身舒坦啊。”

  林若山眼珠一转,一脸坏笑。

  燕七问:“你又有什么坏主意?”

  林若山道:“老大,咱们可以暗观察,蒋东渠从哪里购买煤炭,把这一切记在本本,将来,一旦蒋东渠犯了事,咱们拿出这个小本本,可以告他挪用公.款。这主意怎么样?”

  燕七打了个响指:“大少爷,你真是太坏了!不过,我喜欢。”

  (..net)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紫微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