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二十五章 营救张彪

夜虎

作者:犇命牛

  正在弯腰前冲的张彪遭到一阵突如其来弹雨的袭击,几乎是瞬息之间的功夫,他面前的棉被就被子弹打出了几个透明的窟窿——“土坦克”四周可是只有棉被没有沙子的,根本抵档不住弹雨的打击。

  张彪的心里一凉,连忙本能的低头,想用头上棉被和沙子最厚的地方抵档子弹。但那支枪口离他如此之近,射速又如此之快,土坦克又如此沉重,体力丧失殆尽的他又怎么来得及调整得过来?

  眨眼之间,陆续又有几发子弹打在土坦克上,已经失去平衡的张彪踉跄几步,几乎就要跌倒在地上。猛然间,张彪忽然觉得小腿和脚上一麻,接着便是一凉。

  完了,中弹了!刚这样一想,张彪就觉得自己身上的力量一下子都流失走了,手里的土坦克再也控制不住,匡当一声土坦克便跌落在地。

  远处的战士们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家只能看到一支枪管从泵房门口朝着张彪射击,接着张彪便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再然后土坦克落地,扬起一片灰尘,张彪就在这灰尘的掩护下连续几个翻滚,滚落到了路边的湖水里。

  看到这一幕,众人心底一片冰凉!

  泵房之中,依稀传来一阵枪匪嚣张的笑声和叫声。由于泵房封闭隔音的效果,但战士们还是听到了个大致:“来几个死几个!”“……一个够本,两个赚一个”之类的话。

  “*!”国勇超眼睛里直往外喷火,他大声朝火箭筒手吼着。弄得火箭筒手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听他的话发射*,眼睛一直朝谢参谋和高俊岭那边瞅。

  “瞄准泵房门口地面,发射!”最后,还是比较冷静一些的高俊岭下达了命令。

  泵房内的喊声未绝,一发带着火焰的*就戳在泵房门口附近的地面上。轰的一声巨响,爆炸扬起的尘烟一下子盖住了半个泵房,两下里的枪声也在这声巨响当中划上了句号。

  “救张彪,想办法救张彪……”国勇超攥着拳头,捶击着面前的地面,自言自语的道。其实他很清楚,这个时候派人过去救张彪的危险性有多大。可是如果不救,难道就这样坐视不知死活的张彪躺在路边的水沟里吗?

  “穷喊什么?你爷爷活的好着呢!想让你爷爷死,你有那两下子吗……”路旁边的湖边,突然传来了张彪回骂的声音。他的声音没有建筑物的阻隔,离大家的距离又比较近,所以大家听到他发出的声音,比泵房里面发出的声音要清晰得多。听到那骂声中气十足,只不过略略有些发虚的样子,众人心中一下子象打开了两扇门似的看到了希望。

  “张彪,你小子怎么样?受没受伤?”国勇超心急,直接开口喊道,根本不在意泵房里剩下那两个家伙会有什么反应。

  “应该没什么事……”张彪向着这个方向回了一句。接着,一部分位置较好的战士就看到张彪从湖边的浅水里爬出来。带着一身的水草和淤泥,借着湖边窄窄斜斜的坡堤掩住身形,猫着腰慢慢往回移动着。看那样子,即使张彪受了伤也不应该太重才对。

  看到他这个样子,众人终于微微松了一口气。

  “注意掩护!”国勇超又是最先一个反应了过来。

  张彪想要回到大梨头村的阵地,就必须爬上路面,然后再爬一段高三米多的坡路,才能进入大梨头村村口。可这一段足有三十米的路,完全在泵房枪口的控制之下,稍有不慎张彪就会发生危险。

  “连长!”看到别人都没什么反应,国勇超朝高俊岭喊了一声道,那呼唤声中满是焦急。

  “瞎喊什么,冷静!都当排长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高俊岭毫不客气的呵斥着,并未急于发号施令。国勇超被连长这么一呵斥,也一下子沉默了下去,不再说话。

  等张彪走到距离大梨头村台基很近的地方,高俊岭终于再次向火箭筒手命令道:“瞄准泵房前的地面,开火!”

  噗的一声闷响,第三发*飞扑到泵房门口,几乎就落在上次*炸出的弹坑里,再度把上次炸出的弹坑又扩大了一些。爆炸的尘烟刚刚升起,张彪就借着爆炸的掩护,跳将起来,略有些步履蹒跚地沿着小路和缓坡,撤回了大梨头村。

  种纬和黄海杨和另几个三班老兵此时已经迎候在村口,一接到张彪几人便搀扶着他往村里的安全地带跑,一边跑还开口问张彪是不是受了什么伤。

  “冷啊,冷啊!”张彪浑身上下浸透了水,体重比原先的时候重了几十斤。头上肩上还挂了腐烂的水草,那样子别提多狼狈了。

  迎面,冷着脸的国勇超迎了上来。他粗暴地推开众人,单手劈胸抓住张彪胸口的衣服,反手就那么拖着浑身浸透了水的张彪,一路大步返回村里的安全地带。看到浸透了水,体重至少有一百**十斤的张彪,被国勇超单手像提个玩具一样的拖着,三班的兵们不禁暗暗咧嘴,狗排长和狗熊分明还有得一拼。

  到达了安全地带,国勇超单手一提,张彪就那么一下子被立在了大家面前。

  “哪受伤了?检查一下。”国勇超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张彪,寻找着他身上的伤口。

  “没,应该没受伤!就是冻成孙子了!”张彪冷得直吸气,脸上却还带着贱笑,整个人被冻得微微发抖。

  找了半天,张彪身上居然真的没受伤。只是在裤腿上和鞋上各找到一处被子弹打穿的洞眼,皮肤上有一点几不可查的擦伤。

  “没受伤!那你特么装什么孙子!”国勇超一拳当胸打在张彪的胸前,浑身泥水的张彪冷不防挨了这么一拳,当即一个屁股墩摔坐在了地上。三班的兵在左近看着,没一个敢上前去扶。

  “咳,咳……”张彪一边贱笑一边咳嗽着:“没事,没事。”

  “你笑什么?拣回条命高兴了?”国勇超怒意不已,恨恨的问道。

  “当然高兴了!又活了一回,还能看见排座这么关心我。天这么蓝,水这么绿……”张彪坐在地上,笑得像个弥勒佛,只是冻得还是像个孙子。

  “滚犊子!告诉你小心一点,小心一点,还是差一点死在外头。谁特么关心你!你死了还得兄弟们给你凑份子……”国勇超骂骂咧咧的,转身又回到前线去了,临了扔给马村长一句话:“马村长,您受累给这混蛋弄身衣服吧,要不一会儿成冻肉了。”

  “放心,放心。”马村长笑呵呵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转头又对着正从地上艰难地往起爬的张彪道:“看见你们排长这样,就知道对你们平时不错。除了亲兄弟,也就是战友还能这么担心你。看见你们这样,弄得我又想起自己当年的战友们来啦!”

  “您老受累快点给我找身衣服吧,这都冻僵了!”张彪被冻得不含糊,嘴上求人但脸还带着笑容,真不知道那笑容是不是已经冻在了他的脸上:“我们排长好啊,平时把我们骂成孙子,练成狗……”

  说着话,张彪被马村长带走了。三班的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你们知道么,刚拣了一条命回来的时候,心里可敞亮了,看什么都亲切。就像上次种纬扔完*包躺地上傻笑,咱们当时还笑他。现在我知道了,我也尝着那滋味了,是真心想笑啊。”事情过后,张彪跟三班的兵们这样说道。

  一计不成,还得继续再想办法!

  “要不直接用*,多来几下子。实在不行要不问问警备区有没有*,用*干它。”国勇超被刚才张彪身陷险境的画面刺激,说起话来也透着凶狠。

  “恐怕不行!刚才我问过指挥部那边了,*在警备区的大库里,想调来得小半天呢!可现在再过三四个小时就要天黑了,老百姓们没法安置,老老小小的,回头冻出毛病就不好了。”谢参谋有些担忧的道。

  “为了不冻着老百姓就让兄弟们硬上啊?会死人的知道不知道!”国勇超有些不客气的说道。

  “国勇超!怎么跟谢参谋说话呢?又犯疯病了是吧?我刚说你这些天低调了不少,会动脑子了,可现在看还是老样子。”高俊岭听国勇超对谢参谋说话不敬,直接开口训斥。

  “没事,没事,国排长是因为关心战友,关心则乱。”谢参谋插话替国勇超解释着:“咱们先想办法,实在不行再跟上级请示。实在不行,哪怕拖到明天也可以。兴许一夜下来,那两个家伙还能冻个半死,咱们也就省事了。不过,这任务真要执行到这个份上,咱们特警团的牌子……”

  (..net)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犇命牛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