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三十一章 五岳玄罡 第二元神

  满山一片死寂,昔日繁茂的林木化为朽黄枯枝,四外弥漫彩色烟岚,正是蛮都喷吐毒瘴,映着日光,焕发着五彩霞光,乱涌如潮。

  此时只听一声“铿锵”剑鸣,碧绿虹光划过,一条周身鳞光闪闪,背甩长鞭的毒物,豁然跃出,只见它头似蟾蜍,额生四眼,连腮阔口狂喷绿色毒焰,正是庞宪手上的龙蝗剑。

  此剑被庞宪以混元真气朝夕洗炼,业已通灵,以庞宪如今道行已能仗之御敌护道,只是灵变之处不及银蛟剑。

  可是现在情况又有不同,龙蝗蛮都并列至尊七毒,气机交感,激发出其凶厉秉性,不经庞宪催动,自发剑气化形,掌爪箕张,划行如飞,直向蛮都狂攻而去。

  蛮都顿时感到心神惊悸,浑身毛发无风自动,双目碧光闪烁,警惕非常。只是天生秉承两间戾气而成,凶顽难驯,怎么轻易服输?

  只见它磨牙怪叫,径直向龙蝗剑抵去,势甚狞恶。终究孕养年岁不足,提前问世,无什智慧,只知道莽撞硬拼。龙蝗经太乙混元祖师喂食百毒精粹,五金之精,千转百劫,方才成剑,直面齐涑溟的天府奇珍金光霹雳剑尚还占上风,而这区区天生毒物怎能与其相较。

  方一接触,便听蛮都一声惨叫,蓝血飞溅,洒落在雪白的毛发上,是那样的醒目,只见它猴脸挤成一团,满是惊恐。

  龙蝗已经被祭炼成了仙家飞剑,又岂是它肉体凡胎可以抵挡,一剑之下便将它臂膀削飞,绿色毒瘴顺势侵袭,直攻蛮都心窍。两大毒神脉属不同,毒性相冲,不能豁免,尤其是龙蝗剑百劫淬炼,毒性猛烈尤胜先天。

  龙蝗得势更不饶人,身子扭转,便和蛮都纠缠起来。庞宪和银姝两人遁光闪烁,游走虚空,银蛟剑与碧血金刀交相错织,化为一片光幕,只将四外封锁得风雨不透。

  五岳散人遥遥感应山腰处的争斗,暗自咋舌,好生凶厉的飞剑,只是貌似不是赤身教路数,尤其是庞宪剑诀纵荡,巍巍大气,颇有宗师气度,赤身教可不以飞剑见长。手中禁法半分不停,直欲以移山换岳大法封禁全山。

  庞宪透过满空光华,眼见龙蝗剑越斗越勇,只将蛮都压得抬不起头,蓝血飞溅如雨,落在地上,“滋滋”腾起一阵烟雾,伴随着刺鼻腥臭,将地面融化出一个个坑洞。

  蛮都纵然暴戾,也知不敌,灵醒之下便欲逃遁,庞宪银蛟剑光闪了两闪,爆起两朵剑花,直将蛮都轰了回去,又被龙蝗剑缠斗不休。

  这蛮都斗法不及龙蝗剑,可是遁逃功夫了得,即便庞宪和银姝布下天罗地网仍然难以将其困住。幸好银姝七绝神针玄妙无方,附针飞行,声到人到,灵机应变,迅疾如电,方才将其堵了回去。

  银姝知道蛮都对庞宪重要无比,关乎重新祭炼五毒仙剑,更何况若被它逃脱,定然为人间带来一场大害,所到之处毒瘴瘟疫横行,浮尸遍地。幸好其道行法力不弱庞宪分毫,本命神魔更是鬼神难测,没给蛮都留下丝毫逃脱机会。

  虽然有龙蝗剑顶在前方,可是庞宪心里压力颇大,这蛮都关乎太大,心有得失之心便不能放下,不过一个时辰,便汗如雨下,浸透了衣衫,幸好此时听到五岳散人传音,已经布下金刚神禁,不惧蛮都走脱。

  庞宪心神放松之际,蛮都得了破绽,一缕白影闪过,宛如飞星下泻,直向大地遁去。可没成想,“嘭”地一声,地上光华乱闪,涟漪一般,层层卸去劲力。

  蛮都猝不及防,吃了大亏,疼的怪嗥连连,没想到往日穿行自如的地面竟然化作金刚,触之如同坚壁,以它的脑袋自然想之不通,身子一晃,换了处地方,头与地相撞,仍旧金光一闪,跌了个倒仰。

  庞宪抓住机会,驱使龙蝗剑戳戳几下,在蛮都身上捅了几个窟窿。蛮都乃是湿毒地气化生,只要蕴养得当,不需要接骨灵药,便能复原。

  银姝仍旧驾驭七绝神针,停在半空戒备,不曾留下丝毫破绽,其心思缜密可见一斑。

  蛮都急慌慌乱叫,哪里识得仙家妙法,口中乱喷毒烟,蓝色血液滴落在禁法之上,滋滋白烟涌动升腾。若是它智慧通达,定然知道以毒血污秽法禁,破其一点,自然能够逃得生天。可是天生恶质,不通变达。

  正当双方交缠得不可开交之际,远方虚空鼓荡,一阵扭曲,只见五岳散人一步数十丈,气定神闲犹如闲庭散步,仙家风度尽显无疑。

  丘老道来到近前,也不见有何声势,大手簸箕一样张合,便有五道黄色光气应势而生,朝前抓去。蛮都见到丘老道缓步而至,早就惊慌交加,乱了分寸,可是被龙蝗剑环身缠绕,半点脱身之机也无。

  那五道黄色光柱,崩云冲霄,通天彻地般恢弘壮阔,随着丘老道道决变化,略呈大手形态,正是丘老道绝学五岳玄罡大擒拿。大手一捞便将蛮都抓住,继便向内收缩成一团琉璃光华,万千符文闪耀,化为五座微型小山,直将蛮都镇压而下。

  蛮都小脸惶急,背负五座大岳,半点挣扎的余地也无。庞宪见此,倒吸一口凉气,自己斗法良久,尚且不能取胜。哪成想五岳散人一抓之下,便将蛮都镇压,而这擒拿大手更是令人目眩神驰,悠然向往。

  五岳散人悠然一笑,映着巍巍高山,清风白云,尽显洒脱之气,“这毒物已被我五岳神符镇封。只是其乃毒瘴戾气化生,若是就此将其消灭,恐怕方圆三千里之内尽成死圈,一切生灵尽数灭绝。我观小友手中飞剑与这蛮都同一路数,索性成人之美,交给你处置好了。”

  庞宪心下佩服不已,这五岳散人谦冲容和,颇有道家上古遗风,实乃真神仙也!

  等庞宪行礼谢过,丘老道有心相求,可终究有些矜持,当下婉转道:“你二人独自来南疆行道?师门长辈也不曾跟随?”

  庞宪与银姝相视不解,祸胎蛮都已经被镇压,怎么还问教中长辈?只能实话实说,鸠盘婆等人正在闭关炼宝,无暇外出。

  这下可把丘老道难为住了,向鸠盘婆低头求援不难,可是向两位小辈诉说困境,这也太过自贬身份了。稍作犹豫后,只能顿足破空而去。

  等五岳散人离开之后,庞宪这才向银姝打听他的来历。

  只听银姝潺潺道来:“这五岳散人名叫丘魁,于宋末年间得道,其师承来历均不甚清晰。唯独一手移山换岳之术,在旁门散仙中颇有名气。我还曾听师父说,他和黑伽山落神岭的丌南公有些关系,只是不知真假。”

  庞宪暗自惊讶,这丌南公在蜀山之中声名赫赫,当初劳烦长眉真人亲自出手才将他驱逐出中原,最终仍旧莫之奈何。不过比起他的神通法力,其性情更是传扬在外,为了爱妾沙红艳,宁失天仙位业,滞留人间承受地仙劫数。

  随后二人返还连屏山,平日里闭关参玄,闲暇之时,遨游青冥,饱览山川河岳,无边妙景。偶尔遇到天苗山蛮民,也曾乘兴指点一二,在南疆一代留下无数传说。

  …………

  三年之后,苍山如黛,一道急瀑,白龙也似从天飞泻,溅落无数珠玉,散在茵茵碧草上,如同明珠一般晶莹,衬得翠萝异卉别样清新。

  一颗宝珠散发着溟濛清辉,缓缓从瀑布珠帘穿过,一路逶迤,飞舞在碧树红花间,时而有龙吟之声传荡于幽谷高岭中。

  当其腾跃在高空之上,映着日光,流光溢彩,精芒四射。一只独角红鹫,健羽横张,犹如星丸飞坠,一双利爪抓向宝珠。

  倏地爆起金花朵朵,伴随着凄哀惨叫,红鹫被燃作火团,眨眼之间化为飞灰,纷纷撒撒,迎风一吹,散作无形。宝珠仍然慢悠悠翱翔在绿水青山间,半点逼人凶威也无。

  当夕阳衔山欲没,四面峰峦染上了一层紫烟,宝珠终于缓缓停到一座满是翠萝覆盖的山峰上。只见崖边,一对神仙璧人,正在眺望宝珠,可不正是庞宪与银姝。

  “宪哥,你的第二元神终于练成了!”银姝满目欣喜道。

  庞宪嘴角含笑,仍旧觉得美中不足:“可惜蛟龙珠三千年精气太过雄浑,虽然经过炼魔金花,洗炼异种真气,还是不能圆润驾驭,只能视作道行精进的表现,与人斗法仍不可行。”

  银姝笑嫣生春,忽然警觉腰间七绝神针震颤,聆耳恭听,渐渐敛去笑容。对庞宪正色道:“师父已经炼好针对赵老魔头的法宝,正在传唤我们前去,考校相公布局诛杀赵老魔的能力。”

  庞宪提了口气,这一天终于来了,涉身参与这等屠魔大事,也不逊于当初黄山斗剑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青丘仙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