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一六六杯酒庆升平

  孟帅笑道:“你比我想的还要晚一点过来,我还道你来不了了呢”柳云瑞听他口气中并无恶意,道:“你……我想问你一件事……”

  孟帅道:“好,不过尽快因为你来得晚了,所以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咱们快一点结束”柳云瑞听得心里一寒,又看了一眼他笑眯眯的样子,心里闪过“笑面虎”三个字,他本来还抱有侥幸万一的心思,只希望此人并非自己的敌对,但现在已经不作他想,手按刀把,刀法呼之欲出,道:“我来问你,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孟帅道:“我一直等着你呢”柳云瑞道:“我的行踪是谁透露给你的?可是我身边有内奸?”但是他走这条路,没跟任何人商量,就算是内奸也没用,他又道,“难道是你们每人守着一条道路,把整个山头都给围住了?”孟帅笑道:“我们人手不宽裕”柳云瑞心中有喜有忧,喜的是对方直承人手不多,自己不必以寡敌众,过了这小子的一关,想必没有人来支援忧的是对方手段莫测,竟然能算准自己临时决定的路线,难道他当真神机妙算么?孟帅见他执意想不通,笑道:“其实说来也简单你算命的时候,那老人不是说你小有灾厄,唯有奔向西方大吉么?”柳云瑞愕然,接着恍然道:“那老头……”孟帅道:“恩,是我安排的”柳云瑞呆了片刻,道:“你安排的好深……可我根本没想到那老头的话,倘若我一闪念,往东边走呢?”孟帅道:“我很难给你解释心理暗示这种东西,不过你可以理解成,在你自己意识不到的时候,已经被**纵了柳云瑞道:“那花杏儿她……”孟帅道:“原理差不多,不过因为你们性格不同,撒的诱饵有区别恩,时间快到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柳云瑞道:“没有了,你去死——”死字一出口,刀光出鞘,最后那个“”字吐出,刀已经劈到了孟帅眼前

  几十年的苦功,他的刀一点也不慢

  不过刚刚那句话,也是他在世上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了

  在他的刀光闪过之前,一道黑影卷过,勒住了他的脖子,那是一条蛇一样的鞭子那鞭子勒住他脖子之后,立刻反向圈过,将他身子提起,向后一甩

  如同绞刑犯的绳子太长一样,他的头颅因为用力过猛的原因,飞快的从鞭圈中脱离,如铅球一样飞了出去,落入草丛中再也不见,只在地上留下了一具无头尸体,和一地鲜艳的扇形血痕

  孟帅的鞭子在空中空挥几次,发出了啪啪几声轻响,鞭梢头本来就不多的几滴血珠顺着空气的流动被甩了出去,鞭子干干净净,一色黝黑,仿佛一条墨龙

  满意的将鞭子收回,孟帅转过头去,道:“嘿,你来了?那边都解决了?”

  灌木丛中,走出另一个少年,比起圆脸的孟帅,他的相貌加成熟,棱角分明的脸如大理石雕像一般精美他扫了一眼地上的无头尸,面无表情的哼了一声,转头就走

  孟帅叫道:“稍等,陈前”

  陈前愣了一下,孟帅笑道:“不要这么快散伙?这可是咱们睽违一年之久的再度合作,而且任务很成功,不是么?一个月内剿灭安城贼寨,咱们可是只用了匕天时间难道不值得庆祝?上次我杀了那花姑娘,你看了一眼就走了我可以理解为时间紧任务重,这回任务算完结了?你还这么不声不响的,太严于律己了?”

  陈前哼了一声,终于开口道:“两人都是你杀的,与我何干?”

  孟帅道:“兄弟你这么说忒不够意思了为了凸显你英明神武的风姿,我默默在底下堵漏,把偌大两个山寨变成了你一个人的舞台我不过截杀了两个人,还都是你不要的难道就这么点本事,还在你眼里么?”陈前道:“两个人,还都是寨主?”孟帅挠了挠脸,道:“怪了,怎么都是寨主?这几率好晾人是了,是了,定然是你不肯独占功劳,看找一个人在下面怪可怜的,特意放了两条大鱼来给我,这是白送我功劳见义忘利,义bo云天,当真是我辈楷模”

  陈前看了他一眼,破天荒的露出一丝无奈来,一甩手道:“罢了”转身就走孟帅却再次拦住,道:“慢来,公事办完,下面是庆祝时间了?一别一年,咱们哥们儿都没有时间好好聚聚明天以后,又不知道哪日才会相逢我在安城发现了一家馆子,里面的黄焖鸡,改刀肉,味道那叫一个赞我在那儿订了一桌酒席,今天无事,咱们去那里痛饮一场,如何?”

  陈前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不喝酒”从他身边走过

  孟帅绕了半个圈,又拦在他身前,道:“我也不大喝酒,你没听我把重点放在美食上了么?冀州虽然不是美食之都,但你要有一双发现美食的眼睛,就一定会有惊喜”陈前道:“我不去”孟帅道:“我去,这也太不给面子了?我钱都付过了,你不去酒席的银子是肯定回不来了银子还是小事,关键是我的脸面,你要不去,就等于啪啪打我的脸么走一趟?”

  陈前道:“我若不去,你待怎样?”说着眼睛一翻,已经换了凌厉神色

  孟帅见他翻脸,丝毫没有正经的样子,目光一转,道:“你要不去,我就坐下不起来……”说着往道路上一坐,双手抱膝

  陈前停了一会儿,笑意一闪而过,却冷然道:“你的诚意呢?一般都要说‘跪着不起来’?”

  孟帅道:“跪着多累啊?况且你不是老天爷,又不是灶王爷,吃不住我一跪我这一跪下去,你来个减寿十年,倒是我对不住你了再说你要真不去,我还真跪着不起来么?像坐着,转圜的余地就大得多了”陈前再也绷不住,上去踢了他一脚,道:“滚起来,还不够丢人的呢?去”

  孟帅大喜,道:“走,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对了,我提醒一句,这里是冀州地面,不是咱们甘凉道,咱们是在异乡或者说敌方的地盘,你可别太招摇,留心招来黑狗子

  陈前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道:“我用你来提醒?管好你自己别忘了把耳朵割下标记功劳”

  两人下了山,进了安城

  安城不过是一个县城,在冀州中南部,相当靠近司州,也就是大齐京师虽然城池不大,但因为冀州本来富裕,倒也是物阜民丰,颇有兴盛之象

  孟帅推荐的那家青云楼,就在长街之尾,两层的酒楼,是安城头一份儿孟帅订的是酒楼最好的齐楚阁儿,靠着窗边

  当下两人上楼,楼上已经摆上了四碟干果,一壶清茶孟帅让陈前坐下,便即叫上菜那伙计答应一声,回头先送上烫好的酒,又送上一盘凉菜

  孟帅奇道:“我没点这个菜啊”

  那伙计道:“是,这个是每桌都有的,叫做‘普天向庆

  孟帅看了一眼,一大碟子菜看着五颜六色,很是鲜亮,但细细辨认,也不过是些鸡蛋、木耳、发菜、萝卜等等寻常菜色,拼在一起成了个杂烩拼盘,笑道:“这菜还罢了,就是名字起的很喜庆”那伙计笑道:“能不喜庆么?这是为了庆祝咱们万岁登基大典的好日子,最近这一个月,每一桌菜色上都有这个

  陈前瞥了一眼,道:“又登基?皇帝又换人了?”

  孟帅也是一愣,当今皇帝年号兆元,就是他见过的昭王,已经登基一年了昭王赶到京城,不知道经过了什么复杂斗争,总之在京城滞留几个月之后,终于还是登上帝位,改元兆元,立了荆州节度使唐旭之女也就是唐羽初为后据说这位皇帝登基以后,至少在京师施展了一番拳脚,换了一批朝臣,也引起了一片纷争孟帅这一年东奔西走,也没关注这些事情,但据说皇帝还是慢慢坐稳了皇位,怎么会突然换人了?他一瞥那伙计的脸色,心中有数,笑道:“不要胡说,皇帝稳坐龙位,哪有什么变故?但圣上的承天祭祀大典一直没办,这回要进行了,是不是?”那伙计正被陈前大逆不道的言论吓得六神无主,连忙接下话头,道:“是是是正是要办盛大的登基大典,这才普天同庆么听说这个排场可大了,要宣天下藩镇入京朝贺呢

  孟帅和陈前对视一眼,笑道:“好极,我等吃了这个菜,恭祝我主万万年你去催菜”

  等他走了,孟帅道:“有乱子瞧了”

  陈前道:“与我何干?”

  孟帅道:“正是,与我们何干?”给陈前和自己分别倒上一杯酒,道:“咱们先喝一杯”

  两人饮尽一杯,孟帅笑问道:“时隔一年,别来无恙?”

  ∷快∷∷纯文字∷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离人横川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