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1032章 爱情?

  公元734年,开元二十二年。

  “又来大唐了?”周少瑜挺感慨,唐朝都来多少回了,即便是李隆基时期,这也不是第一回来了。

  其实光看这个日期,不用问周少瑜都知道这回妹子是哪位了。

  “杨玉环啊。”周少瑜抬手抓了抓腰间的痒痒肉,有点小纠结。如今身边妹子多,压根不乏绝色,杨玉环似乎除了拿来做花瓶也没啥用?

  不过若单论古代女子的知名度,杨玉环绝对妥妥的排在最前列,其本身虽未表露过什么才能,但经历却很有传奇色彩,其结局也引起各种猜测。

  而白居易一首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长恨歌》,更是增添了几分故事性。

  大抵都是说她和李隆基之间的爱情悲剧?嘛,爱情什么的,扯淡!

  世人谁不知杨玉环先嫁的寿王李瑁,这货可是李隆基的儿子,武惠妃生的!

  若是嫁人后夫妻生活惨淡那还好说,可明明人家夫妻感情还不错来着,小日子到也美满。好端端会没事喜欢自己老公的老爹?闹腾嘛不是。

  寿王李瑁也是倒霉催的,摊上这么一个老爹,偏生还是皇帝,这上哪说理去。

  若是武惠妃没死还好,凭借李隆基的宠爱,即便李隆基对杨玉环有什么想法也得压住,开玩笑,李瑁就是武惠妃的亲生儿子,杨玉环就是她儿媳,哪能坐视自家男人向自己儿媳动手的。

  然而没有那么多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

  爱情悲剧?对不起,周少瑜表示自己没看见,光看见一个柔弱无助的女子的凄惨故事。

  这已然再明显不过了。

  早年间,杨玉环的童年还算幸福,杨家可不算什么寻常人家,其高祖父杨汪是隋朝的上柱国、吏部尚书,可惜,被李世民宰了。

  不过没关系,至多也就是那时候站错队罢了。只要往后没被深究,那都不叫个事。

  唐朝么,强大的背后,不就是一个个世家组成的。杨家又不是小门小户,谁还没点关系,清洗肯定是不会被清洗的,但再想达到那般的高度,却是很难。

  总归杨玉环她老爹这一辈,官儿都不大。

  官儿不官儿的放一边,起码杨玉环童年也是无忧无虑,可惜,十岁时候老爹没了。不得已,只能投奔再洛阳为官的三叔杨玄璬,寄人篱下的生活定然不是那么好过的,更莫说杨玄璬的家境也挺一般,一个管工程的土曹地方官,当真没啥地位。

  这一段生活到底好不好尚不好说,总归往后就悲催了。

  女子么,总归是要嫁人的。寿王李瑁没啥不好,好歹也是亲王,可惜可惜,事情发展事态远超出预料。

  自古皇子都想争一争太子之位,李瑁也不例外,武惠妃也支持,这位女子也是狠人,诬陷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光王李琚谋反,还成功了!三人皆死!

  可能坏事做的太多,武惠妃疑心病越来越重,甚至自觉能看到鬼魂,最终受惊而死。嘛,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武惠妃一死,李瑁便少了最大的助力,而凭他自身,断无可能谋得太子之位。

  而这时候,李隆基跳出来,看上了杨玉环,进梨园、入道观、纳为妃,一步步压根不给自己儿子情面。

  不用问,李瑁肯定痛苦难当,然而他压根什么都不会做,更不敢做。争夺太子失败,武惠妃身死。此等前提之下,李瑁但凡想要安稳的活着,就得装傻充愣乖乖听话。

  为了杨玉环奋起反抗?对不起,李瑁没这魄力。

  想想吧,那等时候,杨玉环才是最无助的那一个。靠娘家?杨家早已经不是曾经贵为上国柱的杨家。靠丈夫李瑁?那就更呵呵了。

  都知道杨玉环成为贵妃之后第一次出宫乃是因为恃宠骄纵,然而种种记载故事皆表明,她本来明明就是温顺的性子。那怎么突然就变成恃宠骄纵的存在了?如果说是因为破罐破摔之意,那么就有些解释的通了。

  这种情况下,就是杨玉环想自身想反抗都不成,因为势必会迁怒于杨家。而在杨玉环成为贵妃之后,整个杨家瞬间崛起,杨家一族,娶了两位公主,两位郡主,杨家五房,可谓极度奢侈。

  尝到了好处的杨家,会准许杨玉环出意外?做梦呢吧。

  以这时候的杨家,养谁养不起,但是他们怎么做的呢。

  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虢国夫人是谁?杨玉环三姐。初家裴氏,之后裴氏早丧寡居。杨玉环得宠后,虢国夫人和杨贵妃的另两个姐姐一起迎入京师。唐玄宗称杨贵妃的三个姐姐为姨,并赐以住宅。

  作孽喔。

  没节操喔。

  干嘛非得这么迫不及待送女人?说不得就是杨家那些觉得杨玉环可能靠不住呢。若是当真寻了短见啥的,好歹有个候补不是。

  如此一来,杨玉环除了认命还能咋的。作为一个男尊女卑的古代封建社会的女子,她能怎么办?

  爱情故事?闹。

  按照杨玉环死于马嵬坡这种可能性最大的说法,安禄山以清君侧,反杨国忠为名起兵叛乱,兵锋直指长安。次年,唐玄宗带着杨贵妃与杨国忠逃往蜀中,途经马嵬驿时,陈玄礼为首的随驾禁军,要求处死杨国忠跟杨贵妃,随即哗变,乱刀杀死了杨国忠。而最终杨贵妃被赐白绫一条,缢死在佛堂的梨树下,时年三十八岁。

  这么一看,杨玉环一生,娘家娘家靠不住,出嫁亲王,结果亲王也靠不住。嫁了皇帝,这下子天大地大了吧,结果呢?皇帝仍旧靠不住!何其悲哀。

  反正周少瑜怎么看都不觉得哪里有什么爱情,无非就是为了增添故事性以及美化罢了。

  其实仔细想想,纵观唐朝,类似的事情太多了,但基本都不会留下太多影响。比如李二玄武门事变,弑兄逼父,还抢了自家弟弟的媳妇放在宫内。嘛,也没什么人说啥不是。

  然后李治,按照礼法,娶他老爹的才人为后,怎么都是不对的。可仍旧没人说啥。

  接着武则天,嘛嘛嘛,她那点晚年私生活就不说了,总归大抵也就是当做八卦说。

  总之要么淡化,要么娱乐化,要么索性美化。没办法也是,不这么做的话,实在太难听了,你看你们李唐皇室都什么人啊。饶是如此,‘脏唐’一词仍旧没跑了。

  当然,以上也就是片面说单独一方面,并不代表全部,不可否认,大唐前百年的国力和气运那是杠杠的。

  周少瑜于酒楼喝着小酒,大致将杨玉环的一生给捋了一遍,仔细想想,似乎但凡古代出名的女子,大多数都是极为不幸的,也怪不得那句话,自古红颜多薄命,真真乃是真理。

  好吧,说了这么多,周少瑜突然来一次穿越的原因却也简单,没办法呀,实在扛不住了,高玉瑶沉迷‘美’色,又专宠一人,周少瑜表示压力山大。

  一开始很轻松,而后就是坚持,最后就是咬牙。要不然咋的,男人嘛,怎能说不行,以高玉瑶这身份,真不高兴了换个男人来,嘶嘶嘶……尼玛,那哥岂不是要被绿?虽说跟高玉瑶最后的可能不大,可那是以后的事,现在么,这方面的事情那就是原则问题,周少瑜表示他可没绿帽情节。

  其实原本占有欲也没这么强,后世谈恋爱的那么多,最终几对从一而终,好聚好散嘛。然而现在周少瑜也给养刁了,谁让自家有这么多好妹子不是。

  奈何奈何,再强悍也架不住没日没夜瞎胡闹么,惹不起我躲不起?不管了,先穿越缓缓,回去再好好收拾回来。

  遥记当初穿越到李隆基时期的时候,那穷的哟,还得上街摆摊卖字,顺带还帮李清照去求各种名人字画,还留下个求墨狂魔的名头,这也是没谁了。

  不过按照眼下的年份,那是十余年前的事情,指不定谁都不认识他了,所以现在周少瑜可谓一个熟人都没有。

  至于说在此之前留下的名头,因为中途各种乱,到也已经没了流传,总归不会有人觉得周少瑜和李二李治武则天他们有啥关系。就算是把李丽质拉过来也没用,认识的人早死了。噢,太平李令月估计还有人识得,可估摸着也是会被当做冒牌货吧。

  如此一来就有点麻烦了。

  杨家虽以没落,但门第却不低,直接上门拜访的话,周少瑜又没有个名头,啥身份没有,说不得人家压根就不会见,更莫说想要打人家杨玉环的主意了。

  更重要的是,周少瑜已然没可能再用娶妻的名义行事,不然带回去咋弄?四妻?听都没听说过。可问题是,以杨家的门第,杨玉环断无可能做妾,这一点看李瑁就知道了,贵为寿王,甚至差一点能争到太子之位,就这身份都是以正妃娶的杨玉环,可以说,除了皇帝,若是按照正常的门当户对,别的人断无可能纳其为妾。

  这一点才是最头疼的。

  左思右想没个主意,至于去找名人,这年头,最大的名人莫过于李白了吧。额,似乎这时候李白应该还在种田读书?开山田,日以耕种、读书为生活嘛,没毛病。

  对,还有一个王维,但他现在正贬为济州司仓参军期间,忒远了点。

  嗯?嗯嗯?忽的,周少瑜想起两个人来。

  换了一身自认最为飘逸潇洒的衣裳,打听一番之后,最终于一处名为玉真观的道观门前停下。

  “将此信交与玉真女冠,其自会相见。”周少瑜一脸淡然,摸出一封书信径直递给了看门的女道。

  唐朝前百年,出名的公主太多,而有权有势的公主也不少,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太平公主,其后便是安乐公主,这两位都是掌过大权争过皇太女的。而其后李隆基赢到了最后,登基为帝,而此时说起公主,当以玉真公主为最。

  玉真公主,武则天的孙女,唐玄宗同母妹妹,这身份,够可以的吧。

  不过早早就出了家,终身未嫁。当然了,唐朝的公主嘛,大伙都懂的。玉真公主和王维乃至李白那点事,谁又说得准。

  不过玉真公主虽出家为道,但在朝政上却颇有影响力,不少人都是经过玉真引荐推举,才博得一条大路。

  而玉真公主向来爱才,平素也没少办些个诗会邀请俊才,可以说,见面的难度不大,只要你真有才。而一旦受到青睐,那便是一条大道通罗马,虽不能保证你最终官至何职,但起码这条从民到官的门槛能够很是轻松的迈过去。

  周少瑜也是打这么个主意,不一定非得谋个官身,起码要结交点人抬高一下自己的身份地位,而后找个合适的人引荐杨家,不然的话周少瑜连认识杨玉环的机会都没不是。

  而且,当朝不少高门大户,都会将自己家的千金送入道观随奉玉真左右,万一里头真有杨玉环呢?

  其实除了玉真公主外还有一位金仙公主,同为李隆基胞妹,和玉真公主自由一起长大相互扶持,关系密切而后一同出家,可惜,这年头已经羽化离世,就连她的墓志都是玉真公主写的。

  言归正传,看门的女道一脸惊疑不定的瞅着周少瑜,眼前之人的确气质非凡,相貌也是不差,从腰间那块美玉也能知晓家境定然不错,可是,直接称呼玉真女冠这般直接的,当真还是第一个。

  见他说的淡然自信,仿佛理所当然,女道也吃不准,想了想,最终还是应下,无非就是通传一声罢了,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玉真公主也不会如此就怪罪她,再说了,她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女道,好歹也是城中一户高门的女儿不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嘛。

  对于有人前来递上书信啥的,玉真公主早就习惯了,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她也没可能都有精力去接待,甚至连书信都不一定会看,一般而言,直接就压下来了,压根不会第一时间传到她这来。

  现在通传,玉真公主还只以为是这女道有什么关系之人,轻轻一笑也不以为意,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她也不是那般目中无人之辈。

  一打开,瞧见信中内容,有点愣神,随后便是脸上有几分羞红……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浪漫忧伤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医圣传承诡秘之主盖世帝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永夜君王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怪兽工厂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二网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